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乱世宏图 > 第六章 君王 (五)
    第六章  君王  五

    “好一个子不敢闻父过,却可改之!”刘知远手扶书案,哈哈大笑,声音如同夜枭的嘶鸣,刺得众人耳朵一阵阵痛。“照你这么说,先前尔父韩朴,老夫,还有我们所有人都错了?唯独你一个人聪明绝顶,众人皆醉我独醒?”

    话音落下,笑容也瞬间收敛。从书案后探出半个身子,居高临下,死死盯着韩重赟,等待年青人给自己一个恰当解释。

    “末将不敢”韩重赟万万没想到,刘知远的脸色说变就变,比六月的天气还要剧烈。被扑面而来的杀气吹得遍体生寒,却硬撑着站稳了身体,半步不退。“末将不敢自诩聪明,只是食君之禄,忠君之事而已!”

    刷!大殿内瞬间又是一片死寂。所有人都无法判断,汉王此刻的愤怒,究竟有几分为真,几分为假。所以只好谨慎地闭上了嘴巴,以免不小心把自己卷了进去,或者破坏了汉王考验人才的大计,遭受池鱼之殃。

    在一片关切或者惋惜的目光中,韩重赟也不做更多分辩。只是继续拱着手,静静地等待。等待眼角上已经明显出现鱼尾纹的汉王,做出最后决定。

    大约十几个呼吸,他的等待终于有了结果。刘知远终究年纪有些大了,体力大不如当年。缓缓又坐回了胡床,意兴阑珊地将手背向外挥动,“算了,你下去吧!这次算你年少无知,孤不跟你计较。下去好好读书练武,最近这几天不要离开太原。说不定,过些日子孤还有事情要安排你去做!”

    “是,末将告退!”韩重赟偷偷将手心里头的汗水朝披风上抹了抹,又行了个礼,准备离去。在转过身的瞬间,却又停了下来,迟疑着问:“那,那末将的朋友宁彦章.......”

    “滚!军国大事,岂能由你个小毛孩子几句话来决定!”没等他把一句话说完,六军都虞侯常思抢上前,抬脚将他踹了个踉跄,“滚回家去,闭门思过!什么时候想清楚自己错在哪里,什么时候再出来!滚,快滚!”

    说罢,又接连几脚,径直将自家女婿给“踢”出了门外。

    回过头,他却立刻换了副皮条客般的笑脸,晃着肥肥的身体走到汉王刘知远近前,低声求肯:“这小子不知进退,我回去一定拿家法狠狠处置他。主公您事情多,犯不着为这小子浪费功夫!”

    “常克恭,你不要捡了便宜还卖乖!”汉王刘知远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再度站起来,指着常思的鼻子骂道。

    “这不是,这不是自家女婿么!主公您刚才也说过,一个女婿半个儿!”常思不闪不避,油光光的大圆脸上,写满了无赖。

    “滚!”刘知远又骂了一句,颓然坐回了胡床。伸出右手五指,扶住自己的额头。

    “汉王!”众文武被他这个动作吓了一大跳,纷纷围拢上前,试图施以援手。刘知远却又将手指向外拂了拂,低声道:“没事儿,刚才站得有点猛而已。尔等都退下吧,有关进军汴梁的事情,咱们明天再商量!”

    “遵命!”众文武以目互视,忧心忡忡地躬身。刚才从刘知远的脸上,他们看到明显的老态。仿佛在短短一个晚上就透支了所有精力,转眼就老了十几岁一般。

    “杨邠、王章、史弘肇、郭威留下!”没有睁开眼睛看众人,刘知远想了想,又低声补充。

    “是!”被点到名字的文武齐声答应,在其他人羡慕的眼神里,重新坐回各自的座位。

    “常克恭,你也给老子留下。别想轻易开溜!”刘知远的声音忽然变高,却依旧没有看众人,只管随心所欲地号施令,“还有苏书记,你也留下吧。孤还有另外的事情,要交代去你做!”

