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乱世宏图 > 第三章 众生(二)
    第三章  众生  (二)

    武英军长史郭允明,却不会在乎一个小都头心中的抱怨。冲他摆了摆手,然后再度将血淋淋的笑脸转向小肥,“殿下最近几个月侧身草莽,也许自己不觉得,在微臣看来,举手投足间,却已经染上了许多江湖之气。这些小节对着微臣时当然无所谓,但万一对着汉王,或着世间其他封疆大吏,嗨,请恕微臣直言,他们恐怕会对殿下大失所望!”

    “唉,没办法的事情!你也知道,孤这里受过伤!”小肥指指自己的脑袋,做无奈状。“好在路上还有时间,就烦劳郭长史慢慢教孤!孤一点点学,总是能学得好!不过......”

    “殿下有什么需要微臣代劳之事,直接下令就好!微臣必将竭尽所能!”郭允明原本就没指望小肥能按照自己的要求,白白学习皇家礼仪,毫不犹豫地请他直接开价。

    “孤不喜欢做马车,更不喜欢被保护的过于周全!”小肥又笑,将“保护”两个字,说得极为清晰。

    “哎呀,先前对殿下的保护,的确太严格了!”郭允明一拍自己大腿,满脸懊悔,“这样,等到了对岸,微臣立刻给殿下更换马车。至于今晚,反正殿下已经出来了,就暂时对付一宿,不知道殿下以为如何?!”

    “那就凑合一晚上吧,孤不能让你太为难!”小肥朝岸上看了看,只看到空荡荡荒野,知道对方说得不是瞎话,笑着点头。“不过,孤这些侍卫们兵器,最好让他们都带着。这黑灯瞎火的,万一有个野兽偷袭,孤着了急了时候,总得有个依仗!”

    “嗯——!”郭允明低声沉吟。从内心深处,他绝对不愿意让余斯文等人继续拿着武器。然而经过一整天的反复交手,他已经清楚地意识到,眼前这个白白胖胖的小家伙,绝对不是傻子,并且远比他表面给人的印象聪明。跟聪明人打交道,就不能做得太过分,以免对方在路上隔三差五就又得了头疼脑热之类急症,让自己束手无策。

    想到这儿,他笑着微微点头,“兵器的事情,倒是好商量。他们是殿下的亲随,理当贴身保护殿下。但如今世道大乱,人心难测。万一他们中间躲着什么细作之类,不小心伤害了殿下,或者偷偷送出什么消息。嘶——!微臣过后肯定难辞其咎!”

    “你才是细作!”

    “你们全家都是细作!”

    “姓郭的,你休要血口喷人!”

    “想杀就杀,胡乱栽赃嫁祸,算什么好汉?!”

    .......

    众瓦岗豪杰先前一直眼睁睁地看着小肥跟郭允明讨价还价,却谁都没本事插嘴,正憋得心中火烧火燎。猛然听对方居然冤枉自己是细作,立刻跳着脚破口大骂。

    “诸位勿急,本官不是故意冤枉尔等。本官只是有一件事情,无论如何都想不明白!”郭允明也不生气,冲着大伙拱拱手,笑着补充:“本官回太原的道路和渡口,按理说只有极少的人知道。连他们当中......”

    侧转身,他指了指躲避不及的众骑兵,“他们当中,大多数人都不清楚。但诸位却偏偏能赶到本官前头,还轻而易举地夺取了渡船。这件事,不知道几位当家人能否给郭某一个解释?!”

    这的确是一个巨大的破绽,如果不弄清楚,郭允明睡觉都无法安生。要知道,如今有资格窥探汴梁皇宫的,可不只是他家主公刘知远一个。成德军节度使杜重威,归德军节度使高行周,天平军节度使李守贞,祁国公符彦卿,都对着忽然空出来的皇位虎视眈眈。

    后面这些人与汉王刘知远的情况差不多,都是手握重兵,但威望和实力,却不足以压得其他几人向自己效忠,急需“辅佐”一个“真命天子”,来号令诸侯。而从瓦岗众这次伏击的准确程度来看,也远远超过了普通绿林水准,十有八()九是受了那几位节度使的细作指点所为!

    所以哪怕是冒着再度跟小肥翻脸的危险,郭允明都必须把瓦岗众的幕后指使者给找出来。否则,一旦让小肥落在别人手里,汉王刘知远就优势尽失,先前所有努力也成了为人做嫁衣!

    接下来发生的事实也仿佛正如他所料,余斯文和李晚亭等人闻听,老脸顿时开始发红,一个个恼羞成怒,“解释个屁!你是老子什么人,老子还得解释给你听?!”

    “老子就不告诉你!有种你就放马过来,脑袋掉了,不过碗大个疤瘌!”

    “小肥,别听他挑拨离间。我可以拿脑袋保证,今晚这里头没有一个奸细!”

    最后那句话,当然是解释给宁彦章听的。让少年人愣了愣,不知道自己应该立刻表示相信,还是应该借助郭允明之手,将事实真相弄个清楚明白。

    最近几天实在被骗得太多太狠,少年人已经变得过分敏感。轻易不愿再相信任何人,哪怕这个人前一刻,曾经表现的多么义薄云天。

    正犹豫间,耳畔却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响。紧跟着,指挥使韩鹏的身影就冲破了夜幕。

    只见此人,飞身跳下马背,满脸尴尬地附在郭允明耳边,小声嘀咕:“启禀长史,%$^^*&&65!.....”

    后面的话,小肥一个字都没听见。但是他却可以清晰地看见,郭允明的眉头紧紧皱了起来,红一道黑一道的脸孔紧跟着开始抽搐不停。让人根本无法分辨出,这一刻,此人到底是在哭,还是拼命忍着不要笑出声音!

    下一个瞬间,那艘挂着灯笼的大船,也被几名骑兵,用战马拉着缆绳逆流拖回。船头上,灯光下,有个熟悉的身影,手摸着自家后脑勺,讪讪而笑,“小肥,真,真对不住。我,我这次准备得太不充分了。没,没想到他们如此难对付。下,下一次......”

    “无论如何,都多谢了!”宁彦章心中一暖,长揖下拜。

    没有下次了,郭允明上过一次当,就不会再给任何人机会。对此,他心里非常清楚。但是,韩重赟的笑脸,却是今夜他在虚伪的世界中,所看到的最纯粹的真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