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乱世宏图 > 第五章 迷离 (八)
    第五章  迷离  (八)

    她长得并不高,并且身材有点偏瘦。脸上稚气未脱,胳膊和大腿此刻都因为用力过度而轻轻的颤抖。

    她身上的衣服质料很好,却因为赶路匆忙,边缘处被树枝刮破了很多地方,一条一条的随风摆动。

    她左脚上的麝皮靴子顶端,也被岩石磨出了一个窟窿。隐隐已经能看见足衣上的血痕。

    然而此时此刻,在呼延琮眼里,对面的青衫少女形象却一点儿也不狼狈。相反,少女因为愤怒而涨红的面孔和秋水般明澈的眼神,竟然令他感觉有些自惭形秽。

    本能地向后退开半步,北太行绿林总瓢把子呼延琮挥舞着横刀虚劈:“不关你的事,我只答应杨重贵不再从汉军手中抢人,却没说这辈子都不再打他的主意!小娘皮,识相地就赶紧闪开,否则老子连你一起收拾!”

    “你卑鄙无耻!”青衫少女被气得两眼喷烟冒火,左手本能地松开了弓弦。“嗡!”裂帛般的声音,瞬间随着山风传出老远。

    然而呼延琮却连躲都懒得躲,只是撇着着摇头,“无箭也能杀人,你以为你是神仙呢?还是以为某家,某家是,是那个什么什么之鸟?麻溜回家去吧,趁着老子不改变主意,赶紧走人。喂,那姓石的,你难道就会躲在女人身后头么?”

    “我不姓石!”小肥原本也没指望,青衫少女能凭着一把射没了箭的角弓,就把呼延琮惊走。摇了摇头,缓缓走上前。无视呼延琮手中正在滴着的横刀,先冲着少女长揖及地:“在下宁彦章,多谢姐姐援手之恩!倘若今天大难不死,他日必有所报。”

    说罢,弯腰捡起两块石头,将身体迅速转向呼延琮,“来吧,有本事冲着我来,别牵扯无辜!”

    “你打不过他!”少女先是被小肥的文绉绉的行为弄得目瞪口呆,随即回过神来,一个箭步跨上前,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他的半边身体,“赶紧走,我拖住他!快走——!”

    “不关你的事!”小肥即便再惜命,也没脸让一个素不相识的女子替自己去死。迅速向侧面跨出数步步,躲开少女的庇护范围。同时冲着敌人大声喊道:“姓呼延的,你还愣着干什么?放马过来,咱俩一决生死!”

    说罢,也不管呼延琮如何回应。顺着山坡侧面,撒腿就跑。

    他是存了心要把呼延琮引开,以便陌生的少女能平安脱身。谁料想,一番好心却没得到任何好报。

    “怎么不关我的事情?”青衫少女如影随形追上前,再度挡于他跟追杀者二人之间。背靠着他,挥着空荡荡的角弓冲朝呼延琮乱抽,“不关我的事情,我为何要冒着被汉王责罚的风险救你?不关我的事,我又何必追了你一天一夜?石延宝,你到底是真傻了,还是故意装傻!难道你到现在还没想起来我是谁?”

    “你.......?”感觉到后背处传来的微微战栗,小肥的内心深处,忽然像接连被捅了上百刀一样疼。

    这个青衫少女是为了石延宝来的,为了救石延宝,她不惜以身犯险。但自己何德何能,接受她救助?自己何德何能,死到临头还要拖累于她?

    “我不是石延宝,姑娘你肯定认错人了!”转过身,一边将石块砸向呼延琮,避免他趁机冲上来伤害青衫少女。少年人一边大声纠正,“你们都认错人了,我姓宁,叫宁彦章。我是瓦岗二当家宁采臣的儿子。你赶紧走,别为了一个陌生人把自己的命搭上?”

    “你不是石延宝,为何你认得和尚打伞?”少女眼睛里,忽然间掉出了成串的泪水。淅淅沥沥,滑过玉石般莹润的面孔,“你不是石延宝,你怎么会用火炙法替韩重赟疗伤?你不是石延宝,你又怎么懂得用盐石水替那个强盗头子清洗肠胃排毒?你不是石延宝,为何你始终不敢抬起头看我的眼睛,不敢拿自己的正脸对着我?”

    “我......?”对方所问的前几个问题,正是他自己连日来百思不解的,他当然无法给出答案。而后面的问题,却是他自己也没留意到的,仿佛出自潜意识里的本能。

    那股来自心底的刺痛,瞬间变得无比强烈。千刀万剐般,折磨着他的心脏。令他的脸色瞬间变得雪白,空空的两手像被山风吹僵了一般高举着,无法落下,亦无法合拢。

    “喂,你们俩有完没完啊。真当我是石头呢?”呼延琮的声音忽然从耳畔传来,带着明显的愤怒。“小娘皮,赶紧滚蛋!老子刚才看在杨重贵的面子上,已经接连让了你十几招了。你要是再不识好歹,老子就真不客气了。”

    青衫少女的注意力迅速被他给吸引,眼睛里的悲伤瞬间全都变成了鄙夷,“谁稀罕你让了?你这出尔反尔的蟊贼,说话不算的贱骨头!还绿林好汉呢,我呸!贼就是贼,活该世世代代都下十八层地狱!!”

