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乱世宏图 > 第二章 霜刃 (二)
    第二章  霜刃  (二)

    接下来的战斗,完全可以用“摧枯拉朽”四个字来形容。

    韩友定麾下的黑衣军,已经被绿林豪杰们用性命为代价,将体力消耗殆尽。突然从五丈岭上冲下来的精锐骑兵,却是以逸待劳,精神饱满,并且占据了地利与阵形之便。只见他们十几个一组,每组间隔着半丈左右的距离,像无数把钢刀般在阵地上往来穿插。凡是被“刀刃”碰到的人,非死即伤,毫无还手之力。

    一大堆黑衣弓箭手,被骑兵从背后追上,挨个砍翻在地。一大堆长矛兵,被骑兵从侧面冲垮,然后统统踩成肉泥。几名身穿黑色荷叶甲的都头,被雪亮的马刀劈下坐骑,然后乱刃分尸。还有一名敌将主动跳下马来投降,却被骑兵们毫不犹豫地砍掉了半边脑袋,尸体一边喷着血,一边在原地打旋儿,一圈,一圈儿,又是一圈。

    追亡逐北的感觉,酣畅淋漓。

    但是这场战事,已经彻底与宁彦章无关了。

    韩朴专门派过来寻找他的心腹们,将所有可能的风险,都隔离在距他身体两丈之外。他的任何“冲动”行为,也被众人严格的制止,没有丝毫机会去实施。

    忠心耿耿的韩家子弟,甚至试图阻止他与瓦岗寨的其他几位当家汇合。直到身为少将军的韩重赟实在忍无可忍变了脸色,才讪讪地做出退让,主动陪着两个两位少年去寻找瓦岗营众将领的身影。

    他们在距离李铁拐倒下五十步远的位置,找到了三当家许远举的遗体。浑身上下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伤口,像无数张嘴巴,正在发出无声的质问。这位沉默寡言的老江湖,至死也没想明白,为什么有人的心肠居然会如此歹毒,刚刚利用完了他们,就立刻施展阴谋诡计,将他们赶尽杀绝。

    四当家的遗体,距离三当家只有半丈远。一只手握着已经砍成了锯子的钢刀,另外一只手死死地扣进地面里,深入数寸。他的脊背处,则插着三把木柄长矛。每一把都被血迹染成了红色,就像献祭时点燃的三支香烛。

    六当家余斯文和七当家李万亭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体。在今天的这场恶战中,最后连尸骨都找不齐的人,恐怕数以百计。但是宁彦章希望他们两个还都活着,只是在战斗的中途见势不妙,撒腿逃离了战场。虽然这样想,有些贬低两位长辈的形象。但宁彦章却真心地希望他们自己逃走了,逃离了所有阴谋和陷阱。

    五丈岭战场并不算宽阔,宁彦章很快就走完了一整圈。然后在一众韩家骑兵的保护下,继续于死人堆中翻翻捡捡,唯恐稍有遗漏。

    他没有指责任何人,也没有说一句抱怨的话。只是不到最后一刻,不肯放弃对亲人的寻找。这个固执的动作,令韩家的骑兵们很不耐烦,却找不到足够地理由去制止他。只能由带队的头目反复向韩重赟发出暗示。然而韩重赟的却对小头目的暗示毫不理睬,只是愣愣地看着宁彦章。看着他从一堆尸体,走向另外一堆尸体。不知不觉间,脸色就脸色越来越红,红得几乎要渗出血来。

    身为将门之后,从小受父辈们耳濡目染,韩重赟只要稍稍冷静下来,很轻易地就发现了今天所发生的一切,都不对劲儿!

    古语云,慈不掌兵,只要打仗就不可能不死人。为了获取最后的胜利,主将在排兵布阵时,难免就会考虑指派一部分弟兄去做诱饵,主动让一部分弟兄去送死,然后瞅准机会,给对手致命一击。

    但是,慈不掌兵,却不意味着要把原本不该死的弟兄,活生生朝虎口里头推。早在武英军与黑衣军胶着之时,下令埋伏在岭后的骑兵倾巢而出,已经足以锁定胜局。

    但是,韩重赟无法理解,自家父亲为什么迟迟没有下令骑兵出击。只是一次次将手中的各个营头送上战场,让他们去封堵被敌军冲开的缺口。

    韩重赟甚至隐约感觉到,即便在最后命令骑兵出击的那一瞬间,自家父亲依旧在迟疑。他好像非常不情愿,非常希望再拖延一会儿,让敌军的实力消耗得更多一些。直到他从自己嘴里,听到了小肥与李铁拐两个一道消失于战场上的消息!

    “如果不是为了救出小肥,阿爷会将武英军所有将士都填进去!”望着在尸山血海中来回翻检的宁彦章,韩重赟忽然做如是想。

    这个想法太可怕了,可怕得令他根本无法相信。很快,他就用力摇头,将脑海里的恐怖想法硬生生赶了出去。“我阿爷不是那种人,他跟大伙无冤无仇!”

    “我阿爷从不会对我溺爱无度,绝不会为了我的朋友而改变战术!”

    “我阿爷.......”

