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乱世宏图 > 第五章 迷离 (七)
    第五章  迷离  (七)

    “毒蘑菇不是我丢下的!”一提到六当家余斯文,李晚亭心中就涌起深深的内疚。跟此人搭档了多年,即便对方是他养的一只小狗儿,彼此之间也不可能没有丝毫感情。更何况,六当家余斯文还在无数场战斗中,一次次护住了他的脊背?“下毒的肯定在追兵里边,不是我。我原本打算带着你逃出河东。但是他们追得太紧了,我不得不采用第二套方略!”

    “第二套方略,就是让我死掉,然后把弑君的罪名,按在刘知远头上!”小肥一瞬间,恍然大悟。手中石块举起来,牙齿咬得咯咯作响。“反正只要我死了,你就可以回去交差了。身份真假并不重要!”

    自己根本不是二皇子,这点,自己已经解释过无数次,也没有人比瓦岗众豪杰更清楚。而七当家李晚亭,却依旧想要自己的命。只为了能够向汉王刘知远栽赃,只为能向他的主人摇几下尾巴!这些所谓的英雄豪杰,怎么一个赛过一个卑鄙无耻?

    “你就是真的,别再说瞎话了,二皇子殿下。事到如今,你还想能骗得了谁?”李晚亭被戳破了心事,难得地脸色发红。不敢与小肥的目光相对,他像受了伤的野狗一样,嘴里发出低低的咆哮。“早在刚刚把你救回来时,我已经就开始怀疑了。大当家更是,第一眼就看出你出身不凡。否则,我们一群山大王,跟你一介凡夫俗子发哪门子善心?!”

    “我还以为你跟吴大当家不是一路人!”浑身上下最后的力气也别抽走,小肥身体一软,高举着的石块缓缓放下。“我还以为你是个英雄,像传说中的秦琼、程咬金他们一样,是个真正的英雄。你们根本不配叫瓦岗寨,一点儿都不配!”

    “老子是永兴军的大将,要不是身负使命,谁稀罕做个山贼!”李晚亭被说得气急败坏,举着刀向前迫近两步,声嘶力竭地咆哮,“别想再拖延时间,落到刘知远手里,你肯定生不如死。赶紧现在在就自己从悬崖上跳下去,一了百了!快跳,好歹能落个全尸。别逼老子用刀子砍你......!”

    “那就一起死!”小肥要的就是这个机会,手中两块石头,同时砸向李晚亭的面门。后者猝不及防,赶紧用横刀格挡,“当!”“当!”两声,石头落地,横刀也被咂崩了刃,彻底变成了一把锯子。

    “一起死!要死一起四!”小肥像疯了一般,瞪着通红眼睛,双手去揽李晚亭的腰。小苏死了,其他几个他连名字都没记住的豪杰也都死在了此人手里。自己如果不拉着此人一起下地狱,怎么对得起那些先走一步的弟兄?

    “愣着干什么,还不上前帮忙!”李晚亭被逼得手忙脚乱,一边快步后退,免得被小肥抱住自己,同归于尽,一边大声向小头目邵勇吩咐。

    “去死!”小头目邵勇微微一愣,大喊着横刀扑了过来。雪亮的刀光在半空中画出一道弧线,只奔少年人脖颈。

    “当啷——!”忽然又是一声脆响,第三块石头从半空飞来。将邵勇手中横刀直接砸成两段。有个漆黑色的身影凌空扑下,飞起一脚,将此人踹下了断崖。

    “啊——!”小喽啰邵勇惨叫着下坠,不知所踪。黑色的身影稳稳落地,看着满脸难以置信的李晚亭,撇嘴冷笑:“看什么看,又不是没见过?某家本以后自己已经够不要脸了,今天才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你,你.....”李晚亭指着从天而降的黑衣人,快步后退,“呼延琮,你不是输给杨重贵了么。你怎么还有脸追过来?”

    “我输给了杨重贵,不是输给了你!”呼延琮缓缓向前逼近了一步,恶狠狠地回应。“至于你,现在就逃。如果某家收拾完了这臭不要脸的,你已经逃得没影了,某家绝不继续追赶。如果你自己累趴下跑不动了,被某家追上。那就别怪某家没给你机会!”

    后半句话,明显是对小肥说的。令少年人顿时感觉眼前发生的一切,都好像是在梦中。然而很快,李晚亭嘴里发出的咒骂声,就提醒了他。让他知道,自己的确行走在现实世界里,如果不抓住机会,就只有死路一条。

    不再管李晚亭的死活,他果断地转身,以最快的速度向山坡的另外一侧逃去。躲开刘知远的人,躲开来历不明的七当家李晚亭,躲开此刻救了他的命,又随时准备杀掉他的呼延琮,沿着悬崖和断壁的边缘,夺路狂奔。

    他们都想让他死。他们都在欺骗他,谋害他。自打他从昏迷中醒来,整个世界就一片漆黑。除了偶尔几点火星之外,几乎没有任何光明。而如今,最后这几点火星,有可能也都是鬼火。

    大当家是个见利忘义的小人,七当家是个阴险狡猾的魔鬼,看似飘然除尘的杨重贵,是个只知道讨好上司的屠夫,至于韩重赟和宁婉淑,小肥现在不敢去想他们所表现出来的善意里,究竟还有几分属于真实?

    数不清的怪石乱树,从他身边一闪而过。一道又一道悬崖断壁,冲着他张开血淋淋的大口。他迈动双腿,在死亡的边缘快速奔跑。周围一片黑暗,但眼睛却始终未曾放弃光明。

    忽然间,有座黑色的铁塔,挡在了他面前。

    路断了,呼延琮杀掉了李晚亭,追上来拦住了他。

    “小子,你的命真的很差!”略带着一点愧意,此人高高地举起了抢来的横刀,“认命吧!来世切莫再生于帝王家!”

    “休想!”猛地一闭眼,小肥迎着刀刃向对方扑了过去。

    没人能让他引颈就戮,哪怕是武艺高了他十倍的呼延琮也不能。几个月的山寨生活还教会了他最后一件本事,拼命。即便拼了命也赢不过,至少,他也能溅对方一身血。

    然而,呼延琮的横刀,却没有劈在他的身上。因为就在他已经彻底绝望的那一瞬间,有三支雕翎羽箭,忽然从侧面朝此人射了过去。“黑大个,你答应过杨大哥的。你到底要不要脸?!”

    含愤而喊出的斥骂,当然不会太动听。然而这一刻,小肥却如闻天籁。

    踉跄着停住脚步,睁开眼睛。他看到这辈子最美丽的一道风景。

    有个身穿淡青色衣衫的女子,拉满了一张空荡荡的角弓,对着呼延琮。

    修身细腰,长发和衣袂在山风中飘舞,眉目如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