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乱世宏图 > 第五章 迷离 (四)
    第五章  迷离  (四)

    沿着烟与火的边缘夺路狂奔,好几次差点就被野火给团团包围。在变成一堆烤肉干之前,小肥等人终于焦头烂额地脱离了险境,蹲在一处天然形成的洼地中,吐着舌头下像狗一样喘粗气。

    风是由西南往东北刮的,所以蹲在这里,不用担心被野火追上烧死。而树林中滚来滚去的浓烟,也限制了杨重贵调集大军来拉网搜索的可能。他们现在唯一需要担心的,就是杨重贵和他的那位将门虎女夫人。如果二人不顾被烧死的危险追上来,十二名,加上小肥一共十三名瓦岗豪杰,没有丝毫胜算。

    “殿下,喝水!”一名年纪二十出头的瓦岗喽啰,从腰间摸出一个干瘪的皮囊,主动送到了小肥嘴边上。

    他自己的嘴唇,也被野火烤得全是裂口。但是他的眼睛中,却不带半点儿虚伪。小肥就是二皇子,刘知远是个大奸臣,试图抓了殿下去威慑其他诸侯。而大伙,此时此刻是全天底下最勇敢的忠义之士,比戏台上唱的那些忠义之士还要勇敢十倍。

    “我不渴,你自己先喝吧!”被对方期待的目光,看得心里直发虚。小肥舔了舔嘴上的血丝,将水囊又推了回去。

    “不脏,真的不脏!”小喽啰显然感觉受到了蔑视,红着脸将水囊收回来,用衣服上最干净的地方,反复擦拭囊口。“我每次喝完都会擦干净,今天早晨还特意好好洗过一遍.....”

    他的声音,被小肥用动作打断。后者笑着将水囊抓了过去,仰起脖子,“咕咚咕咚”先干掉了一大半儿。然后用用自己的衣角把水囊口擦了擦,笑着递了回来,“别说了,咱俩一人一半儿!喝吧,喝饱了,才有力气继续赶路!”

    “嗯!”有一抹幸福的笑意,从喽啰脸上绽放出来,暖得就像头顶上的阳光。接过水囊,他大口大口地喝着,如饮琼浆。

    其他几个喽啰则满脸羡慕地看着此人,非常后悔自己怎么没先把水囊递给二皇子。那可是注定要当皇上的人啊,能跟他用一个皮囊喝水,回家乡后这辈子都可以始终抬着头。虽然,虽然从他爷爷石敬瑭开始,大晋朝的皇上就没干过什么正经事!

    “大当家,下一步咱们去哪?”六当家余斯文的声音从洼地的边缘处传了过来,瞬间打断了众人的幸福。“这里距离汾河太近,火势持续不了太久。赶在浓烟散了之前,咱们得抓紧时间跑得远点儿。”

    “大当家?六叔,你是问我吗?”小肥激灵灵打了个冷战,从地上跳起来,举头四望。这里,按照原来的座次,没有人比六当家余斯文本人更高。所以,大当家这个头衔,只可能是自己。

    众人把性命交给了他,等着他带大伙走一条光明大道。而此刻周围入眼的,却只是一片片连绵无际的树林。小肥自己现在连东南西北都分辨得很勉强,突然之间,怎么可能决定该去哪?

    可如今之际,再愚蠢的决定,也好过不做任何决定。加上他自己一共有十三个人,谁也没带干粮,手中拿的也全是短兵器。如果不早点儿走出树林,找到一个可以安歇的地方,即便杨重贵没追上来,大伙早晚也得活活饿死。

    “刚才放火的那些人,也不知道是谁?”看到小肥满脸茫然,七当家李晚亭低声提醒。“如果你跟他们认识的话......”

    “我也不知道是谁放的火!”小肥迅速摇头,苦笑着打断。

    脱身的机会来得太突然,以至于他到现在,还唯恐自己是在白日做梦。而他的救命恩人们,却在他刚才急着逃命的时候,悄然无息地失踪了,从头到尾,也没给他说一声谢谢的机会。

    “会不会是那个傻大姐儿,韩重赟那小子使用美男计,迷晕了她。然后她就为了搏美男一笑.....”余斯文的思路很开阔,很快就描述出了一个众人都喜闻乐见的香艳场景。只是男女角色对调了个,令所有人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肯定不是!”小肥皱着眉头打断,“她很少下马车,即便下来透气,通常也都跟杨夫人在一起。怎么可能有时间去搬救兵?况且他阿爷是刘知远的铁杆儿心腹,也不可能出手帮我!”

