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庶子风流 > 第五十六章:为何状告本官
    邓举人好整以暇地喝着茶,眼角的余光却只是去看老太公,这老太公似乎是心绞得厉害,却是无人关注他身上,邓举人一副看好戏的架势,不忘阴阳怪气地加一句:“叶兄,算了,谁家没有几个不肖子弟,为这样的人动气不值当,这狗肉终于是上不了宴席的。”

    他说话时,浓浓的讽刺味道很明显。

    本来他对叶春秋还有一点忌惮,毕竟是府试案首嘛,将来说不准是要做秀才的,好歹年轻轻的就有功名在身,将来前途不可限量,可是宁波那儿的流言蜚语传来,他就不再把叶景父子放在眼里了,最后意味深长地看一眼叶景:“叶兄,说句不好听的话,你当年好歹也是个秀才,怎么就和一个贱妇……”

    “贱人!”一个清亮的声音响起。

    众人愕然一下,朝着声源看去。

    这一番吵闹,老太爷已经怫然不悦了,一方面是担心叶春秋院试的事,另一方面是邓举人说话有些太过,即便他不喜欢叶春秋的娘,可也不代表他喜欢自己孙儿的母亲被人称作是‘贱妇’,听到有人骂贱人,他侧目看去,不是叶春秋是谁?

    叶春秋只是骂了一句,然后却是故作平静,低头去喝茶。

    可他心里早已经翻江倒海,就算中不了秀才,可是这个邓举人,实在讨厌,若不是自己年纪小,又碍着这么多人的面,叶春秋只怕早就掀翻桌子了。

    好在他两世为人的年纪毕竟没有活在狗身上,他心里自然知道,过激的举动于事无补。

    不过……这个邓举人确实是个贱人。

    邓举人暴怒啊,堂堂举人,何曾受过这样的侮辱,厉声道:“你骂谁?”

    叶春秋喝了口茶,抿抿嘴,这茶味道不错,不过坐在这里的一些人却是大煞风景。

    固然知道自己地位尴尬,可是叶春秋平时也还算努力,因为他知道,能改变自己命运的只有自己。

    可是这并不代表自己软弱可欺,他能体谅到自己父亲的愤怒,也能体谅到祖父的犹豫,还有那三叔,虽然一脸无动于衷的样子,不过看得出来,他对这邓举人也有点恼火。

    叶春秋一字一句道:“骂的就是你。”

    “你……你……”邓举人想不到叶春秋居然如此‘野蛮’,他手指叶春秋,气得浑身颤抖:“再骂一句。”

    叶春秋站起来,他看出堂中有人想制止他,却是毫不犹豫地道:“贱人!”

    “春秋,你荒唐,邓举人是我们叶家的贵客。”叶松暴怒。

    叶老太公也皱起眉头,觉得邓举人虽然放肆了一些,可是春秋终究还是……

    邓举人暴跳如雷,大叫道:“哈哈,哈哈……你竟敢羞辱我……”他完全忘了自己方才是如何吊打叶春秋:“你一个小小的府试童生,居然敢咒骂我……”

    说到这儿,外头却有门子探头探脑,看到里头闹起来,不禁咋舌,正犹豫着该不该进去。

    邓举人气急败坏地继续道:“你真是胆大包天,我乃浙江省举人,你不过是一个庶子,哼,你这是有辱斯文,我只需一封状纸送到衙里,便保管你吃不了兜着走!”

    这已是**裸的威胁了。

    他放下了狠话,眼里血红,显是不打算善罢甘休。

    不过这些话还是颇有效果的,他毕竟是有功名的举人,而叶春秋固然过了府试,终究还只是一个小小童生,真要去告,就算官府不治罪,也足以坏了叶春秋的名声,叶春秋的前途只怕要完了。

    老太公有些慌了,连忙起身道:“邓贤侄,孩子不懂事……”

    本来老太公以为有情面可讲,可是暴怒中的邓举人却是一点余地都没有,见老太公巍巍颤颤的上前,他一把将老太公推开,恶狠狠地狞笑道:“有什么好说的,似这样德行败坏的少年,我是从未见过,子不教父之过,教不严师之过也,我不但要告他有辱斯文,还要告他父亲管教不当,告他的老师坏人心术,否则怎会教出这样的斯文败类,现在怕了是吗?哼,咱们走着瞧,我这就去衙里……”

    他拂袖就要走,老太公却是被他推着打了个踉跄。

    其实这邓举人哪里把叶家放在过眼里,本来他在杭州结识了叶松,见叶松用了心思的巴结他,反正也是闲着,得了叶松邀请,便索性来这乡下地方散散心,这叶家的人,他是从未放在心上的,权当是任自己打几天秋风的乡巴佬罢了,自己这堂堂举人,鄙视了叶春秋一番,这叶春秋居然还敢还口,当然不能善罢。

    叶家三个兄弟见老太公差点摔倒,纷纷要抢上来搀扶叶太公,邓举人阴冷一笑,又补上一句:“不但要告这叶春秋,告他的爹,他的老师,你是他的大父,也要一并告了,这样有辱斯文的人家,我是见所未见,权当是为民除害。”

    叶老太公已经心如死灰,举人的能量素来是惊人的,而且这事只要闹到官面上去,无论什么结果,都会让叶家成为笑柄,他拼命咳嗽,勉强被叶景搀住,还想要开口说几句软话。

    邓举人却是落下最后一句话:“告死你们!”

    这时……

    突然一个声音道:“所告者何人,为何状告本官!”

    犹如晴天霹雳,堂中一下子鸦雀无声。

    只见这时候,一个身影跨过了门槛,正好站在了邓举人的跟前,他年不过中旬,脸上却是不怒自威,双眸顾盼自雄。

    所有人看着这个贸然来访的人,从这人身后,此前在外探头探脑的门子一脸苦笑:“太爷,此人前来拜访,早已久侯多时了,因为……因为……”

    可是没有人听这门子的话。

    因为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这个不速之客上。

    邓举人怎么肯示弱,大叫道:“你是何人,敢拦我的路?好狗不挡道,你不曾听说过吗?”

    来人却是皮笑肉不笑,从嘴缝里蹦出一个个字来:“本官宁波知府,途经此地,特来见一见自己的门生叶春秋,恰好在外听到你要状告他的老师,说来也巧,他这府试案首,正是本官亲点,算起来,本官也是他的座师,你既要告本官,也好,本官就受理你的案子吧。”

    ………………

    本来想两章分开来发,多加点点击,想到**情节,两章连发,可怜的新书榜估计又要泡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