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庶子风流 > 第八章:纯洁才是王道
    厅中骤然此起彼伏的咳嗽起来。

    在这礼教森严的时代,妇人身上有什么是绝不能乱说的,当然,叶春秋可以胡说,他还小嘛。

    老太公老脸一沉,叶俊才应该不会无缘无故的敢打叶辰良,既然叶春秋说叶俊才母亲身上有痣,难道……这牵涉到三媳妇的私隐?

    他心里大惊,这种事不能再问了。谁晓得叶春秋还会说出什么话来,叶春秋年纪小,不晓得里头的轻重。至于叫叶俊才私下去问,那更不成,自己若是问俊才,你为何打辰良,俊才把他娘的事抖出来,自己岂不成还要打探三媳妇的隐秘?

    这对于一个诗书传家的一家之主来说是极不体面的事,但凡是透露出一丝半点出去,有人嚼舌根子,鬼知道会传出什么话。

    老太公不由瞥了一旁的周夫子。

    周夫子是外人,他若是传出一点闲言碎语,叶家就沦为笑柄了。

    不能让叶春秋继续说,也不能问叶俊才。

    此事到此为止,否则……

    “大父……”突然见老太公神色有异,叶辰良怎肯干休,他没猜透老太爷的心思,可是这辈子从没有受过这样的委屈,叶俊才那个渣渣居然敢打他,还有叶春秋这个败类……

    他顿时滔滔大哭,泪流满面地道:“大父,俊才揍得孙儿好狠,你看,鼻梁都要断了……”

    以往莫说是哭闹,就算只是一丁点小别扭,疼爱他的老太公都会安慰几句,现在他哭得泪如雨下,心里认定老太公必定会为他做主。

    叶春秋心里摇头,方才这个家伙阴我的时候,不是挺聪明的,今日怎么就这么蠢呢,莫非被叶俊才打傻了?

    老太公本就阴沉的脸唰的拉下来,他眼里掠过一丝愤怒,叶辰良说得越多,就越可能惹出让叶家贻笑大方的笑话来,他厉声道:“辰良,你不要说了。”

    叶辰良惊呆了,老太公今儿怎么这样待自己?自己可是挨了揍啊,他觉得自己比窦娥还冤,不肯服输地继续道:“可是……”

    “啪!”老太公恶狠狠地拍了梨木翅椅的扶柄,再次厉声道:“辰良,你看看你成了什么样子!”

    他豁然而起,带着几分不近人情的冷意。

    句句诛心,叶辰良呆住了,这尼玛的怎么回事,不对啊,他抬头看了一眼叶老太公,再看自己的爹,叶松显然脸色很难看,朝他使了个眼色,叶辰良犹豫了一下,自己可是正儿八经的嫡孙,挨了揍啊,他心真是凉透了,咬牙切齿地再看着老太公,道:“大父……我……县试在即,我被叶春秋和叶俊才打成这样,我…我……我考不成了……”

    这杀手锏,在叶辰良心里觉得还是很管用的,你们自己看着办吧,叶春秋可是毁了我的前程,我可是你的嫡孙,难道连自己孙儿的前途都不要了?

    老太公的脸色变得更沉,他身躯微微颤抖起来。

    这个家伙……真是……现在这事儿追究下去,叶家还有脸做人吗?他第一次觉得自己这个孙儿很不懂事,更不希望叶辰良胡搅蛮缠下去,于是更是拉长了脸。

    老太公的态度,一旁的叶松怎么会不明白?

    好端端的掺和进了自己弟媳进来,而且还牵涉到了弟媳身上什么痣。老太公可是把家族声誉看得比自己的性命还要紧的,叶辰良继续纠缠,二房在老太公心中的地位……

    叶松知道自己不能再犹豫了,他快步上前,扬起手狠狠一巴掌打在叶辰良的脸上。

    啪……

    下手很重,清脆得很。

    叶辰良顿时发出了一声惨叫,然后捂住了自己的脸颊,顿时大哭起来。

    叶松厉声道:“混账东西,叫你成日游手好闲,你也知道县试在即吗?还敢胡闹,滚回去!”

    叶辰良吓得瑟瑟发抖,既觉得冤枉又是委屈啊,可是迎着叶松那杀人的目光,让他再不敢说话了。

    倒是叶老太公终究还是疼这个孙儿的,有些不忍,便道:“松儿,孩子不懂事,就不要为难他了。”

    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叶松也顾不得寻叶春秋的麻烦了,只是恨恨地瞪了叶春秋一眼,匆匆地带着叶辰良离开。

    叶春秋被叶松那愤恨的目光一瞪,心里有些发毛,这个二叔……看来不会善罢甘休了。

    不过话说回来,二叔当机立断,看大父眼色的本事倒是教人佩服。

    心里乱七八糟的想着,此时,老太公突然道:“春秋。”

    叶春秋回过神,连忙彬彬有礼地道:“大父有何吩咐?”

    老太公拉下脸:“周夫子说,你平时不学无术是吗?你要知道,叶家家教甚严,绝不会纵容子弟胡闹。”

    叶春秋汗颜,老太公似乎想要敲打敲打自己,想必这个周夫子没少在老太爷面前说自己的坏话吧。

    周夫子这种人在后世的职场,其实就是个小人,借着打压自己来讨好二叔而已。

    叶春秋却是露出一副很是诚恳的样子道:“是,孙儿刚刚回来,有些规矩不是很懂,周夫子对孙儿很好,平时嘘寒问暖,对孙儿也很是关照孙儿以后一定谨遵周夫子的教诲。”

    认错态度很好。

    最重要的是……

    周夫子微微愣了一下,察觉出了一点不同。

    这几天,周夫子可是每一次都是气冲冲的来状告叶春秋多么调皮,多么的不敬师长,叶老太公的耳朵都出茧子了。

    可是呢,叶老太公看着这个孙儿,虽然不甚喜欢,却也没出什么大错。最重要的是,叶春秋将周夫子夸得一朵花似的,在叶春秋的心目中,周夫子对他真这样好吗?既然在叶春秋面前如此好,为何到了自己跟前……

    周夫子感觉有些不妙,他知道这可能在老太公心里留下他两面三刀,人前一套人后一套的坏印象,他有些感觉这个叶春秋竟像是妖孽一样,似乎每一句话都是柔中带刚,很有杀伤力。

    幻觉,这应当是幻觉,一个屁大的孩子,能明白什么?可能只是无心之言罢了。

    周夫子连忙说:“春秋,你刚刚进学,又不肯用功,这县试就在即了,老夫自然要格外的敦促你,你自己说说看,你上课时总是昏昏沉沉,下了课也是背着书箱跑得飞快,这是读书的样子吗?老夫食君之禄忠君之事,既然受了叶老太公的重托,总要严厉一些。”

    叶春秋也懒得和他争辩,只说了是,便告辞而去。

    厅中众人纷纷散去,只留下叶老太公和周夫子。

    周夫子沉默了片刻,才道:“叶公,学生有些话,实是不吐不快,叶春秋的学问,简直就是一团糟,这一次县试,我看,就不必他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