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乱世宏图 > 第四章 扑朔(一)
    第四章  扑朔(一)

    “高祖圣文章武明德孝皇帝,姓石氏,讳敬瑭。乃汉相万石君奋公之三十一世孙也。石氏侍汉至忠至勤,出将者七、为相者四,富贵绵延四百余载而不绝。及汉运衰,魏晋相代,石氏为避祸而北迁,徙居云中.......”

    一辆宽大舒适的马车上,小肥捧着卷石氏宗谱,摇头晃脑。书上的字很复杂,句读也非常繁琐。因此他背着,背着,舌头就开始打结,“晋王李克用起于云、朔之间,宪祖孝元皇帝策马相从,每战必先,不畏矢石。孝元宪皇帝讳,绍雍番,字臬,捩鸡......”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坐在他对面矮几后的郭允明喷出一口茶水,大声咳嗽不停。半晌后,才红着脸,喘息着纠正,“天呐!是谁只管把你给养得白白胖胖,却不肯请个先生替你开蒙?句读是这么断的么?绍雍,绍雍是令曾祖父的名讳,他叫石绍雍,番字,指的是他的沙陀名字。李克用出自沙陀,他的部将也每人都有个沙陀名字!令先祖和族人久居塞上,沙陀名字叫做臬捩鸡,所以这句该断为,孝元宪皇帝讳绍雍,番字臬捩鸡!”

    “噢——!”小肥讪讪地答应了一声,然后继续埋头苦读,“孝元皇帝绍雍,番字臬捩鸡,有,有经远大,大略事后,唐武皇及庄宗,累立战功,与,与周德威,相亚历平、洺二州,刺史薨于任,赠太傅......”

    “停住,停住,停住!”郭允明忍无可忍,长身而起,指着小肥的鼻子大声咆哮,,“你是不是故意的啊?这都多少天了,连两页纸都没背完?句读,句读,不知道句读就问,别瞎蒙!连刚入县学的孩子都比你强!”

    “我,我没学过!”小肥被数落得面红耳赤,非常惭愧地将宗谱递给对方,虚心求教。唐武皇和庄宗,不是两位皇帝么?他们难道不能连在一起读?”

    “是后唐,大唐社稷绝于朱温。李存勖虽然复国号为唐,但毕竟是赐姓为李,不是正经的陇右李家!”郭允明一把夺过宗谱,气急败坏。“算了,我念,你一句句跟着。今天如果背不完这页,就别想吃饭!”

    说罢,也不管少年人抗议不抗议,捧起宗谱,大声读道:“孝元宪皇帝绍雍,番字臬捩鸡,有经远大略,事后唐武皇及庄宗,累立战功,与周德威相亚。历平、洺二州刺史,薨于任,赠太傅......”(注1)

    “孝元皇帝绍雍,番字臬捩鸡,有经远大略......”小肥耷拉着脑袋,有气无力地跟随。

    他不是个聪明学生,郭允明也不是个有耐心的老师。所以自打渡过黄河以来,二人几乎每天都因为读书的事情,而闹得极不愉快。今日之事,不过是每天例行一幕的机械重复。

    “圣文章武明德孝皇帝生于洺州,将诞之日,有白虎啸于高岗。相士卜得上上大吉之卦故宪宗甚喜之。出入皆携其同行,战阵亦置于旗下.....”郭允明皱着眉,冷着脸,痛苦不堪。

    “圣文章武明德孝皇帝生于洺州,将诞之日,有白虎啸于高岗.......”小肥将面孔偷偷转向车厢壁,不屑地撇嘴。

    凡当过帝王的,出生时必有祥瑞。这一套已经用了上千年了,居然还继续在用,并且还有人相信。怪不得一路上所见,大多数百姓都衣衫褴褛。而穿梭于市井中的和尚们却个个肥头大耳,肚皮滚圆......(注2)

    “撇什么嘴?他可是你祖父!有你这样做人家孙儿的么?”郭允明眼尖,立刻察觉到了小肥的溜号行为。将宗谱卷起来,狠狠在他脑袋上磕了一下,大声呵斥。

    “我还是你的主公呢!”小肥吃痛,手捂着额头怒气冲冲。

    孙儿对着自家祖父的光辉事迹撇嘴,乃为不孝。而臣子敲打主公的脑袋,则为不忠。哥俩个,算是半斤正对八两,谁也没资格说谁。

    “你,你这个无赖顽童!”郭允明被顶得身体打了个趔趄,却从逻辑上,找不出对方的任何错误,顿时愈发地火冒三丈。

    自打离开汉王府出仕之后,他几曾被人如此顶撞过?更何况对方不过是他随手捡来的一个野孩子,并非什么真的凤子龙孙?

    气急败坏之下,郭大长史本能地就想动用一些非常手段。然而,还没等他转过身走都车厢门口,小肥懒洋洋的声音,却又在他背后响了起来。“这可是已经过了潞州了,用不了几天,就能抵达太原。你现在动了我的人,没准儿就会传入汉王耳朵。到时候,他老人家会认为你杀伐果断呢,还是觉得你行事无状,居然故意给外人留下了可疑把柄?”

    “你......”郭允明立刻收住脚步,铁青着脸回头,“你不要逼我!”

    “孤不逼你,你也别逼孤。咱俩好说好商量!”小肥冲他耸了耸肩,摆出一幅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你明知道孤读书少,又何必让孤背这难的东西。咱们弄得简单点儿,不是对彼此都好么?你且来看.....”

    说着话,他走到矮几前,从郭允明喝过的皮壶里,倒出几滴水于左手心。然后再用右手食指蘸着,与光滑的矮几面儿上慢慢勾画。

    “我们石家,是汉代名相石奋之后。魏晋期间为了躲避战火,迁徙到云中一带。唐末追随晋王李克用,战功显赫。我的曾祖父叫石绍庸,跟周德威齐名。我估计是自夸的。周德威这个人,我听说过。但石绍雍这个名字,我却是最近才第一次听闻!他做过,做过洺州刺史,在任上生下我祖父石敬瑭......”

    只用了几个简单地名和人名,曾经令他和郭允明二人都焦头烂额的宗谱,就变得无比清晰明朗。

    郭允明见了,心中暗吃一惊,皱了眉头,低声道:“怎么能弄得如此粗疏?万一别人当面试探......”

    “你别忘了,我脑袋受过伤,能想起这些来,已经非常不容易了。”小肥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对郭某人的担忧不屑一顾,“这件事早就传开了,天底下几乎任何人都知道。一个曾经被铁锏打成傻子的人,怎么可能记得住整卷的族谱,还能做到毫厘不差?那岂不是恰恰证明了,我是个赝品,是汉王故意找来的放羊娃,提前背熟了石家族谱,以欺骗全天下的英雄豪杰!”

    注1:这几句话出自旧唐书,酒徒拿来当石家族谱内容,属于小说家偷懒,勿怪。

    注2:唐末及五代,因为政治动荡,官府对民间控制力单薄。佛教与各类骗子都大行其道。这些人非但四处招摇撞骗,造成国家赋税的大量流失。并且还试图染指政务,制造动荡。后周世宗柴荣即位后,果断下令限制佛产和僧尼人数,国家财政情况立刻大幅好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