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乱世宏图 > 第三章 众生 (三)
    第三章  众生  (三)

    “啊呀,怎么被他挣脱了?我分明是将他绑在了船舱里头?!”没等宁彦章来得及表示感谢,六当家余斯文忽然丢下斧子,伸手猛拍他自己的后脑勺!

    “老子当初就说,这小子靠不住。可你们却谁都不听我的!这下好了吧!这小子表面屈服,实际上却把咱们全都领进了陷坑里!”七当家李晚亭反应也不慢,紧跟在余斯文身后,证实韩重赟是被迫跟大伙合作。

    只可惜,他们俩现学现卖的撒谎功夫,实在过于拙劣,根本不可能让郭允明上当。只见后者撇了撇嘴,冷笑着道:“几位莫非以为郭某是傻子么?可以由着你们的性子糊弄!还有谁?识相点就马上让他出来见我。否则,就别怪郭某不肯给殿下面子!”

    “的确是我们绑了他,逼着他来救小肥的!”

    “一人做事一人当,姓郭的,你别胡乱攀扯!”

    众瓦岗豪杰谎言被人戳破,却不肯认输,咬紧牙关继续死撑。

    韩重赟却知道今晚的事情,绝对不可能轻易蒙混过关。先满脸歉然地冲着余斯文等人摇了摇头,然后正色说道:“郭长史,此事乃晚辈一人所为。家父和武英军其他人都不知情。他们几个,也都是我亲自联络的。晚辈是不愿意让你和我阿爷好心办措事,才千方百计要跟你们对着干!”

    “住口,你的事情,等有空咱们慢慢算!”郭允明狠狠瞪了韩重赟一眼,厉声呵斥,“小小年纪,你知道什么是人心险恶?早就被人卖了,居然还替人数铜钱!”

    如果对方不是武英军都指挥使韩朴的儿子,他早就命人当场拿下了。可有了韩朴这个当父亲的面子,他就不好出手太狠。否则,今后在武英军中难以立足不算,哪怕是在汉王身边,也会有人悄悄嘀咕他过于冷酷无情!

    然而他这番遮掩回护之意,却丝毫没换来韩重赟的感激。后者冲着他躬身行了个礼,继续说道:“郭长史,晚辈知道您是真心为了晚辈好。然而今天这件事情,晚辈当你的面儿这么说,改天见我阿爷,还会这么说。哪怕你带晚辈直接去见汉王,晚辈仍旧是当初那句话,您和我阿爷做得并不恰当。非但无助于汉王的大业,反而会让天下英雄小瞧了咱们!”

    一番话,声音虽然不高,却是难得地理直气壮。把个郭允明恼得两眼冒火,恨得牙根儿痒痒。再也不想继续跟眼前这个无赖少年纠缠下去,猛然扭过头,对着黑漆漆的旷野扯开嗓子“船在郭某手里,二殿下人也到了栈桥上。看热闹的朋友,跟了郭某一整天,你也该出来打个招呼了吧?!否则,让郭某自己去弄清楚你的来历,恐怕少不得要用些非常手段!”

    “出,出来,藏头露尾,算什么英雄好汉!”韩鹏,李文丰等人被郭允明的话吓得心里打了个哆嗦,赶紧也扯开嗓子,卖力地帮腔。

    作为汉王帐下的精锐将佐,被人尾随了一整天,他们居然毫无察觉,反倒让长史大人亲自去探询对方来历,这件事,实在有些过于荒唐。万一日后被捅到上头去,恐怕少不得有人要丢官罢职!

