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乱世宏图 > 第八章 乌鹊 (五)
    第八章  乌鹊  (五)

    “无上太乙度厄天尊!”饶是扶摇子心里早有准备,也被外面的凄惨景象吓了一跳。俯身下去,为枉死者低声诵经,“天尊大慈悲,普济诸幽冥。十方宣微妙,  符命赦泉扃。  拯拔三途苦,  出离血湖庭……”

    他在道门当中辈分甚高,多年来带领弟子四下施药诊病,积下了无数功德。因此在民间早就被视为陆地神仙,普通人过世甭说得他诵经超度,就是派门下洒扫童子在葬礼上露一露脸,也会被死者的亲朋子孙当成几辈子修来的福缘。

    此刻见他俯身诵经,满脸虔诚。周围的受困百姓无不感动莫名。百须飘飘的老者个个含泪道谢,那些身子强健的青壮们,则纷纷举起刀剑,大声立誓:“多谢仙长慈悲。今日我等一条性命就交到仙长手里了。拼了一死,也不让贼人迈进道观半步!”

    “对,无论是谁想要冲进门来,先得从问问我等手中的家伙答应不答应!”

    “无论谁想加害仙长,除非我等全死绝了!”

    “请仙长带领我等,斩妖除魔!”

    ……

    “贫道多谢各位仗义!”扶摇子闻听,赶紧又四下行礼。“若今日得脱此劫,贫道愿常驻此山三年,日日替周围乡邻诊病舍药,每天早晚观前讲述黄庭。有疾者皆可来诊治,无分贵贱男女。向道者者皆可来听经,无分老幼妇孺。”

    说罢,又将身体转向道观正殿,郑重立誓,“此愿,三清祖师为证。若中途毁诺,弟子将永坠轮回,大道难成!”

    “仙长!”众人闻听,更是感动得无以复加。

    那时的人寿命极短,男子三十已经可以自称老夫。是以大多数人对往生、轮回、超脱等诸多佛门与道家理论,都深信不疑。而今日扶摇子在三清祖师面前发下大愿,要在云风观开门诊病讲经三年,就意味着周边两百里内所有人的生病和死亡都有了着落,无论男女老幼,富贵贫贱。受惠者,也已经不止是今天被迫留在道观内殊死抵抗的这一两百号,而是周围的成千上万!

    如此,等同于今天所有人的死亡,都有了价值。所有依旧手持刀枪的抵抗者,也有了义不旋踵的理由。刹那间,众志成城,杀气直冲霄汉。

    “接下来该如何做,还请宁二当家不吝指点!”扶摇子陈抟却知道光有士气未必打得赢对手,转过身,再度面向瓦岗二当家宁采臣虚心求教。

    “院子太大,不宜处处设防!”宁采臣知道眼下不是谦让的时候,立刻出谋划策,“请道长命人,把所有跟院墙连在一起的房子,先点着了。其一,可以向四下示警,其二,避免战时被贼人攀援而上,居高临下

    “冲寥,你和冲玄,冲定立刻带人去四下放火。然后将与起火处相连的其他房屋全都扒掉,以免火势蔓延!”扶摇子当即采纳,扭头吩咐一名跟过来的冲字辈道童速去执行。

    “是!祖师!”三名被点了将的道童大声答应着,小跑而去。

    “事急从权,此处三清殿最为高大。请道长在义民当中挑选四名射箭最好的高手攀上殿顶。一方面道长可以纵览全局,及时调兵四下接应。另外一方面,也可以命人随时向周围施放冷箭,射杀贼人中的大小头目,以震慑敌方军心!”宁采臣四下瞭望了几眼,又快速补充。

    “三清祖师素来慈悲,从不愿意看到生灵涂炭。这个时候甭说踩到他们的头顶上,即便把他们三个的塑像全都烧了,在我道门子弟看来,亦有功无过!”那扶摇子真是豁达,毫不犹豫地点头答应。

    “我可以射一百步外的静靶子,十发七中!”

    “弟子可以一百步之内,十中其八!”

    “我们兄弟两个是这山里的猎户,专门射狼豺狐狸的眼珠子!”

    “晚辈.....”

    周围的人群中,立刻有人大声自荐,谁都以能跟扶摇子仙长并肩作战为荣。

    “如果四个名额不够的话,就上八个,甚至十六个。总之,越多越好!但是话也说回来,没有把握的,就不要上去了。如果人数太多,房顶上未必能承得住!”宁采臣见士气可用,立刻果断扩大神箭手的数量。

    “呵呵!那是当然,且不说大敌当前,三位天尊的脑袋顶上,岂是随随便便能站的?”

    “宁二当家放心,我等都是乡邻,谁平素有啥本事,是不是在滥竽充数,大伙都能看得清楚!”

    ......