    呼延琮的祖父,父亲都是山大王,到他这辈已经算传承了三代。然而,他自己内心深处,却从没觉得做山大王是什么荣耀的事情。相反,每当想起自家儿子早晚有一天也要子承父业,他就感觉犹如掉进在烂泥坑里,从头到脚全是污秽之物,连张口呼吸都无比地艰难。

    所以此刻猛然被青衫少女诅咒“世世代代都下十八层地狱”,他感觉简直比挨了十几个大耳光还要难堪。原本黑红色的脸孔迅速变得青紫,两只牛铃铛般的大眼睛里,也冒出了咄咄凶光,“没人要小娘皮!他不想认你,跟某家何干?居然敢辱及老子的先人。老子今天不把你按在地上,先奸后杀,杀了再奸,老子就不姓呼延!”

    说着话,把横刀一摆,就准备上前行凶。还没等横刀与角弓发生接触,忽然间,身背后传来了一声低低的道唱,“无上太乙度厄天尊!呼延寨主,光天化日之下,你居然心里生出如此歹毒的念头,你就不怕苍天有耳么?”

    “找死!”呼延琮猛地拧身,原本劈向青衫少女的刀光在半空中迅速拐了个弯,闪电般劈向了声音来源。

    今天的事情实在不顺,好不容易能杀了二皇子,向凤翔侯家交差了,半路上忽然杀出来一个不讲道理的少女。看在她跟杨重贵身后那个红衣女子长得依稀有几分相似的份上,自己对她一让再让,她却恶言恶语诅咒呼延家的祖宗八代。自己受气不过,说了一句狠话,本以为除了即将死掉了二皇子石延宝之外,不会有第三个人听见。却万万没想到,不知什么时候,自己身后又冒出了鬼魂一般的老道士来!

    然而无论老道士是真鬼也好,假鬼也罢,既然他把呼延大爷的丢人行为给看在了眼里,呼延大爷就只好送他跟二皇子一起上路。想到杀掉老道士,就能避免落下一个欺负女人的恶名。呼延琮将横刀挥得更急,半空中劈出寒光数道,道道不离先前喊话者的身体。

    “无上太乙度厄天尊!”喊话者是个干瘦的道士,穿着一身淡灰色的长袍,两只长袖如同一双徜徉于花丛的蝴蝶般,伴着刀光上下舞动。一边跟呼延琮交手,他还能一边分出神来跟青衫少女抱怨,“你这不孝的徒儿!连招呼都不打,就一个人四下乱跑。好歹为师来得及时,否则,真的被这黑碳头污了名节,你岂不只能跟着他上山,去做个压寨夫人?”

    虽然是在教训徒弟,呼延琮青紫色的脸上,却被羞得差一点儿要渗出血滴来。“你个贼老道,休要血口喷人。老子,老子先前只是说两句气话,老子乃北太行二十七寨总瓢把子,才不会干此等伤天害理的事情!”

    “多少寨?”老道忽然语风一转,瞪圆眼睛追问。

    呼延琮被问得眼神一乱,本能地大声回应,“二,二十七。不,前几天折了两个寨主,合并之后,只剩二十六,不对不对不对,是二十五,啊——!”

    只听“当啷!”一声脆响。他手中的横刀居然被老道士用袖子给卷飞了出去,落在石头上,火星四溅。

    “无上太乙度厄天尊!”如一头展开双翅的仙鹤般,老道的身体飘然后退。站在距离呼延琮半丈远的一块山岩顶端,背负着双手劝告,“呼延寨主,暗室亏心,神目如电  窃窃私语,天闻若雷。你良心未泯,何不早日自脱污浊?莫非真的要世世代代,永远为贼么?”

    “你个老不死,今日老子不跟你一般见识。咱们高山流水,后会有期!”呼延琮羞得以手掩面,根本没心思再做纠缠,掉头便逃。身体三纵两纵就从山坡上跑了下去,转眼在乱石怪树后失去了踪影。

    “师父,抓住他。抓住他交给我阿爷砍了脑袋示众!”青衫少女仍然觉得不解气,跳上前,抓住老道士的衣袖,不停地摇晃。

    “嘶——!嘶——!你轻一点儿!”先前还满脸仙气的老道士,顿时皱起了眉头,呲牙咧嘴,“你个不孝顺的东西,师父都多大年纪了,怎么可能追得上他?况且人老不逞筋骨只能,今天若不是他多少还要点儿脸皮,咱们师徒全得躺在这儿!”

    说着话,迅速从青衫少女手中挣脱出袍袖。对着阳光轻轻一举,只见两条宽大的博袖上,到处都是大大小小的窟窿。一双干瘦的小臂上也布满了无数条细细的刀痕,血珠一粒接一粒正往外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