    “这倒是啊!再女生外向吧,她的家里头长辈也不能由着她胡闹!除非,除非.....”余斯文搔着自家后脑勺,小声附和。新配发的铁盔稍微有点儿重,他戴着很不舒服。但是即便在刚才差点儿葬身火场的时候,他也没舍得将铁盔摘下来扔掉。

    这东西防护力还在其次,关键是很打扮人。无论是谁带上一顶,都立刻从江湖好汉变成了正经的官老爷,从百汇穴一直到涌泉穴,都透着股子骄傲。

    “是不是那呼延琮?输给了杨重贵一次,还不甘心?”先前跟小肥分享水囊的那名瓦岗豪杰想了想,犹豫着提醒。

    “八成是,那个人一看就不是轻易认输的主!”

    “那他何必救咱们?”

    “先救了,然后把二皇子,把大当家抓走,然后再杀人灭口!”

    .....

    其他人恍然大悟,七嘴八舌地议论。

    从西南方吹过来的春风,瞬间就变得料峭无比。吹得人心里头凉凉的,脊背和额头等处也是一片冰冷。

    如果刚才是呼延琮出手的话,大伙相当于才离开了虎穴,就又奔向了狼窝。而那头老狼,还领着一群狼子狼孙,在旁边乐呵呵地看着大伙自投罗网。

    河东是刘知远的势力范围不假,可刘知远的控制力只限于城市和平原。到了地势险要陡峭的山区,就是绿林豪杰们的天下。

    这年头,官府做事情,往往还没绿林好汉讲道理。所以许多绿林好汉在山区,就相当于老百姓头上的官府。即便做不到共同进退,至少,让百姓们主动替他们做眼线,通风报信不成问题。

    而那些家住山区的庄主、寨主们,暗地里更是跟绿林道上有着千丝万缕的牵连。交保护费买庄子平安,出钱请好汉们出马对付仇家,甚至自己主动去扶持一伙山贼,以便随时用来做一些见不得光的买卖。

    俗话说,同行皆冤家。对于绿林中的那些门道,瓦岗众豪杰全是内行。而正因为是内行,他们才会不寒而栗。

    先前落在刘知远手里,好歹大伙能借助小肥的二皇子身份将风险拖延一二,令对方不至于明着动手杀人。而遇上了做人头生意的呼延琮,大伙连拖延的机会都没有,只能拎着刀子拼命!

    “不会是呼延琮!”正当众人被自己的想象吓得脸色发白的时候,小肥却又摇摇头,低声否认。“呼延琮是受了别人的委托来对付我,死的活的没太大差别。这里又距离太原没几步路了,他生擒了我,反而很难从容脱身。所以刚才如果是他的话,根本没必要发箭阻拦杨重贵,直接一箭把我射死了,岂不是更好跟委托人交割?!”

    “这倒也是哦!”众瓦岗豪杰纷纷点头,包括六当家余斯文和七当家李晚亭,都觉得小肥的分析很是在理。

    大伙以前在瓦岗寨白马寺时,很少动脑筋考虑问题。遇到麻烦要么由大当家吴若甫一言而决,要么等着二当家宁采臣运筹帷幄,其他人只管躬身领命就是,何必明知道自己不擅长此道还要瞎操心?!而现在,失去了当初的那两个主心骨,大伙才突然发现自己有多笨拙。居然还没一个半点小子心细,更不知道接下来的出路到底在何方?

    “是福不是祸,是祸日子也得过!”六当家余斯文忽然朝身边树干狠狠踹了一脚,震落干松塔如冰雹般掉落。“既然不是呼延琮,那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咱们自己向南走,救命恩人如果想好人做到底,肯定还会主动过来联络咱们!”

    “那也是!吉人自有天相!”七当家李晚亭也不忍心眼睁睁地看着大伙的士气一寸寸降低,笑着大声附和。“不知道怎么走就往南走。越往南,距离刘知远那老王八越远。大伙也就越安全!”

    这是没办法的办法,总好过蹲在原地等着追兵来捉。众人朝小肥看了看,见他没有反对到底意思,便纷纷起身。

    春天已经来了,树梢头隐隐已经有了绿色的痕迹。所以大致方向倒也不难分辨,朝着树顶上绿色较浓的那边走,自然就离北方的太原城越来越远。

    两个多时辰之后,他们饥肠辘辘地在某个避风的土沟里停了下来。浓烟已经被甩得很远了,耳畔也再没有了追兵声和流水声。按照七当家李晚亭判断,如果大伙没迷失方向的话,如今已经脱离了汾州府治下。再坚持走三到四个时辰而不遇到截杀,极有可能在后半夜,活着走进吕梁山区。

    进了山区之后,大伙的生存机会就更多。甚至可以找个废弃的道观或者寺院安顿下来,继续干老本行。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他们没遇到其他绿林好汉,或者老虎、狗熊这类的大型猛兽。