    他有成百个理由,证明今天的牺牲并非故意。然而,每当看到宁彦章那跌跌撞撞的身影,那个令人恐惧的想法,就又早他脑海里不请自回。

    “我阿爷......”他迫切地想解释一番,却不知道自己该解释给谁听,更唯恐自己越描越黑。

    他只能默默地跟在宁彦章身后,默默地看着对方一次次弯下腰,翻动一具尸体,或者抹平一双无法合拢的眼睛。然后自己在不知不觉间就开始哆嗦,哆嗦成了一片秋风中的荷叶!

    直到瓦岗大当家吴若甫骑着马出现在他们的面前,这种状况才得到了缓解。这位身手矫健的绿林大当家,膂力惊人,做事也干脆利索。一把从尸体堆旁扯起宁彦章,直接丢到了身边空着鞍子的坐骑上,“别找了,这都是命!为将的,谁都免不了这一天。你跟我回去,韩将军有话要问你!”

    “韩将军?”宁彦章双手抱着马脖子,茫然地重复。直到脖颈后挨了一巴掌,才终于明白对方嘴里的韩将军,指的是韩重赟的父亲韩朴。

    大当家吴若甫这次出手颇重,打得他半边身体都麻苏苏地,仿佛有无数只蚂蚁在啃噬。记忆里,此人从来没对自己如此严厉过。宁彦章的心脏猛地抽搐了一下,努力挺直身体。这一刻,他看见有两团野火,在大当家眼睛里烈烈燃烧。

    “大当家也发现被出卖了!”有股冷气从脖子后的铠甲缝隙透过来,钻破皮肤肌肉和骨骼,直接刺入少年人的心底。“他什么时候发现的?他为什么不带着大伙果断离开?他为什么给大伙讨还公道?他......”

    数不清的疑问接踵而来,他却无法开口探求真相,更无法保证自己能从大当家吴若甫嘴里获得真实的答案。

    “坐直些,别整天一幅孬种样子!你三叔、四叔和五叔他们,在天上看着你呢!”不满意少年人的茫然与迟钝,曾经的瓦岗大当家吴若甫迅速将眼睛瞪圆,厉声补充。

    “哎!哎!”宁彦章被扑面而来的杀气吓了又是一哆嗦,连声答应着,努力挺直腰杆。身上的铁甲很厚,到现在,他才终于感觉到了它的份量。从头顶、肩胛到后腰,沉重地压下来,令他几乎无法正常思考,更无法正常呼吸。

    好在武英军都指挥使韩朴的临时中军帐,就立在战场外不远处。所以少年人才咬着牙坚持没有再度趴到马脖子上,没有挨更多的巴掌。

    紧跟在他身侧的吴若甫,却对他的要求愈发严格。还离着目的地四五丈远,就果断命令他跳下了坐骑。紧跟着,吴若甫自己也翻身下马,把缰绳交给跟过来的都指挥使亲卫。然后一只手托住宁彦章的腰,另外一只手轻轻拉住少年人的右胳膊,“走吧,进去之后,记得主动给韩将军行礼。这里可不是瓦岗寨,可以由着你没大没小!”

    “知道了!”宁彦章侧过头,郑重答应。随即,又上下打量了吴若甫一眼,迟疑着请教,“要不要我先去换身衣服。这身铠甲上全都是血迹,恐怕会冲撞了韩将军!”

    “不必,韩将军也是行伍出身,不会在乎这些!”吴若甫犹豫了一下,轻轻摇头。但是很快,他自己又推翻了自己的说法,“甲可以不脱,但满脸都是血,也的确有些失礼。你就在等着,我给你去找块干净布子擦一下!”

    说着话,他迅速跑回自己的战马旁,从马鞍后取下一个装水的皮囊。拧开绳索,先把自己的手和脸洗了洗。然后又从铁甲下扯了块衬里,拿水打湿了,快步返回递给了宁彦章。“动作麻利些,别让韩将军等得太久!”

    “是!”宁彦章叹息着接过布子,将自己的面孔和手指擦拭干净。然后又尽可能仔细地在明光铠上抹了几把,抹掉那些干涸的血迹,令后者露出了几分金属制品特有的光泽。

    水不是很凉,但已经足以让他的头脑多少恢复几分冷静。冷静地去面对身边的人,冷静地去分析刚刚发生的事情。

    “快一点儿!你这孩子怎么如此磨蹭!”吴若甫有些不耐烦,再度低声催促。

    “嗯!”宁彦章点头,将沾满了鲜血的湿布子递还给他。后者则厌烦地皱了下眉头,直接将布子团成一团,丢在了脚下的泥坑中。

    “大当家可知道,韩将军找我有什么事情?”不用他来搀扶,宁彦章自己主动迈开脚步,走向山梁上的中军大帐。一边走,一边努力让自己平心静气。

    “我不清楚,韩将军没跟我说!”吴若甫的眉头再度紧紧皱起,向两把倒插的匕首。

    “那二叔呢,他还好吧?他知道韩将军找我么?”少年人丝毫不以吴若甫的态度为怪,想了想,继续缓缓询问。

    “他去负责收拢彩号了。忙得要死,估计这功夫也顾不上你!”吴若甫警觉地四下看了看,不高兴地呵斥。“你今天话可真多!小小孩子,别瞎操心大人的事情。操心了你也管不了!”

    “嗯!”宁彦章认真地点头。继续迈步前行,就在一只脚即将踏入临时中军帐的刹那,他忽然又转过半个脑袋,盯着大当家的眼睛问道:“那韩将军今天的安排,事先跟您说起过么?他到底跟咱们何冤何仇,非要让大伙死光了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