    “末将遵命!”已经走到门口的常思停住脚步,无可奈何地返回。

    “微臣遵命!”同样已经一只脚迈过了门坎儿的苏逢吉,则喜出望外,拉起袍服一角,大步流星返回书案近前。

    汉王刘知远不再说话,闭着眼睛恢复精神。留下来的众文武知道自家主公谋划大事之前的习惯,也主动闭紧嘴巴,眼观鼻,鼻观心,一个个宛若泥塑木雕。.

    “来人,送些茶水和点心进来!”不知道过了多久,汉王刘知远的脸色终于又恢复了几分红润,将搭在自家前额上的手指缓缓移开,轻轻敲了几下书案,大声吩咐。

    “是!”伺候在后门口的太监们答应一声,小跑着离开。须臾之后,就排成一长串,端着各色点心和热茶鱼贯而入。

    “大伙随便用些,不必拘礼。”刘知远将自己的身体坐直,冲着众人笑了笑,和颜悦色地吩咐。与先前狼顾鹰盼模样无半点相似之处。

    “谢主公赐茶!”几个文武重臣齐声答应,端起太监送上的茶水和点心,慢慢品尝。

    茶的品级很高,点心做得也非常精致。刘知远成名之后,一直在享受方面很舍得下本钱,并且随着年纪越大,口味越刁。

    杨邠、郭威、史弘肇等人,鉴赏力却非常一般。牛眼睛大小的点心,一把能抓起四五个。盛在掐银越瓷浮华盏里头的茶汤,也一口能干掉一整碗。转眼间,就风卷残云般,将太监们端在手里的点心和茶水给扫荡得一干二净。只留下空空的铜壶,和十几面光光的银盘子。

    刘知远牙齿不太好,吃相比大伙斯文。只来得及干掉了两块点心,待想拿第三块时,面前的盘子已经被站起来的史弘肇清理完毕。愣了愣,笑着数落,“你们这些老货,可真不跟孤家客气!”

    “主要是点心做得太精致了,有点儿不经吃!”常思鼓着圆滚滚的腮帮子,一边咀嚼,一边瓮声瓮气地解释。

    “你吃得最多!也不注意一下,再这样吃下去,以后小心连马背都爬上去!”刘知远冲他翻了翻眼皮,大声提醒。

    “不上了,不上了。以后你做了皇帝,不用再亲自上阵。我当然也不用上马了。出去时能坐车就坐车,不能坐车就坐轿,都比骑马舒服得多!”常思摆了摆手,大咧咧地补充。

    如今大殿中没先前那么多人,所以他的言谈举止就彻底没了拘束。一口一个“你,我”,甚至把点心渣子都喷到了刘知远的书案上。

    而刘知远居然也不计较。笑着用手向下掸了掸,然后像兄弟间唠家常般说道:“你的女婿不错,刚才的话很有意思。是你预先教过他的?无论如何,这小子胆气都相当不错!”

    “我都有些什么本事,你还不知道么?哪可能教得出这样的人物来!”常思咧了下嘴巴,讪笑着摇头,“这小子,我也有好长时间没见到了。虽然做过他的便宜师父,却是有名无实。”

    “那便是无师自通了?真是后生可畏!”刘知远笑了笑,脸上带出了几分欣赏,“要说你常思的眼睛可真够毒的,挑女婿都能挑出一匹千里驹来。”

    “那是,我家可是太原城内数一数二的大商号,什么时候做过亏本儿买卖?”常思一点儿也不知道谦虚,满脸得意地回应。

    不做亏本买卖,是他的口头禅。当年刘知远仕途不顺,劝他弃自己而去时,他就做过类似的回答。而刘知远后来的展,也的确证实了他的“投资”眼光,从小小的都校一步步升到侍卫亲军指挥使、许州节度使、河东节度使,乃至中书令、汉王。

    想起二人都年富力强时,互相扶持着走过的那些艰难路程。刘知远的笑容里,瞬间又增添了许多温暖,想了想,低声道:“对,你从不做亏本买卖。当年就认定了老夫能位极人臣。还认定了他.....”

