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乱世宏图 > 第四章 扑朔 (三)
    第四章  扑朔  (三)

    “回去!”郭允明的身体晃了晃,扭过头来大声命令。

    被小肥一句话揭了老底儿,他却没功夫跟对方斤斤计较。拨转坐骑,直奔身后不远处的木桥。先挥刀砍翻了两名堵在桥头惊慌失措的兵卒,随即,举起血淋淋的刀锋,大声喝令:“各都将士,以番号顺序,逐次通过。争路者斩!迟疑不前者斩!临阵脱逃者斩!过桥后不听从指挥者,斩!”

    一口气说了四个斩字,挥落刀锋,转身而回。紧跟着,低沉的号角声就在马车旁响了起来,“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将主帅的决断,瞬间传遍河谷两岸。

    拥挤不堪的木桥上,秩序立刻为之一肃。各都兵卒迅速想起了自己的番号,或者加速冲过桥面,或者将坐骑和身体贴在了护栏上,为其他袍泽让开了道路。

    已经过了河一众将士,也在几个都头们的组织下,陆续稳住心神,将蜂涌而至的山贼草寇顶离桥头。他们都是受过严格训练的精锐,单独拉出来任何人的战斗力都比前来偷袭的对手高出了数倍。很快,就在桥头到马车之间,清理出来了一个六丈方圆的空心军阵,将小肥和他身边的一众瓦岗豪杰们,虚虚地圈在了中央。

    “赶紧回车里去!你刚才说得对,来者不是个善茬子!”又挥舞着血淋淋的钢刀巩固了一下防线,郭允明再度大声命令。

    “没事儿,他们的最后目标才是我!”小肥冲着他笑了笑,没心没肺地说道。

    这几天耳朵里灌满了石敬瑭、张从训和李存信等人当年的辉煌战绩,令少年人对行伍之事兴趣大增。正梦想着将来若是有机会,一定要去战场亲自感受一番,对面的“救驾者们”们,便给他送了个大枕头来!

    敌军的人数众多,但组织非常混乱。很有可能,不是来自同一座山寨。不知道是哪位节度使花费了巨大血本儿,居然能将他们全都捏合在了一起,共同来营救即将落入虎口的“二皇子”。

    反观“自己”这边,军容军纪就好出许多。只凭着几个来回纵横驰骋的骑阵,就令对手轻易无法靠近桥头。只是骑阵的厚度,实在太单薄了些。并且每每将冲上前的敌军杀退一次,就会变得愈发单薄。

    “这样下去,恐怕抵挡不了多久!”完全以局外人身份,小肥暗暗地得出结论。不是内行,但好歹也算曾经得到过瓦岗二当家的嫡传,他相信自己的判断与事实相差不会太原。。

    “殿下,我叫你回去!你到底听见没有?!别自作聪明。”正看得高兴,却又听见郭允明的声音传了过来,如寒冬时节的乌鸦一般噪呱,“这里距离太原不过六七天路程,即便他们这次侥幸得手,也很快就会被汉王再派兵追上。到时候,难免玉石俱焚!”

    机会如此难得,并且非常有可能是这辈子最后一次。小肥怎么肯依照他的命令躲回车厢?只是将胖胖的身体往门内缩了缩,用铜盆挡住自己的胸口和小腹,摇着头道:“我原本也没指望他们能够得手啊。但看热闹的不怕事儿大。你们两家打得如此热闹,要是连个喝彩的都没有,那多没意思?”

    “你.....”稍稍愣了片刻,郭允明才终于正确理解了小肥此刻的心态,恨得咬牙切齿,“你倒是看得开!但也别高兴得太早。,坐山观虎斗,得有坐在山顶上的实力。而你此刻不过是一块肉......”

    他的后半句话,被一片潮水般的叫喊声迅速吞没。有一个黑褐色脸孔的山大王领着数十名骑着高头大马的绿林好手,终于将“汉军”的防线冲开了一道血淋淋的口子。一边继续向马车突进,一边扯着嗓子大声呼唤,“殿下,殿下在何处?俺呼延琮来救你了!”

    他身后,则是更多的绿林好汉,或者骑马,或者步行,透过刚刚杀出来的缺口,如潮水般汹涌而前。“殿下,殿下在何处?我等奉命前来救驾!!”

    “救驾,救驾!殿下勿慌,我等来了!”

    ......

    “不要回应他们!”唯恐小肥主动向对方靠拢,郭允明用身体挡在车门口处,大声提醒。

    话音刚落,他身后猛然响起了六当家余斯文那特有的公鸭嗓儿,“殿下在这儿,赶紧过来接殿下离开,殿下这些日子天天盼着你们!”

    “去死!”郭允明暴怒,回手一刀劈向余斯文。却看见对方早已将坐骑拨开了数尺,手中短斧指着自己,满脸得意。“这就是二皇子殿下,尔等小心,切莫伤了他!!”

