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极品飞仙 > 第二十五章 古琴
    求收藏求推荐票

    “是”赖九恭敬地应道。

    “好了,我走了。天赐,有什么事情,你可以直接去找我。”

    “谢谢黎叔”天赐躬身道。

    黎山只是摆摆手,却懒得说话,径直转身离去。赖九上前向着天赐躬身施礼道:

    “拜见管事。”

    “拜见管事。”余下的九个杂役也向着天赐躬身施礼。

    天赐急忙伸手扶起赖九,憨憨地说道:“赖兄,不用多礼。以后我们就是兄弟。各位兄弟也不用多礼。”

    众人都站直了身子,目光在天赐天赐和赖九身上来回扫视着,赖九一直是他们头,名义上赖九是必须打扫一个炼丹室,实际上他却从来没有打扫过,而是剩下的几个人轮流打扫。并且每个月发放的三颗淬体丹每个人也必须上交给赖九一颗。如今这里来了管事,这以后的活和上交的丹药给谁

    按理说这没有什么可寻思的,既然天赐来了,那么赖九就应该打扫属于自己的炼丹室,而且大家上交的丹药也应该给天赐。但是这么多年来,赖九已经在这里建立了威信,让这些杂役在心里对赖九已经有了畏惧。

    赖九皮笑肉不笑地望着天赐道:“管事,您是什么修为”

    “惭愧”天赐的脸上露出了羞愧之色道:“我只有淬髓期的修为。”

    只有淬骨期的赖九闻听心中就是一凛,这是在修为上被压制了啊而且名义上天赐也是管事,这还怎么玩儿

    只是已经拿到手中的利益舍不得让出去,便依旧不死心,想要了解天赐究竟强到何种程度,也好决定自己今后如何行事,便朝着天赐一拱手道:

    “管事,属下如今是淬骨后期巅峰,一直找不到突破到淬髓期的契机,能否请管事指点一下”

    话落,赖九便做出了一个请天赐切磋的手势。天赐那憨厚的性子自然不会有什么戒心,闻言脸上露出憨厚的笑容,倒退了一步道:

    “请”

    “请”

    赖九的神色凝重了起来,他并不准备和天赐比拼招式,他要实打实地和天赐硬碰一拳,了解天赐真正的实力。右臂向后拉起,如同弓箭一般。

    “砰”

    赖九迅疾地踏前了一步,右臂便如同一枝利箭般射了出去,向着对面天赐的前胸击打了过去。天赐也在几乎同时踏前了一步,右臂也是一拳笔直地击打了出去。

    “砰”

    两个人的拳头狠狠地撞击在一起,爆发出一声闷响。

    “蹬蹬蹬”

    赖九身子踉跄地倒退了十几步,脸色变得苍白,体内气血翻涌,心中充满了沮丧。他已经意识到自己和天赐之间的差距,眼中露出了一丝畏惧向着对面的天赐望去。

    天赐的身子依旧稳稳地站在原地,脸上露出了憨厚的笑容,刚想要开口说话,却猛然感觉到自己体内有着两道力量爆炸了起来,在快速地破坏着他的身体。

    “噗”

    天赐口中喷出了一口鲜血,身形摇摇晃晃。对面的赖九神色一惊后便是一喜,几步窜到了天赐的跟前,佯装关心地问道:

    “管事,您怎么了”

    “不知道”天赐虚弱地说道:“扶我去房间。”

    “是”

    赖九一只手扶着天赐的身体,一只手扶着天赐的手腕,手指搭在了天赐的腕脉上,脸上便是流露出喜色。

    天赐的脉络十分混乱,这完全是一种身受重伤的脉息。心中便有些得意地想道:

    “这小子一定是完全凭着丹药将修为堆上的淬髓期,否则不会让我一拳就打得重伤。”

    想到这里,心中更是充满了嫉妒:“若是能够把那些丹药给我,我早就突破到感气期了。”

    将天赐扶到了原本属于他的房间,将天赐扶到床上躺好,然后迅速地将房间属于自己的东西收拾了一下,便看着一个大箱子离开,回到了走廊,见到那九个杂役还站在那里,望向他的目光充满了畏惧,赖九的脸上便现出了倨傲,将箱子放在了地上,冷然地扫过那九个杂役道:

    “以后规矩照旧,明白吗”

    “明白”

    九个杂役一起点头,他们也已经看明白了,新来的管事就是一个废材,被赖九一拳就撂倒,以后这里还是赖九说的算。

    “郑同,把你的房间让给我。”

    “是,九哥。”郑同屁颠屁颠地跑上来,扛起了那个大箱子道:“我来扛箱子。”

    天赐的房间内。

    天赐体内的两道力量疯狂地破坏着天赐的肌肉,经脉,已经开始伤害到他的五脏,他的脸色已经苍白如纸,七窍都渗出了鲜血,奄奄一息,眼中的神光渐渐消散,口中费力地呢喃道:

    “殿主,我我要死了对不起”

    “噗”

    天赐狂喷了一口鲜血,身子便一动不动了。宗无极在他体内留下的两股力量正在疯狂地破坏着他的身体。

    天琴山。

    迷雾山谷。

    神秘山洞中。

    琴双的手向着石台上的那张古琴摸了过去。

    “嗯”

    琴双的眼中现出了惊讶,眼中所看那分明就是一张古琴,但是当她的手触摸到琴弦之时,却发现那并不是真正的琴弦,完全是石头的感觉。

    琴双屈指在琴弦上一勾,随后又是屈指一弹,没有琴弦声响起,反而有一种弹到石头的感觉。

    “石头琴”

    琴双不由抓了抓脑袋,目光再次仔细地打量着这张古琴。这张古琴从视觉上去看,根本就看不出是石头,好奇之下的琴双便趴在了那张古琴上,双手环抱古琴,然后一挺身,便想着将这张古琴抱起来仔细看看。

    但是

    她发现自己竟然抱不起这张古琴。

    而就在这个时候,在她的脑海中竟然响起了一个陌生的笑声。

    “呵呵呵”

    琴双悚然而惊,一下子便跳了起来,向着四面张望,却没有发现丝毫踪迹,不由颤着声音道:

    “谁出来”

    “唉”在她的脑海中传来了一声叹息,那一声叹息仿佛经历了历史长河,悠远而厚重。

    “你不用问我是谁,而且我也出不来。”

    “你出不来”琴双的心中浮现出惊喜。

    “不错”那个声音充满了萧索。

    “太好了”

    万分感谢love琉璃芯同学588,风央同学330,刘加顺同学200,周吴正网同学200,池禹同学110,殊途岁月静好同学110,风err同学110,不如顺其自然随缘同学100,书友160108215128030同学100,色aphay同学100,零下之冰同学100,水木少同学100,卦哥同学100,放飞心灵a同学100,粉自在1同学100,lilwj2011同学100,柳郁慧同学,禹锡同学同学,叁月桃花开同学,南柠梦北同学,心一痕同学,灵朵瑾儿同学,0冬天的柳叶0同学,我是五仁君同学,香落尘同学,阿雁儿同学,湛蓝无盐同学,游骑兵gb同学,破a逼niy同学的打赏

    ...手机用户请访问http://m..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