    周围百姓你一言,我一语,兴奋地表态。一时间,竟然忘记了恐惧和悲痛。

    “请诸位高邻稍安勿躁,宁某还有其他安排!”站在士气高涨的众人中间,瓦岗二当家宁采臣的言行举止越发镇定从容,“这里用不了如此多人,需要分出一半儿去前面帮忙。道长,烦劳你再派几个弟子,把道观内不愿杀生的人和老弱妇孺都带到三清殿内安置。以免等会儿血战之时,有人四下哭嚎乱跑,影响军心!前院和回廊等处,若是也有愿与大伙同生共死壮士,就请道长指派弟子把他们也组织成军。十人为伙,五十人为都,百人成队,以身强力壮,嗓门儿宏亮者为伙长,都头和对正。咱们今天就在这里......”

    他出身于晚唐以来形势最为混乱的燕赵故地,少年时就有组织庄户对抗土匪上门洗劫的经验。家族遭难之后落了草,又曾经多次组织瓦岗义贼四下扫荡土豪寨垒,讨要巨额的“保全费”。故而对防御土匪进攻和组织土匪进攻两方面的套路,都了如执掌。一条条建议流水般地提出来,几乎每一条都恰恰说在了最关键处。

    扶摇子心胸豁达,慧眼识珠。见他谋划得如此恰如其分,立刻果断让权。把所有门下徒子徒孙,道士道童,以及观内准备同生共死的义民,全都交给他统一差遣。

    宁采臣知道事情紧急,也不客气,干脆趁着敌军还在忙着做进攻准备之时,将整个道观的防务重新梳理了一个遍。

    正所谓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要是论及岐黄之术,修身之经,以及兵器拳脚,扶摇子和他门下的八位男女弟子,至少一半儿水平在宁采臣之上。可论及打家劫舍,排兵布阵的道行,在场所有人就望尘莫及了。

    于是乎,经过宁二当家一番调整,道观内的防御立刻变得有模有样。该紧的地方紧,该松的地方松。一些完全利于进攻方的位置,则皆全变成了火焰山。非但外边的土匪一时半会儿无法靠近,就连天上的飞鸟想要经过,也得问一问自家全身皮毛血肉经得起几番焚烧了!

    道观内有扶摇子,宁采臣这等高人坐镇,道观之外,也不全是白丁。至少,观前领兵的那名步将李洪濡,就称得上一个经验丰富的老将。正在整顿兵马,准备一鼓作气将道观拿下的时候,忽然看到里边几个被自己看中的要害位置都陆续冒起的火光。禁不住大吃一惊,赶紧将麾下几个都头全都喊道身边,同时,侧过头跟一位身穿黑衣的三角眼家伙商量道:“大人,情况不太对劲儿。道观里边恐怕不止是常氏二小姐和十几位家将,至少,应该还有一个老于战阵之士,在旁边替老道陈抟和她两个出谋划策!”

    “那又怎样?”三角眼嘴巴下撇,满脸不屑,“李将军,莫非你连一个黄毛丫头都对付不了?要知道,此番前来,主上可是亲口跟咱家说过,看好你的本事,准备许你一个大前程!你如果连一点力气都不想使,咱家回去之后,可只能如实汇报了。届时……”

    “大人,大人开恩!末将只是,只是提醒您一声而已,绝非心生退意!”李洪濡身为一军主将,却连直言相谏的勇气都没有。立刻屈身拱手,低声讨饶,“请大人拭目以待,末将这就重新调整部署,然后将常二小姐给,给主上活着抓回来!”

    “是山贼掠走了常二小姐,记住!与其他任何人无关!”三角眼得势不饶人,抓住李洪濡话语里的一个把柄阴森森地强调。“至于道观里边的其他人,也都死在了山贼之手。对了,还有陈抟手里那张丹方,那张丹方主上也一定要。咱家不管你用什么手段。只要拿到这两样,你今后就少不了平步青云。可若是你一样也没拿到,哼哼……”

    一边说,他一边撇嘴皱眉,全身上下阴气缭绕。李洪濡听得心中一凛,忍不住在肚子里头悄悄嘀咕,“没卵蛋的畜生,给你点好脸色,你还真把自己当爷爷了。要不是堂兄把宝押在二世子身上,许了重金请老子出手,鬼才有功夫淌这种浑水!”

    腹诽归腹诽,表面上,他却只敢继续拱着身子做受教状,“是,末将知道,是定难军那边的山贼屠了云风观。说不定党项鹞子,也参与其中。末将已经命人带足了证据,随时都可以丢在附近的尸体堆中!”

    “那咱家可就在旁边瞧好了!你可别出工不出力。咱家是外行,周围其他弟兄,可都是小郭大人亲手调()教出来的。每个人都带着一双眼睛!”三角眼耸了耸肩,将头抬起头,呈半矩状看向天空。(注1)

    半空中云有点儿低,阳光也略显惨淡,风忽小忽大,透着刺骨的倒春寒。正是杀人害命的好天气,他心中对即将发生的屠戮充满了期待。

    注1:半矩,即四十五度角。中国古代几何单位,一矩为九十度,半矩为宣,四十五度。楀为六十七度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