    “呀——!”鼻梁骨末端猛然传来一阵酥麻,郭允明立刻意识到危险,身体果断一翻,甩开一只马镫,坠入坐骑肋下。紧跟着,数十支黑漆漆的羽箭从天而降,把他的战马射成了一只刺猬。

    “蠢猪!老子就知道你们没安好心!”根本不管郭允明的死活,瓦岗七李晚亭策动坐骑,大骂着扑向了正在往弓臂上搭第二支羽箭的山贼们。手中漆枪在半空中挥出了一团浓密的乌光。

    二十几步的距离,战马只需要两个纵跃。黑脸儿山大王呼延琮来不及瞄准,只好匆匆地将羽箭朝着李晚亭的战马射来。瓦岗七当家李晚亭只是轻轻压了下枪纂,就用枪身将羽箭磕得倒飞而出。紧跟着,枪锋迅速回归原位,如怒蛟般,直刺对手的胸口。(注1)

    “来得好!”电光石火间,山大王呼延琮丢下骑弓,从马鞍下抽出一根黑漆漆的钢鞭,向上猛撩。“当啷!”李晚亭手中的漆枪被撩开了数尺,三尺枪锋带着四溅的火星,砸在一名山贼的肩膀处。将后者从马鞍子上直接砸了下去,然后被陆续冲过来的战马直接踏成了肉泥。

    “点子扎手,别恋战!”李晚亭用力控制住手里不断颤抖的漆枪,从呼延琮的身边急冲而过。在二马错镫的瞬间,他完全有机会用枪纂尝试着再给对手来一记狠招。然而,两臂处传来的阵阵酸麻,却非常清晰地提醒了他,千万不要再去冒险。

    一旦枪纂再被对方用钢鞭磕中,他根本没有把握确保漆枪不直接飞上天空。那样的话,接下来的战斗中,他就变成了徒手冲阵,结果肯定与自杀差不多。

    根本无须他来提醒,跟在他身后冲过来的几名瓦岗豪杰,也早就从钢鞭和漆枪碰撞的声音里,判断出黑脸汉子是个万人敌。纷纷于疾驰中,将战马拉偏方向。一个接一个,自钢鞭的攻击范围之外,突入敌阵,掠起一道道猩红色的血光。

    对付普通喽啰,他们的本事绰绰有余,三两下,就将对黑脸山大王身后的同伙冲了个七零八落。

    那黑脸山大王,却根本不管自家手下儿郎的死活。策马抡鞭,直扑正在血泊中的挣扎着往起爬郭允明。嘴巴里依然大声高呼“救驾!”,黑漆漆的鞭身,却恨不得立刻打烂目标的头颅。

    “拦住他!”“休得张狂!”“住手!”郭允明的亲信们,纷纷策动坐骑,封堵黑脸山大王呼延琮的去路。却被呼延琮或者用钢鞭逼开,或者一鞭抽落于马背之。

    骑兵作战,往往一到两招就分出生死。即便分不出来,最多三招过后,两匹战马也会交错而过。接下来的战斗,则就要交给彼此身后的同伴,与双方都没有了任何关系。

    说时迟,那时快,转眼间,黑脸汉子面前,就没有了任何阻挡,乌漆漆的钢鞭高高地举起,借助战马的冲击之势,直奔郭允明的后脑勺。

    “我命休矣!”郭允明双腿拼命迈动,眼睛却不由自主地闭得紧紧。两条腿儿的人跑不过四条腿的战马,此时此刻,他自知在劫难逃。

    “咣!”一记金铁的交鸣声,宛若洪钟大吕,震得他眼前金星乱冒。然而,预料中的解脱却没有到来。钟声之外,隐隐透出瓦岗六当家余斯文焦躁地指责声,“傻小子,你这是干什么?哎呀,快跑,我打不过他!”

    弯腰捡起一根不知道被谁丢弃的长矛,郭允明顺势打了个滚,迅速转身。第一眼,他看到的便是一只被砸烂了的铜盆,就落在距离自己不到三尺处,破口处倒映着绚丽的日光。第二眼,他看见小肥跌坐在马车中,一只脚门里,一只脚门外,狼狈不堪。第三眼,他看到原本留在马车旁贴身保护小肥的六当家余斯文,被一杆铁鞭逼得节节败退,胯下战马却始终挡在车门前,令后者无法再多靠近马车分毫。

    “呼——!”不再做任何犹豫,郭允明将长矛当作投枪,朝着黑脸汉子掷了过去。虽然在一个呼吸之前,他还恨不得将余斯文给碎尸万段。

    黑脸山大王呼延琮听到半空中传来的武器破空声,立刻抬臂挥鞭。“咔嚓”一声,将投枪砸得一分为二。

    趁着他分神自救这一瞬间,余斯文迅速俯身,左手抄起小肥露在外边的大腿,猛地向起一带,将后者如草料包一般,直接给掼入了马车。紧跟着,他右手的短斧凌空飞出,不是冲着再度挥鞭杀向自己的呼延琮,而是直奔拉车辕马的屁股。

    “唏嘘嘘——!”辕马的屁股上,被急掠而过的斧刃,擦出了一条浅浅的口子,疼得悲鸣一声,奋力张开了四蹄。

    “唏嘘嘘——!”左右两侧的辅马也受了惊,同时嘴里发出了大声悲鸣。四蹄张开,紧随辕马的脚步。

    十二条腿拉着高车,横冲直撞。正试图围拢上前的山寨喽啰们躲避不及,被撞得人仰马翻。

    “拦——”郭允明本能地喊出一个字,试图命令赶过来救援自己的“汉军”骑兵去阻拦小肥。然而,看到紧跟在马车之后,用身体和坐骑奋力阻挡黑脸山大王的余斯文。他的心脏忽然一颤,“拦住哪个黑脸狗贼,助殿下脱身!”

    下一刻,潮水般的悔意,将他彻底吞没。从血泊中捡起自己的佩刀,他翻身跳上一匹无主的坐骑,紧追着马车和黑脸汉子留下的烟尘,呼啸而去!

    注1:漆枪,出现于唐代中晚期的一种制式兵器,类似于马槊。制造工艺比普通长矛要求略高。枪头的长度、宽度和开刃,都有相应标准。

    注2:求收藏支持。开新书不容易,即便是老作者,也需要读者偶尔给点儿掌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