    “你们留在这保护大当家,顺便动手生个火,我去找点儿吃的!”七当家李晚亭蹲在地上喘息了片刻,挣扎着站起身,对着大伙吩咐。

    “我也去,剩下他们几个已经足够了!”六当家余斯文想了想,也晃晃悠悠地站起来,晃晃悠悠地走向李晚亭。

    他们两个武艺最高,山间讨生活的经验也更丰富。不一会儿功夫,就带着一头狍子,几只山鸡,还有两大捧早已风干的蘑菇走了回来。

    其他众豪杰早已升起了篝火,众人围着火堆,七手八脚。很快,就将狍子处理干净,架在了火上。然后用几顶头盔当作铁锅,丢进山鸡肉、蘑菇和刚发芽的野葱去熬汤。

    经历了一个冬天的风吹,柴禾干得厉害,烧出来的火头极硬。很快,头盔里的烫汁便开始翻滚,将浓浓的香气,送进了每个人的鼻孔。

    “好汤!”六当家余斯文到向阳处找了块表面挂着白霜的石头,丢进自己面前的铁盔里煮了煮。然后用刚刚拿木头削成的勺子舀了一些,放在嘴巴喝了一小口,满脸陶醉。“刘知远老王八可真会挑地方啊,河东山西,易守难攻的金窝窝。就是连这山野里头,都到处藏着吃食。咱们爷们只要耐得住寂寞,随便找个山沟沟蹲上一辈子都不成问题。他们谁爱做皇上谁尽管去做,跟咱爷们儿没关系!”

    话虽然说得痛快,他的眼睛,却有意无意又落在了小肥的脸上,“我说大当家,你到底什么时候能想起自己是谁来啊!算了,算我没说,你不要急,喝汤,喝汤!”

    说着话,他就把木头汤勺,往小肥眼前递。却不料小肥忽然跳了起来,一巴掌就打翻了汤勺。紧跟着,接连出脚,将几顶铁盔里的鸡肉蘑菇汤全部踢翻在火堆上,红星乱溅。

    “小肥,你疯了!”众人被吓了一大跳,顾不上心疼肉汤,赶紧上前将少年人紧紧抱住。又犯病了,早不犯,晚不犯,偏偏这时候犯。六当家也是,明知道他想不起自己是谁来,老刺激他干什么?!

    “六叔,六叔!”怀中的“病人”小肥,却不肯躺下休息。一边奋力挣扎,一边声嘶力竭地叫喊:“六叔,赶紧吐,赶紧抠嗓子眼儿,吐汤。这不是普通蘑菇,这是‘和尚打伞’,一朵蘑菇能毒死两匹马!”

    “啥,怎们可能?我这可是....”余斯文根本不相信,皱着眉头低声辩解,“可是上好的松蘑,从小吃了半辈子.....”

    话音未落,他的嘴巴已经无法合拢。有团亮亮的口水,顺着嘴角淅淅沥沥拉出老长。

    “六当家!”众豪杰见状,再也不顾去抱着小肥。一个个冲上前,抱紧摇摇欲倒的余斯文,泪流满面。

    “去,都别愣着,赶紧帮他抠嗓子,把肚子里所有东西都吐出来。然后再让刚才那种带着白霜的石头,洗了盐水给他往肚子里灌!”关键时刻,小肥忽然又变得无比镇定。狠狠踢了地上的铁盔一脚,大声命令。

    有几天前救韩重赟的先例在,众人谁也不敢质疑他的权威。手忙脚乱地跑去找石头和清水,然后朝着余斯文的肚子里猛灌。

    接连灌了几大盔冷水,余斯文终于吐无可吐。顶着一脑袋红色的毒包睁开了眼睛,喃喃地道:“我,我这是上好的松蘑。吃,吃了大半辈子,怎么可能认错。你,你小子,赔,赔我一锅好汤!”

    说着话,头一歪,再次昏睡过去,呼噜声打得山响。

    众人又是心疼,又是高兴,一个个蹲在地上抹眼泪儿。唯独小肥,用一根顶端被烧焦的木棍,在蘑菇的残骸上翻了又翻,半晌之后,走到七当家李晚亭身边,低声问道:“七叔,这蘑菇是从哪捡来的?不太对劲儿啊!大冬天刚过去,照理,林间很难见到蘑菇!”

    “啊?”李晚亭如梦方醒,跳起来,手按刀柄四下张望。“是他奶奶的不对劲儿。这蘑菇躺在向阳的地方,密密麻麻一大片。我先前还跟你六叔还说呢,你福大命大造化大,菩萨专门派山神爷给你送蘑菇来了。谁想到来的不是什么山神,是阎王老爷!”

    说罢,他快步冲到地势相对高耸的位置,扯开嗓子,朝着周围大声咆哮:“谁故意祸害老子,有种出来,跟老子一决生死。下毒害人,藏头漏尾,算什么好汉?”

    “好汉,好汉——!”回声与松涛来回激荡,除此之外,四下里却没有任何其他动静。送蘑菇的阎王爷躲起来了,躲在隐蔽处,冷笑着盯着大伙,随时准备布置下一道陷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