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乱世宏图 > 第四章 扑朔 (六)
    第四章  扑朔  (六)

    “不可......”郭允明到了此刻,才在数十名“汉军”骑兵的团团保护下,姗姗来迟。看到杨重贵居然答应与呼延琮策马斗将,赶紧扯开嗓子大声阻止。

    无论最后的结果是输还是赢,拿“二皇子”做赌注,都不是妥当之举。过后传到汉王刘知远耳朵里,作为当事人之一,他郭允明也少不得吃挂落。

    然而,四下里震耳欲聋的呐喊,却将他的声音彻底埋葬。绿林豪杰们不愿意再打下去了,随行护驾的大部分“汉军”骑兵也早已精疲力竭。能用“斗将”的方式,结束这场短促且惨烈的遭遇战,符合敌我双方大部分人的利益。而在战斗结束之前,能看到一场精彩的高手对决,更是可以最大程度冲淡众人心中失去袍泽的哀伤。

    “大当家,大当家,大当家......”

    “杨将军,杨将军,杨将军......”

    观战的将士,无须任何人协调指挥,就自动分成了泾渭分明的两支,给各自心目中的英雄呐喊助威。

    黑脸的呼延琮,是北方绿林道上首屈一指的英雄豪杰,各山各寨都有不少喽啰听说过他的大名。而杨重贵在刘知远麾下的骑兵当中,也拥有数不清的崇拜者。

    这得益于他们各自的家世和人生轨迹。呼延琮的父亲、祖父、曾祖父,都是绿林大豪,占山为王的时间,可以逆推到黄巢乱唐。他自己,更是出类拔萃。自从十六岁接替受伤而死的父亲为寨主之后,短短八年时间,见契丹打契丹,见大晋打大晋,见到前来占便宜的绿林好汉也毫不手软。将整个山寨带得蒸蒸日上。方圆几百里内,人人听了他的绰号都要挑一下大拇指。

    而杨重贵的父亲、祖父和曾祖父,也都是军中数得到的悍将。虽然他的祖父和父亲,都先后曾经接受过契丹人的官职,但这年头,连皇帝石敬瑭都能拜比他小若干岁的耶律德光当义父,杨家的那些不光彩历史,完全可以被其英俊的形象和高超的身手所掩盖!更何况,自打投靠到刘知远麾下以来,杨重贵本人每战必先,斩将夺旗无算,早就博取了军中第一枪的美名!

    “咚咚咚咚咚......”唯恐自家助威声比不过别人,有机灵的喽啰果断敲响了羯鼓。将在场所有人刺激得热血沸腾。(注1)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骑兵中的号手们,则以激越的画角声回应。与对手相较,他们更懂得如何推动气氛。毕竟,平素训练时为了让将士们不觉得过于乏味,军中经常进行各类比试,策马对决,就是其中之一。

    只不过,平素大伙比试时,长枪都去了铁头,并且顶端还裹着厚厚的毛毡子。而今天,呼延琮和杨重贵两人手中的兵器,却都寒光四射。

    眼看着,两匹相向奔行的战马,彼此间距离越来越近,越来越近,朴头枪与马槊相对指向两位武将的胸口,不晃不避。羯鼓声瞬间就紧张得失去了节奏,“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如狂风暴雨。画角声也忽然高亢入云,“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若万龙齐吟。

    二十步,十步,五步。“看招!”呼延琮猛地发出一声断喝。身体侧拧,右手前伸,左手平端,丈八长朔如毒龙般刺向对方左肩。

    “受死!”仿佛与他心有灵犀,杨重贵也在策马前冲的同时,果断拧腰伸臂,掌中朴头枪宛若闪电,径直挑向了对方的面门。

    “啊——”胆小者吓得猛地闭上了眼睛,胆大者嘴巴张得足以塞进一颗鸡蛋。然而,他们预料中的血肉横飞场景却根本没有出现。呼延琮的长朔被杨重贵在最后一刻躲过,徒劳地留下一团乌亮的寒光。而杨重贵的朴头枪,也被呼延琮用一个利落的低头动作闪开,半空中只荡起一团银色的虚影。

    “小心!”二马刚刚错镫,呼延琮立刻大叫收肘。以槊纂为锋,槊锋为纂,倒着寻找杨重贵的脊梁骨。

    杨重贵则迅速转身,用一记干净的海底捞月,将倒刺过来的马槊挑开,随即,长枪变成了一条鞭子,由单手轮将起来,抽向对方的脖颈,“呜——!”“着打!”

    风声至,断喝声亦至。呼延琮没想到对方膂力如此之大,招数如此之奇。赶紧藏颈缩头,身体贴向战马。

    锐利的寒风擦着他头盔尖端飞过,将一缕盔缨扫得飘荡而起,红灿灿晃花了人的眼睛。下一个瞬间,有一条黑色的钢鞭自他的肋下盘旋着飞出,挂着呼啸得寒风,砸向了杨重贵的战马屁股。

    “当啷!”电光石火间,杨重贵用左手挥动一支铁锏,护住战马,将钢鞭磕落于地。双方的战马以极高的速度,彼此分离。转眼间,各自跑出了四十余步,然后随着两声愤怒的咆哮,马头盘旋,马尾飞舞,再度面对面开始对冲。

    “大当家......”

    “杨将军......”

    呐喊声此刻才重新响起,伴着如雷的鼓声和画角长吟,双方将士一个个都紧张得满脸通红。眼睛瞪圆,双拳紧握,再也不肯错过每一个精彩瞬间。

    数千道热烈的目光之下,两匹战马咆哮着相遇。马背上的二人又各自出手两次,然后迅速分开。杨重贵被长槊上的力道震得膀子发麻,呼延琮则被对方屡屡出乎意料的奇招,逼得哇哇怪叫。

    双方的将士,也各自使出浑身解数,拼命给自己一方的代表加油鼓气。唯恐喊的声音小了,或者鼓点儿被画角声给盖过,就导致自家这边的出场者,不幸输给别人。

    此刻他们当中大多数人心中的赌注,也早已不是那个躲在马车中,鼻青脸肿的二皇子。而是“河东节度使大营”和整个“太行山绿林”的脸面。无论哪一方,都不希望自己这边落入下风。

    杨重贵和呼延琮,则策马再战。第三个回合,第四个回合,第五个回合。当两匹宝马第六次开始对冲的时候,杨重贵的额头上明显出现了汗珠,原本白净的面孔,也好像涂了一层厚厚的胭脂,比带兵赶回来的宁婉淑看上去还要娇艳。

    呼延琮的脸色黑,看不出太多的变化来。但是嗓子却已经“劈”了,发出的声音宛若破锣。“我要你好看!”他喘着粗气,低低地叫喊。手中长槊平端,身体摇摇晃晃,仿佛随时都会自己掉下马背。却在两次幅度较大的摇晃之间,悄悄地又用左手,将另外一根钢鞭藏在了槊杆之下。

    “小心——!”“汉军”观战的将士中,有人目光锐利,已经发现了对方的上场者在使诈。果断地扯开嗓子提醒。

    但是,大多数的人,却因为距离远,或者看得太投入,什么都没发现。只顾继续扯着嗓子,挥舞手臂,大喊大叫。将零星的提醒声,完全给吞没在震耳欲聋的助威声里。

    注1:羯鼓,据传为羯族传统乐器,两面蒙皮,中间收腰,便于携带。唐朝时广为流传,多做乐器和战时鼓舞士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