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乱世宏图 > 第二章 霜刃 (四)
    第二章  霜刃  (四)

    这一下,出手干脆,动作利落。顿时赢得了满帐的喝彩之声。然而待看清楚了出手者的模样,所有声音又立刻嘎然而止。

    “该如何处置此子,还请都指挥使示下!”曾经的瓦岗寨大当家,小肥的救命恩人和收养者,武英军瓦岗营指挥吴若甫。揉了揉被硌红了的手掌,大声说道,仿佛根本没感觉到周围气氛的怪异。

    “这,这,来人,先将他抬下去,好好伺候!”武英军都指挥使韩朴虽然也觉得非常别扭,却不能冷了对方的心。想了想,笑着吩咐。

    “是!”几名亲信大步上前,从地上扯起昏迷不醒的少年人就往外拖。还没等拖到帐门口,却又被武英军长史郭允明大声喝止,“大胆,你等怎能如此慢待殿下?背,你们几个轮流背着他到山后的辎重营休息。记得给他单独立一个营帐,规格不得低于郭某和韩将军。”

    “是!”亲信们愣了愣,犹豫着将少年人背了起来,被压得踉踉跄跄。

    “去临近的乡老家中借几个婢女,要手脚麻利,模样齐整的。贴身伺候殿下。从现在起,殿下的吃喝,全由专人验过之后,才能让他享用。还有,任何人想要拜见殿下,必须事先请示!”郭允明用目光送着少年人的背影,继续大声补充。

    “将军,长史,此子虽然长相与郑州刺史相似,可是他言语粗鄙,行事鲁莽......”马军指挥钱弘毅与韩朴私交颇深,见后者任由郭允明继续拿少年人当皇子对待,忍不住低声提醒。

    这年头兵荒马乱,长得白净齐整的少年比较罕见,长得黑焦歪劣的半大野小子一抓一大把。所以乍眼看上去,小肥的确像是出身于大富大贵之家。与不不知所踪的二皇子石延宝,年龄上也非常接近。可如果仔细观察,却能发现很多疑点。并且越是较真儿,越能得出截然相反的论断。

    所以,在钱弘毅看来,自家主将今天的举动,恐怕是受了吴若甫这个小人的蒙蔽。一个为了荣华富贵,连同生共死多年的老兄弟都可以全部出卖干净的家伙,他的话怎么可能完全相信?!说不定此人早就心知肚明,小肥绝非二皇子石延宝,却为了在汉王帐下获取晋身之阶,故意指鹿为马。

    “这个.....”武英军都指挥使犹豫了一下,随即笑着摆手,“你不必多说,此事我与长史两个自有计较!”

    “这小子性子颇为倔强......”钱弘毅还想再劝几句,以防顶头上司心存侥幸,试图鱼目混珠。然而没等他把话说完,行军长史郭允明却非常不高兴地打断,“钱将军还是不要轻易下结论为好。此子的画像,本长史已经派快马送给苏书记看过了。他当年曾经奉汉王的命,专门拜见过二皇子,绝没有认错人的道理!”

    “这.....”钱弘毅语塞。其他原本准备劝韩朴不要冒险的将领和幕僚,也立刻三缄其口。

    郭允明本人,曾经做过汉王刘知远贴身小厮。虽然此刻职位不算高,却能直达天听,寻常人轻易不敢得罪。而他口中的苏书记,则是汉王刘知远私聘的掌书记官苏逢吉,心腹中的心腹。以往很多时候汉王殿下不方便出面做的一些污秽之事,通常都由此人出面代劳。(注1)

    如果是苏逢吉认定了小肥是二皇子,恐怕不是也得是了。当年项梁所立的楚义帝也同样来自民间,可是谁又敢怀疑他不是怀王之后?反正不过找个傀儡来实行“挟天子而令诸侯”之策而已,真的假的又有多大区别?

    “好了,今天的事情,谁也不要说出去。小孩子么,突遭大难,难免会疑神疑鬼,不肯再承认自己的真实身份。只要他日后慢慢确定咱们大晋忠贞不二,自然会对咱们敞开心扉。可要听了小孩的几句胡言乱语,就在四下里借题发挥,坏了主公的大事。过后就别怪韩将军与在下不讲情面了!”见大伙都知趣地选择了沉默,郭允明晃了晃鹅毛扇子,意味深长地补充。

    “长史大人说得是!”

    “末将明白!”

    “小孩子的话,怎能当真!况且普通人家,怎么可能养出这等福相的人物来!”

    .....

    众人被他说得脊背发凉,赶紧接连表态。咬定牙关认为小肥就是失踪多时的二皇子,无论他自己是否认帐!

    “那就下去休息吧!注意约束好队伍,别出乱子。仗虽然打完了,可为将者,任何时候都不能掉以轻心!”郭允明淡淡地笑了笑,吩咐众人自行离开。

    最后的这个举动明显越权,但是武英军都指挥使韩朴却丝毫不介意。亲自走到军帐门口,目送大伙离开,然后四下看了看,轻轻发出一声长叹,“唉——!”

    “将军不必懊恼,一个十五六岁娃娃,翻不起什么风浪来!”郭允明听见他的叹息声中带着几分抑郁,笑了笑,小声安慰。

    “今天之事,让长史操心了!”韩朴笑了笑,言不由衷地拱手。“韩某忘了,他曾经被人打傻过,不可以常理度之。差一点儿就被他弄得焦头烂额!唉——!好歹长史应对得当,才险些没弄出祸事!”

