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乱世宏图 > 第九章 萍末 (四)
    第九章  萍末  (四)

    “刷——”一道雪亮的刀光迎头劈下,速度快得如同闪电。

    宁彦章不闪不避,挺矛刺向对方的喉咙。一寸强一寸长,扶摇子在指点他武艺的时候,曾经把长枪的优势和缺点,介绍得非常清楚。而经过真无子和常婉淑等人持续喂招,他对枪法的掌握,也日渐娴熟。

    对手不知道他是传说中的二皇子,更没想到他居然敢跟自己以命换命。愣了愣,已经劈到半路的钢刀艰难地调转方向,用刀刃去磕他的矛杆。宁彦章要的就是对方这种迟疑,双腿猛然发力,“叮!”

    长矛前端铁护套贴着刀刃擦出一串火星,刺入对方的喉咙,从后颈出露出血淋淋的半截利锋。

    “跟上,跟上他!跟上二小姐!”常有德、常有才,还有其余五六个常府家将,一边挥舞着兵器与斩杀周围的“撞门兵”,一边大声呼和。

    自家必须要保护的二小姐,就寸步不离地跟在那个狗屁“二皇子”身后。大伙即便再不愿意,也只能跟此人共同进退。不过,此人先前所说的话,也的确有那么一点儿道理。匪徒们对大门忽然被撞碎的结果根本没有任何准备。挡在门口的数十人,个个手无寸铁。被大伙如同切瓜砍菜般干掉了一大半儿,剩下的要么撒腿逃命,要么直接跪在了地上,魂飞胆丧。

    “撞门兵”的两侧,也只有窄窄的两排刀盾兵。他们的任务原本是替自家袍泽用盾牌遮挡砖头和流矢,忽然发现有人从门内杀出,顿时大吃一惊。随即,嘴巴里发出一声疯狂的咆哮,推开自己身前的袍泽,挥舞着兵器上前阻截。

    未结成战阵的刀盾兵,单打独斗的本领比乡民略强,却也十分有限。而跟在宁彦章身后第一波冲出来的,除了常府家将之外,还有真无子所率领的道士和道童。双方刚一接触,胜负立分。刀盾兵们死得死,伤得伤,与手无寸铁的撞门兵们一道,被杀得尸骸枕籍。而宁彦章与常婉莹两个人所带领的家将和道士们,却迅速踏过他们的尸体,扑向了更远处目瞪口呆的弓箭手。

    另外一伙刀盾兵嚎叫着冲上前阻拦,每个人脸上,几乎都写满了惊诧与紧张。他们能来得这么及时,不是因为他们早有防备。而是因为先前不想冒着被乱矛戳死的危险,一直“偷懒”躲在“撞墙兵”身后,假惺惺地用朴刀敲打盾牌替自家袍泽助威。如今,被助威的对象瞬间就伤亡殆尽。他们除了挺身迎战之外,已经没有第二条道路可选。

    “噗!”宁彦章低着头冲过去,一枪刺入距离自己最近的刀盾兵小腹。随即猛地用左手一压后半截矛杆,将此人摔向了三尺之外。有名正在呐喊着前冲的刀盾兵被尸体砸中,仰面倒地。宁彦章抬脚踩过他的胸口,全身发力,长矛刺进另外一名敌手的喉咙。

    常婉莹如影随形,挥动宝剑护住了他的后背。“保持队形,保持队形!”常有才和常有德两人,一左一右夹住常婉莹,大声提醒。手中漆枪左挑右刺,将试图从侧面发起攻击的敌人,一个又一个戳成尸体。

    “保持队形,跟上二小姐!”紧跟在常有才和常有德两人身后的,是家将常普、常安和常宁。他们也是百战余生的老兵,知道阵形与配合,在战场上的重要性。今天这一场厮杀,虽然大伙完全是被迫卷入。但事到如今,谁也没有退缩的余地。只有跟着最前方那个愣小子,尽量去赢得胜利,然后才能赢得一线生机。反之,如果二小姐一心殉情,大伙只能跟着战死在这里!

    刀盾兵们仓促组成的队形,立刻被撕开了一条血淋淋的口子。“保持队形,跟上,跟上,杀光他们!”真无子带着一群道士道童、数十名民间壮士,紧紧跟在了一众常府家将身后。他们不懂排兵布阵,也没多少征战经验。但是,他们个个都长者一双敏锐的眼睛。呈枪锋型向前推进的队伍攻击力巨大,受到的阻碍却非常小。如果能始终保持目前态势的朝前冲击,先前八师弟在门内所说的目标就不是一个美梦!