    “出来,送了这么远,见上一面何妨?真的用起手段来,大伙都不好看!”其他众位骑兵们一个个也被吓得汗毛倒竖,纷纷手握刀柄,声色俱厉。

    然而,无论他们怎么威逼利诱,甚至拿余斯文等人的性命相要挟,对方就是不肯露脸。黑洞洞的旷野里,根本看不到半个人影。只有半夜出来觅食的猫头鹰,因为受到了惊吓,不停地发出狂笑般的叫声,“呱,哈哈哈哈!呱,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喂,我说老郭,大半夜的,你这嚎啥丧呢!挺简单的事情,你非得往复杂了整!要我说,你这,这纯属于,那个,那个草,草什么来着?唉,瞧我这记性!”瓦岗六当家余斯文看得满头雾水,忍不住皱着眉头大声奚落。

    “草木皆兵!还斯文人呢,连这个都不懂!”李晚亭成心想落郭允明的面皮,立刻大笑着接过话茬。

    “闭嘴,等一会儿自然会轮到你们两个!”郭允明绝不肯承认自己的直觉出现了错误,扭过头,恶狠狠地断喝。随即,再度将目光转向旷野,叫喊声瞬间变得无比阴森,“出来吧,别逼郭某。给你三息时间,你若是再不出来,郭某就只好拿某些人下重手了?!”

    回答他的,依旧是几声夜猫子叫。宛若拨弄人心的魔鬼,阴谋得逞后拍打着肚皮洋洋得意!

    “郭长史,此事真的是我一个人主谋。您别再疑神疑鬼了行不行?!不信,你过后可去武英军里头仔细查访!晚辈保证,绝对没有第二个人知情!”被郭允明的话语吓得心里发颤,韩重赟咬了咬牙,硬着头皮补充。

    “我说过让你闭嘴!你的事情,郭某自然会找令尊讨个说法!”郭允明猛然转身,大声怒叱。随即,右手握住刀柄,一步步走向栈桥。

    “郭长史,你这是干什么?”宁彦章心头一紧,主动迎上前,堵住对方去路。

    无论今晚的事情,存在多少疑点。他都不能让对方将余斯文等人拉下去用刑。姓郭的是个魔鬼,心里根本没有多少正常人的感情。落到他手里,瓦岗豪杰不死也得脱层皮。

    “殿下,请你让让。事关您的安危,末将万万不敢掉以轻心!”郭允明右手继续紧握刀柄,伸出左手,缓缓推搡少年人的身体。

    “殿下,请恕我等无礼!”韩鹏、李文丰等人,紧随郭允明之后。其他众骑兵,则又缓缓拉满了角弓,搭上羽箭。丝毫不顾就在半柱香前,他们的长史大人曾经亲口答应过对方,不会再动瓦岗众豪杰分毫。

    “郭长史,莫非你要出尔反尔么?”宁彦章的两条腿,如钉子般钉在原地。看着对方的眼睛,大声质问。

    “郭某也是为了殿下安危着想。”郭允明跟他之间还有交易要继续进行,所以不想在彼此间留下太多仇恨。拱了下手,缓慢且低沉地解释,“从第一次被偷袭那时起,有人暗中跟了咱们一路。而殿下您的亲卫中间,绝对不可能个个都跟对方毫无瓜葛。否则,他们绝对不可能谋划得如此慎密,把动手的地点,恰恰选在了郭某最有可能疏忽的一环!”

    船只的载重有限,护送“二皇子”回太原精锐骑兵们,不可能全都上船随行。而万一刚才武英军长史郭允明没有察觉到风险,果断以打草惊蛇方式,让余斯文等人自行跳出来。而是任由马车被拉上甲板,瓦岗众豪杰们只要砍断缆绳,便可以扬长而去。

    黑灯瞎火的夜里,骑兵们不可能长时间跟踪船只的去向。而哪怕是当时已经有部分护送者也上了船,毫无防备之下,他们肯定也会瞬间被瓦岗众豪杰斩杀殆尽!

    很显然,瓦岗众的背后主使者非常高明,几乎谋划好了劫走“二皇子”的每一个细节。而以瓦岗众在此前的表现,他们当中根本不可能有人做得到。至于韩重赟,在郭允明眼里则分明只是个脑满肠肥的二世祖,更不可能表现得如此惊才绝艳!

