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乱世宏图 > 第七章 鹿鸣 (八)
    第七章  鹿鸣  (八)

    宁彦章闻言顿时一愣,旋即眼前一片光亮。

    怪不得无论自己先前怎么解释,也没人相信自己不是二皇子。包括最疼爱自己的二当家宁采臣和六当家余斯文,大多数附和自己的时候,脸上的表情也虚假至极。原来最大的根子在这儿。

    如果自己是二皇子,当然以往的地位高于世间绝大多数人,所以难免就跟任何人都习惯性地平辈论交。可既然自己不是,人世间该守的谦卑和礼数,就必须守。否则,要么是恃才傲物,要么是呆傻糊涂!

    想到这儿,他眼前的光亮又迅速变成了模模糊糊的烛影,上下跳动,摇曳不停。自己又什么才华可恃?自己为什么会跟所有人都没大没小?难道说.....

    “你干什么呢?到底听没听见我刚才的话?”常婉莹正忙着给他出主意,忽然看到他对着烛光开始发呆,忍不住像小时候时那样,用手轻轻拉住他的耳朵,低声抱怨。

    “听,听!我改,我以后一定改!”宁彦章顿时闹了个满脸通红,连声表态。“我觉得你说得都对,都说到了点子上。你真是女中诸葛。我如果能早点遇到你就好了,肯定不至于被别人误会得如此之深!”

    “我也觉得,该早点找到你!”常婉莹也迅速收回拉在他耳朵的手,幽幽地说了一句。随即,又笑着摇了摇头,甩掉所有遗憾与羞涩,“还有一些,我一会写在纸上,你拿回去照着……,不对,这是你的房间。我走后你自己背熟了然后照着做。笔呢,八师兄,你屋子里有纸和笔么?”

    “有,有!”宁彦章不敢看对方的神态,跳起来,手忙脚乱去找毛笔、砚台和皮纸。耳垂处,少女的指温久久不退,令他心里痒痒的,麻麻的,跳跃着一股说不出的渴望。

    然而理智却清晰地告诉他,对于此刻的他来说,任何渴望都是绝对的奢求。常婉莹喜欢的是二皇子,不是他宁小肥。他如果故意混淆二者之间的区别,等同于恩将仇报。更何况,哪怕他今后以二皇子的身份继续活在世上,也注定是被人圈养起来的傀儡。这种朝不保夕的日子,他自己一个人过就足够了,又何必把善良热情的常婉莹给牵扯进来。

    “他好像故意在躲着我?莫非他真的是在装?怕跟我走得过近,露出太多破绽?”望着少年人那慌慌张张的身影,常婉莹忍不住又轻轻蹙起了眉头。“可是他,算了,不想了。师父说得对,先保住他的小命才是最重要的。其他都可以慢慢再说!”

    念及对方时刻都有丧命的可能,少女又迅速恢复抛开那些杂七杂八。开始专心致志地替对方勾画最近一段时间的训练细则。并且很快就沉浸于其中,无暇再考虑其他。

    听到背后没有了动静,宁彦章也终于强行压制住心中的湿热,送上了纸笔,磨好了墨汁。然后远远地站在一边,耐心地等待。

    二人配合得颇为默契,很快,一整套“如何让宁彦章看起来不像二皇子”的特训方案,便被常婉莹谋划出笼。二人对着灯火又反复推敲了两遍,修改了一些不切实际的地方,然后笑着放下纸笔,互相道别。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宁彦章就爬了起来,按照常婉莹给自己的制定的特训方略,开始“洗心革面,脱胎换骨”。观里的同门师兄们修得是清静无为,所以虽然觉得他的举止与先前有很多不同,却也没人过来问这儿问那。只是到了大伙一起练武的时候,大师兄真无子看到他在一旁跟着比划出来的动作实在过于笨拙,忍不住走上前低声指点道:“道生万物,无形无象、无始无终;处柔守雌,无为不争;是以咱们师门,讲究的是清静,修得是自然。你我虽学拳脚,却不是为了杀人放火。而是为了沟通天地阴阳,淬炼筋骨内丹。因此,你在练武之时,得时刻记得以下八个字,‘柔、静、虚、空、圆、中、正、和’,而不是.....”

    “谬,大谬也。以己之昏昏,使人之昭昭,岂不是推人下崖哉?”话音未落,却被一个沙哑的声音打断。回过头,恰看见扶摇子如同一只苍鹰般站在不远处的树枝上。身体随着松涛声起起伏伏,双鬓与道袍皆被晨露打得透湿,谁也也不知道他在那里已经站了多长世间。

    “见过观主!”虽然昨天常婉莹已经信誓旦旦地说过,扶摇子不会介意他跟大伙一起练武。宁彦章依旧感觉像偷东西被抓了个正着般,红着脸,小心翼翼地躬身行礼。

    “师尊!”真无子和众道士们也赶紧收起拳脚,以道门之礼向扶摇子问安。

    “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就当我不存在!”扶摇子却是个随意性格,懒懒地挥了下手,命令众人继续。然后又看了一眼满脸不安的大弟子真无道士,笑着补充:“你的尘缘早尽,这辈子都注定要做个道士,当然要内外兼修,趋静逐动。他却是注定要在尘世间历尽百般劫难的命儿,你教他清静无为,不是误人子弟么?”

    “师尊说得极是,弟子鲁莽了!”真无子听得额头见汗,再度躬身认错。

    “这也不完全怪你。是老道儿没教你如何带凡俗徒弟,因材施教。你且去带着其他师兄弟修行,他,还是交给老道儿算了!”扶摇子又懒洋洋地挥了挥手,打发大弟子真无道士离开。随即,将目光迅速转向宁彦章,低声命令,“你跟我到后山来,我教你点儿其他马上就能用的本事。唉,老道儿当年贪心不足,没事儿非要跑到汴梁去凑热闹。所以活该这么大年纪了,还为你们这些小辈们劳心劳力!”

    说着话,将双膝微微一曲,竟然如同猿猴般,从脚下这棵松树上,跳到七八尺远之外的另一棵松树上。然后三纵两纵,就没了踪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