    “你,他明明不是郑王殿下!你们,你们怎么还要非逼着他承认?你们,你们怎么能蓄意欺骗汉王,欺骗全天下的人?!”一个愤怒的声音,忽然从背后响起,将二人同时吓了一哆嗦。

    韩朴立刻手握腰间刀柄迅速过头,这才发现,自家儿子韩重赟居然没有跟随其他武将一道离开。立刻勃然大怒,飞起一脚,将对方狠狠踹翻于地。

    “你个蠢货,莫非你脑袋也被铁锏砸烂过,居然比傻子还傻?你老子我不过是个小小的都指挥使,有什么资格去欺骗汉王?!况且那肥头大耳的家伙满脸富贵相,谁又能确定他不是二皇子?!”

    一边用骂,他一边继续用大脚朝着自家儿子的屁股上狠踢,真的是恨铁不成钢。长史郭允明在旁边,当然不能视而不见。心中默默数了十来下,然后果断出手制止,“韩将军,韩将军,少将军不过是个孩子而已,你又何必跟他一般见识?行了,别再踢了,再踢就要落下内伤了,俗语云,虎毒尚不食子!”

    韩朴打儿子,有一半因素是做给外人看。听郭允明说得“恳切”,便气喘吁吁地将半空中的大脚收回来,咬牙切齿地道:“什么虎毒不食子?我可没这么蠢的儿子,居然想置老子一个欺君之罪。老子欺君,他又能落个什么好下场?就为了一个刚刚认识了没几天的傻子,就连亲生父母都不要了。这种儿子,留着何用?还不如直接打死了喂狗!”

    说到恨处,干脆直接抽出了佩刀。郭允明虽然是文人,此刻反应却颇快。立刻张开双臂,将其右胳膊抱得紧紧。“哎呀呀!韩将军,你,你这是要干什么?你,你这不是逼着郭某要插手你的家务事么?少将军他有什么错?能为了主公考虑,直言谏父,乃是孤忠。能力阻父辈之过,不屈不挠,乃是大孝。能为友仗义执言,乃为......”

    “行了,你再说,他就把忠孝仁义都占全了!”韩朴假惺惺地挣了几下来没有挣脱郭允明的掌控,只好气哼哼地还刀入鞘。然而看到抱着脑袋躺在地上一声不吭的儿子,气儿又不打一处来,“滚,滚下去闭门思过。今天要不是看在你郭叔父颜面,老子就揭了你的皮!”

    “谢阿爷教训之恩!”韩重赟梗着脖子爬起来,给自家父亲行了个礼,转身便走。从始至终,没有一句求饶的话,也不肯承认自己犯了错。

    韩朴气得握着刀柄作势欲追,却被郭允明挡住了去路。“行了,韩将军,小孩子么,难免会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你硬逼着他认错,他心里也未必服气。倒不如今后找时间慢慢开解。”

    “气死我了!”韩朴恶狠狠地跺脚。终究,没有真的追上去,从背后将自家儿子一刀砍倒。

    看到他气急败坏的模样,郭允明摇头而笑,“行了,多大个事儿啊,况且刚才这里也没外人?要我说,他这仁厚的性情,却也是十分难得!无论日后出将,还是入相,都必然富贵久长!”

    韩朴听了,心里的火气,顿时灭了七七八八。嘴巴上却依旧恶狠狠地道:“富贵个屁!能守住老子给他打下的一亩三分地儿,就烧高香了!这兔崽子,从小到大就缺心眼儿。将来如果有机会,还请郭长史别忘了替韩某多教训他才是!”

    “那是当然,自家晚辈,咱们当然要多看顾一二!”郭允明甚会做人,立刻满口子答应。

    又说了几句安慰对方的话,他最终还是把重点转回了小肥身上。“经此之战,那赵延寿恐怕很难再仗着契丹人的势,狐假虎威了。只要他被解除了兵权,接下来,主公要对付的,便会是契丹八部精锐。所以,你我得尽快把二皇子送到太原去,以便主公出师之时,可以号令群雄追随。而不是自己孤军奋战,却让那符家、高家和李某人,坐收渔翁之利!”

    “此事韩某醒得!”韩扑拱了下手,做虚心受教壮。“韩某在开战之前,已经从忠义人家借来了马车。只要长史大人对那小子**出了结果,就立刻可以将其送走!”

    “不必。你准备好马车,再调一队骑兵护送。我带着他明天一早就走!”郭允明摆了摆扇子,低声决定。

    “可万一他在汉王面前,依旧满嘴胡柴,死不承认自己的真实身份怎么办?岂不是连累你我都吃瓜落!”没想到对方走得居然如此急,韩朴不由得微微一愣,迟疑着提醒。

    “郭某会在路上好好开导他!”郭允明咬了咬牙,皮笑肉不笑地补充。“况且有可能是二皇子的人,也不只是他一个。如果他实在不知好歹,苏书记自有办法,让他从世间消失,不会留任何痕迹!”

    注1:掌书记,类似于现在的第一秘书。古代节度使一级官员的私聘幕僚。虽然没什么品级,但权力极大。前途通常也不可限量。诗人高适就曾经在哥舒翰帐下,任掌书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