    然而,令他非常气愤的是,自己都已经把说到如此明白的份上了,宁彦章居然丝毫不肯退缩。反而迎着一众骑兵,缓缓张开了双臂。“这里没有细作,他们都是孤的亲卫。郭长史,你若想动他们,除非你不打算再承认孤是皇子!”

    “你?!你知道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没想到宁彦章的思维方式与自己完全不同,郭允明两眼瞬间瞪了个滚圆。额头处刚刚愈合的伤口受到牵扯,立刻再度淌出一道血珠。令他原本就非常阴毒的面容,看起来更加凶残。

    “知道,知道得无比清楚!”宁彦章轻轻点头,目光里不带半分犹豫。

    不能让,一让,今夜就有人会为他的软弱而死。所以,哪怕是此刻心里再虚弱,他都必须将瓦岗众豪杰牢牢地护在身后。

    几个月来,是他们一直在为他遮风挡雨。如今,轮到他了,他当然是义不容辞。

    一股凛冽的夜风,猛然卷过河滩,让余斯文等人的头发,高高地飘起。

    他们没有多废一句话,全都将兵器举了起来。

    原来的大当家吴若甫去当官了。上百弟兄的性命,换了一个芝麻绿豆官做。不配再做他们的大当家!

    这一刻,瓦岗大当家就是小肥。

    任何人碰大当家小肥一根汗毛,大伙就跟他不死不休!

    “郭长史,您到底要晚辈怎么说,才会相信此事乃出于晚辈所谋。”就在双方剑拔弩张时刻,韩重赟忽然又跳了出来,“某后主使,幕后主使?如果真的有幕后主使的话,既然已经失手,他会在乎几个走卒的死活么?”

    “闭嘴!”郭允明冲着他大声咆哮,好不容易积聚起来的气势,瞬间下降了至少一半儿。。

    “他说得非常有道理!我觉得你也是多虑了!”经韩重赟一打岔,小肥身上的气势也大受影响。皱了皱眉头,低声替好朋友帮腔,“郭长史,反正现在船已经被你拉回来了,我本人也在栈桥上了。咱们立刻上船启程不就行了么?你先前说过,对岸就有汉王的人马接应。重兵护卫之下,难道还有人能从半空中把我给叼了去不成?”

    “水手和掌舵,都被他们害了。夜间怎么可能行得了船!”他不提“上船”两个字则已,一提,郭允明更是火冒三丈。“殿下如果再不让开,就休怪郭某.....”

    “谁说我们把掌舵给害死了?!”半句话还没等说完,韩重赟再度甲板上跳了起来,“你今天真是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如果把掌舵的船夫和水手全都害死了,我们怎么带小肥走?!不过是酒水里下了些蒙汗药而已,无冤无仇,我又何必害他们的性命?人都堵了嘴巴,在底舱里捆着呢,包括你留在船上那十多名弟兄。不信,你自己上来看!”

    “什么?”郭允明且喜且羞,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

    喜的是,有了掌舵的船老大和几名水手,他就能押着小肥连夜过河,免得留在南岸,夜长梦多。羞的是,自己负盛名多年,居然还没一个后生晚辈考虑得仔细。今晚只是一味地推己及人,认为船上除了韩重赟之外,已经没剩下任何活口。却万万没料到,除了杀人灭口之外,还有下药麻翻这一招。而韩重赟的良善也不完全属于妇人之仁,其中未必没有其自己的道理!

    本着试试看了原则,他派遣李文丰带领几名亲信上船查验。果然,在放粮食辎重的底舱里,将船夫和士兵们,全都翻了出来。

    这些人都早已经清醒,只是嘴巴被堵着,手脚也被捆得牢牢,所以先前都无法发出任何声音。待到恢复了自由身,立刻扑到甲板上,冲着郭允明大声喊起了冤来:“郭长史,我等万万没想到,少将军居然跟别人串通来祸害自己人。中午时他说您和韩将军念我等守渡口守得辛苦,特地派他带着酒水前来犒劳,我等......”

