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乱世宏图 > 第六章 君王 (六)
    第六章  君王  (六)

    “好个功名但在马上取!既然你早有此心,也罢,孤不勉强于你就是!”汉王刘知远以掌拍案,大声赞叹。

    “主公也没必要把手背上的金雕去掉。就留着它,告诉天下人,你是何等一个英雄!咱们河东文武,取功名不仰仗爷娘,去江山也不玩那些三禅三辞的花样,堂堂正正,去马上抢了天下!”郭威忽然后退了半步,正色拱手。

    没想到他说着说着,居然从两个人的过去经历,直接就转到了军国大事上。王府掌书记苏逢吉惊得脸色大变,不待刘知远做出回应,就抢先一步嘶声阻拦,“郭将军此言差矣!取天下怎么可以全凭兵强马壮?至少也得师出有名,也好让天下人信服。否则今天你的实力强了,你就起兵入汴。明天我的实力强了,我再起兵造反。杀来杀去,何时是个尽头?!”

    若是史弘肇被他如此打断,恐怕又要指着其鼻子痛斥。然而郭威却表现得非常克制,笑了笑,大声回应,“那就始终保持着我大汉最强就是。如果谁有胆子造反,威自替主公提兵平了他。否则,要我等这些武夫何用?至于师出有名,况且韩重赟方才说得好,“驱逐契丹,光复山河”,就是最好的名头。无论在谁人面前,哪朝哪代,都理直气壮!”

    “是啊,主公。当年石敬瑭那龟孙要认契丹人当干爹,帐下文武当中,也只有你一个人出言反对。只可惜当时你人微言轻,而石敬瑭那厮又被猪油蒙了心。如今契丹人为祸中原,群雄要么为虎作伥,要么袖手旁观,又是你带着我等奋起反抗。要我看,这天下如果主公都没有资格坐,还有谁人坐得?”史弘肇唯恐郭威一个人的进谏不够份量,上前几步,跟他并年而立。

    苏逢吉最怕的就是此人,向刘知远身边躲开数尺,用力跺脚:“两位将军,两位将军平素也算睿智,今天怎么偏偏就上了韩重赟那小子的当?那小子根本就是出于私心!先将石家贬得一无是处,让主公打消了扶二皇子登位的念头。然后好趁机蒙混过关,让他自己和二皇子两个脱身.....”

    “问题不在于他藏着什么私心,而是,他的话的确有道理!”郭威低头看了他一眼,不慌不忙地点明。“以主公现在的声望,根本不用借助于石家。先拥立再禅让,反倒是给自己找麻烦。此外,二皇子来得过于蹊跷,身上疑点颇多。一旦身份为假,我等非但前功尽弃,还会沦为全天下的笑柄!”

    “怎么会假,怎么可能是假?就那姓韩的小子一个人空口白牙,我们,我们好几百人......”苏逢吉急得团团转,一时间,除了人数优势外,却找不到任何有利的证据来支持自己的观点。

    “郭某不是因为他一个人,就怀疑苏书记和其他所有人的努力。”郭威轻轻摆了摆手,像是说给苏逢吉,又像是说给在场所有人听,“郭某一直很奇怪,放眼天下,可以凭实力与主公相争的,首先得数到符彦卿那斯才对。为何他只是在最初派人试图救二皇子走,失败后就再无动静。这些日子,别的节度使杀招迭出,即便抢不走二皇子,也要置其于死地。而他,却几乎是眼睁睁地看着郭允明将二皇子送到了主公的地盘上?”

    “他,他.....”苏逢吉打了个哆嗦,喃喃不知该如何回应。

    要硬抵赖说符彦卿对皇位毫无窥探之心,恐怕有失他王府第一谋士身份。可符彦卿明明也想当皇帝,一路上那么多截杀二皇子的队伍当中,偏偏就少了他符家。就一直能沉得住气去按兵不定,眼睁睁看着二皇子马车驶向了太原。

    他到底想干什么?

    他跟汉王有什么交情,居然做出如此大的让步?

    如果是他故意让汉王得到二皇子呢?这里边隐藏的东西可就太多了,不用细想,都足以让人不寒而栗。

    “算了,不用想了。符彦卿那老东西,不会如此好心!”正搜肠刮肚,百思不解之时,汉王刘知远再度主动接过了话头,“拥立二皇子之事,就此作罢。苏书记,先前的谋划,也此作废。谁都不用再想了,就当彻底没这回事!”

    “主公三思!”苏逢吉的心,一下子就沉到了底。硬起头皮,用颤抖的声音劝阻。

    “杨邠、王章,你们两个以为如何?”刘知远看都没多看他一眼,径直把目光转向了两位心腹谋臣。

    “臣亦但凭主公差遣!”

    “臣亦觉得,拥立二皇子,对主公大业毫无作用!”

    杨邠和王章两位心腹文臣先后从座位上站起,拱着手回应。

    他们两个都是小吏出身,读书不多,但做起事情来却非常干练,见识和谋略两方面,也颇有独到之处。所以刘知远对他们二人的倚重,更甚于苏逢吉。

    此刻听二人都回答得干脆,刘知远更彻底下定了决心,“那好,从明日起,你们两个负责调集钱粮,郭威、史弘肇,你们两个负责整顿兵马,五天之后,咱们起兵南下!”

    “遵命!”被点到名字的众文武大喜,齐齐起身,拱手领命。

    “那个二皇子?”苏逢吉知道自己先前的策略,已经彻底被放弃。却不甘心就此做一个旁观者,举了举手中的雕翎羽箭,灰溜溜的请示。

    “你继续去找。无论是谁家子弟将其截了去,都必须让他把人交出来。除非,除非那个假冒二皇子的家伙,已经变成了一具死尸!”刘知远用力拍了下桌案,白发飘动,被烛火照得极为扎眼。

    “微臣遵命!”苏逢吉肚子里长长出了一口气,躬身施礼。

    有道是,听话听音,锣鼓听声。汉王刚才的话,分明是准备杀人灭口。而既然这等重要的事情还交给苏某人来做,就说明在汉王殿下心里,苏某人还占据一个非常重要的位置,没有任何人可以取代。

    然而没等他高兴够两个呼吸时间,右军都指挥使郭威忽然再度拱手,直言相谏,“主公,眼下绝对不能让二皇子死,无论他是真的假的,在主公坐稳皇位之前,都必须让他活着。否则,弑君的恶名,别人就会硬栽于主公您的头上!令我河东,未待出兵,先士气大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