    “杀,前后夹击,杀光他们!”最后从大门里头冲出来的,是真寂,真智和真净,以及一群负责防御北侧院墙的乡民。他们的防线一直没有受到任何攻击,所以站在三清殿顶上的老道士扶摇子,及时将他们全都派了出来。这伙生力军没听见宁彦章先前的战术安排,却发现大门两侧的院墙上,有很多爬墙爬了一半儿的土匪,愣在那里,进退两难。对于这种活靶子,大伙不杀白不杀,所以刀矛齐举,扁担门闩乱挥,像打柿子一样,将进退两难的土匪们一个接一个从矛梯上打下来,一个接一个打成肉酱。

    听着身后鼎沸的人声,宁彦章精神大振。双手平端长矛,刺向下一名敌军。那是一名都头,武艺和胆气,都远高于普通士卒。侧转身体避开迎面刺过来的矛锋,钢刀贴着矛杆向前猛推。

    “他要砍我的手指头!”宁彦章瞬间看破了对方的图谋,双目圆睁,头发根根直竖。对方的动作却瞬间变慢,而他的动作,忽然间就快过了他自己的思维。左右手相互陪合,猛地用长矛搅了个圈子,将对方的钢刀直接搅飞到了空中。随即,他的大腿本能地踹了过去,正中对方小腹。

    “噗——!”土匪都头吐出一口鲜血,踉跄着坐倒。宁彦章竖起矛纂,向下猛戳。黑铁打造的矛纂,撞在对方的胸骨之下,肋骨之间的最柔软处。深入半尺,溅出一串破碎的内脏。

    一杆长矛迎面刺了过来,直奔他的胸口。宁彦章连忙横矛遮挡,与对方战做一团。常婉莹忽然从他身后探出半个身子,将一支从尸体上捡来的盾牌抛向了对手。  那人猝不及防,被砸了个正着,大叫着踉跄后退。宁彦章手中的长矛快速追上去,一个跨步挑刺,将此人的叫骂声,彻底封堵在他自己的喉咙里。

    更多的刀盾兵从两侧冲了过来,却被常府的家将们奋力挡住。双方在快速移动中,互相击刺劈砍,每一招都试图夺走对方性命。很快,便有许多人惨叫着倒地。活着的人毫不犹豫地踏过血泊,对近在咫尺的死亡视而不见。

    “嗖嗖嗖——!”迎面飞来一排雕翎。宁彦章摆动长矛,奋力格挡。一支也没挡住,距离太近,羽箭几乎是平射而至,速度又快又急,完全超出了他的反应能力。然而,已经许久未曾有过的好运气忽然笼罩了他。整整一排羽箭,居然没有一支命中。

    “啊——!”惨叫声,就在他耳畔大声响起。常有德被冷箭射中了肩膀,鲜血迅速染红了半边身体。距离他最近的一名匪徒见到便宜,狞笑着扑上,用钢刀砍向他的另外一条胳膊。常有德忽然朝对方一咧嘴,单臂抡起漆枪,狠狠砸在了对方的头盔上。

    “当啷!”枪断,盔裂,对手脖子被砸得歪向一旁,气绝而亡。常有德弯腰捡起一把朴刀,单臂挥舞出一团寒潮,脱离宁彦章身后,扑进敌军当中。两名匪徒先后被他砍中,惨叫着死去。一把钢刀刺进了他的小腹,另外一边在他的后背上开了一条巨大的口子。他踉跄着继续前冲数步,抱住最后一名对手,用刀刃刺进此人的胸口。

    “德哥,德哥——!”常宁大声哭喊,鲜血和眼泪顺着面颊淅淅沥沥往下淌。“补位,跟上!没人能长生不死!”与他比肩而行的常普狠狠给了他一巴掌。随即,横过漆枪,将他推进常有德留下的空缺。同时自己斜向跨步,接替了常宁留下的位置。手中漆枪再度横摆,拨开敌手趁机刺来的刀尖,紧跟又是一个干脆利落的翻挑,将此人挑落尘埃。

    “继续向前,别耽搁,杀光那群弓箭手,杀光他们给德叔报仇!”常婉莹含着泪,在队伍中大声提醒,唯恐有人过于冲动,影响到自家阵形。

    不用他提醒,众人也知道此刻不是哀悼袍泽的时候,继续挥舞着兵器,紧紧跟在宁彦章这个带队者身后。大伙边走边战,枪锋和刀刃上血肉横飞。战靴与护甲,也很快被血浆染得一片通红。

    宁彦章用长矛刺死一名对手,将此人的尸体高举起来,用全身力气甩向不远处的土匪弓箭兵。这个举动残忍至极,却起到了极佳的效果。眼看着一具血淋淋的尸体当空朝自己飞了过来,明知道不可能被砸中,正对着尸体的弓箭手们,还是松开了弓弦,纷纷朝两侧闪避。结果将身边已经挽弓待发的同伴也挤得踉踉跄跄,射出的羽箭偏离目标要多远有多远。

    没等他们重新恢复镇定,宁彦章等人已经急冲而至。长矛对步弓,朴刀对羽箭,三尺内的距离上,简直就是一边倒的屠杀。弓箭手们瞬间如遭了冰雹的麦子般,成片的倒地。侥幸未死的吓得惨叫一声,丢下弓箭,撒腿便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