    “够了!一群废物,回头再找尔等算账!”郭允明越听,脸皮越烧得难受。狠狠挥了一下横刀,厉声打断。

    随即,再度将头转向宁彦章,咬着牙说道:“就依殿下,咱们可以先上船渡河。但是,殿下这些亲卫,必须将兵器都先交给郭某保管。等与接应的队伍碰上头,才能再行发还!不是郭某出尔反尔,只是今日之事,绝非表面上这般简单!”

    “姓郭的,拉了屎居然还要吃回去!”

    “分明连个半大孩子都不如!却死撑着不肯认账。好在你不是江湖人,否则,我等都得跟你一起把脸皮丢尽了!”

    “小肥,你千万小心,此人刚刚说过的话,都能立刻不认账。万一到了他们的老窝里头......”

    众豪杰当然不愿意放下兵器,七嘴八舌地嚷嚷。

    然而,宁彦章心里却非常明白,自己这边并没有多少跟对方讨价还价的本钱。特别是韩重赟也被对方抓回来的情况下,更是不能过分刺激对方。

    于是,他筋疲力竭地笑了笑,低声劝告:“各位叔叔伯伯,就这么办吧!把兵器先交给他,过了河再找他要回来便是。他不是江湖人,咱们不能以江湖规矩要求他!”

    “也罢!他是刘知远手下的官儿,咱们不能对他要求太高!”

    “也是!咱不跟当官的一般见识!”

    众豪杰虽然不愿意,却能体谅小肥的无奈。一边冷言冷语,一边将兵器丢到了湿漉漉的河滩上。

    郭允明心里虽然羞恼,却急着脱离险地,所以也不跟一众江湖豪杰做无谓的口舌之争。给手下人使了眼色,暗示他们将兵器都收走。然后擦掉脸上的血,重新摆出一幅文质彬彬模样,面孔正对着宁彦章,向甲板伸出右手,“天色已晚,微臣恭请殿下登舟!”

    “郭长史也请!”宁彦章大模大样地点了下头,转身,龙行虎步走向甲板。

    “殿下务必仔细脚下!”郭允明摆足了忠臣的姿态,再度冲着宁彦章的背影施礼。随即,迅速指挥人马,兵分两路。一路按原计划跟随自己“护送二皇子”渡河,另外一路星夜返回韩朴处缴令。

    给他添了无数麻烦的韩重赟,自然也被他扣在了船上。以免此人冷不防又闹什么新花样,让他和武英军都指挥使韩朴两个头疼更多。

    韩重赟正愁如何去面对自家父亲,见郭允明不准许自己下船,反而心头一阵轻松。三步并作两步走到宁彦章面前,大声安慰,“你不要怕,我陪着你一道去见汉王。他们做得这些事情,汉王未必知晓。即便知晓了,我也一定要据理力争,让汉王改弦易张!”

    “多谢韩兄仗义!”到了此时,宁彦章才有机会跟韩重赟说上话。赶紧双手抱拳,冲着对方躬身行礼。

    “客气什么!”韩重赟侧开身,苦笑着以平辈之礼相还。“这件事,还不是由我阿爷而起!我这做儿子的,无法劝他收手,替他还些债总是应该的!”

    “韩兄不必想得太多。伯父那边,恐怕也是身不由己!”知道韩重赟是个难得的厚道人,宁彦章不愿意让他难堪,所以微笑着开解。

    “老实说,我觉得也是!”韩重赟的脸色,立刻变得好看了许多。迅速扭头向郭允明扫了一眼,声音压到极低,“我阿爷以前真不是这样子。就是自打几个月前跟那厮搭伙了,才让我觉得越来越陌生.....”

    “噢,原来根子在这儿!”本着让好朋友宽心的念头,宁彦章非常体贴地做恍然大悟状。

    “那厮.....”

    “那厮.....”

    说着话,二人的目光,不知不觉间,就又同时落在了武英军长史郭允明身上。却诧异地发现,此人自打上了船来,面孔就始终对着黑漆漆的旷野,手按刀柄,脊背和大腿都绷得紧紧。哪怕脚下的船只已经离开了河岸,依旧没有放松分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