    回头看了看满脸笑意的郭威,他继续补充,“还认定了他能出将入相。不知道你的这位女婿,在你看来,又能走到哪一步呢?”

    “嘿嘿……”听汉王提起自己的当年旧事,郭威也笑出了声音。看着常思,目光中充满了感激。

    “他,他可不行,日后前途,顶多跟微臣差不多!照着你,可是差了不止一点半点!照着老郭,也远远不如。”常思想了想,非常认真地摇头。

    “这又是因为何故?”刘知远眉头挑了挑,饶有兴趣的追问。

    “这个,听我给你慢慢算啊”常思反复掐着自家胖胖的手指,神叨叨计算了一番,然后煞有介事地解释,“你和老郭,少年时经历都颇为坎坷,所以性情坚韧,百折不挠。而他,毕竟从小就生在将领之家,算不上大富大贵,但也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性子被养得绵软了,不遇到大挫折还好,稍微遇到些挫折,就容易一蹶不振!至于武艺,你和老郭当年都是射虎之将,丝毫不亚于如今的杨重贵,而他,在杨重贵面前,恐怕一个照面都走不下来!第三,咱再说智慧,真正的聪明人,往往是聪明却不外露。而他,丝毫不懂得收敛!”

    一番话非但说得条理清楚,证据详实,顺带着,还大大地拍了一番汉王刘知远的马屁,令刘知远老怀大慰。抬起头,酣畅淋漓地笑了好一阵儿。才又将目光看向郭威的脖颈,带着几分认真劝告,“老郭,等过几天再见到陈抟,找他要个方子将刺青擦了去吧!你毕竟已经是嚄唶宿将,脖子上顶着个大刺青,容易被人小瞧了去!”

    “末将想留着它,时刻提醒末将不要忘本!”郭威下意识地抬起右手,摸了摸脖颈处刺着的家雀儿,笑着回应。“况且主公您手背上的刺青不也留着呢么?咱们君纹鹰,臣纹雀,倒也搭配得当!”

    他和刘知远,都是从大头兵一刀一枪搏出来的富贵。当年战乱频繁,从军乃是万不得已才做的贱业,将领稍不留神,手底下的士卒就会卷了兵器和铺盖逃走。所以通常对前来应募吃饷的大头兵,都会在身上显眼位置刺上难以除掉的青纹,以避免他逃入民间,无法分辨。

    二人既然选择了当兵搏富贵这条路,少不得就要遵从规矩。而在成名之后,原本都有机会将刺青用药石除掉。却又是却不约而同,选择了保留此物。只是一个则将脖颈处的纹身变成了麻雀,另外一个将手背上的纹身改成了金雕。

    如今河东军攻占汴梁在即,马上做皇帝的人手背上趴着只金雕,马上做三公的人脖子上蹲在只家雀儿,着实有点儿不伦不类。所以刘知远才提议郭威将家雀儿用药石之力涂去,顺带着自己也一块儿将问题解决。免得留下话柄,被其他各镇节度讥笑是一群大头兵沐猴而冠。却不料郭威居然当场拒绝,并且说出了如此合情合理的一番话来!

    “你个郭家雀儿,倒是不跟孤绕弯子!”沉吟数个呼吸之后,刘知远又摇头而笑。指了指左军都指挥使郭威,低声点评。

    郭威笑了笑,正色补充:“末将说得乃是实话,昔日陈王胜曾经有云,王侯将相,宁有种乎?主公和威出身贫贱又如何?最后成就却不比任何王孙公子来得差!留着这刺青,也好告诉全天下的大头兵,功名但在马上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