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乱世宏图 > 第一章 磨剑 (八)
    第一章  磨剑  (八)

    慈不掌兵!

    无论此刻指挥绿林豪杰的韩朴,还是指挥黑衣军的韩友定,都没把刚刚战死的三两百麾下放在心上。

    他们都是老行伍,见惯了鲜血和死亡。所以将目标定为获取最终的胜利之后,就不再关心所付出的代价。

    况且双方的第一波接触,折损的也远不是他们各自手中的精锐。在这年头,普通人的性命并不比一头驴子贵多少。今天死掉一批士卒,改日再去强征一批便是。只要用鞭子抽打着磨砺上三两个月,就又能摆上战场。

    所以,敌我双方在稍作调整之后,转瞬间就开始了第二轮接触。不再是互相称量彼此的斤两,而是尽力寻找对手的破绽,争取一击致命。

    在这方面,黑衣军的总管韩友定,经验远比韩朴丰富。只是稍加琢磨,他就把进攻的重点放在了对手的左翼。那里的几个营头刚刚曾经参与了对射,体力和士气都大幅下降。更关键的一点是,各营头的前身都为绿林山寨,手中的羽箭储备不可能比得上黑衣军。经历了先前的消耗之后,此刻未必还能剩下多少。

    “呜——呜——呜——!”伴着北国特有的牛角号韵律,一千多名黑衣将士,排成狭窄的刀锋形阵列,斜着刺向武英军的左翼。

    “刀锋”的刃部稍稍下弯,每一名士兵手里擎的都是长矛。刀锋的背侧,则清一色的黑色皮盾。每一面皮盾,都正对着韩朴的帅旗。

    “瓦岗营、大野营、曹州营、毫州营,羽箭阻截。右翼各营,向前推进三百步!”武英军指挥使韩朴也不甘示弱,立刻做出应对之策。用靠近中军的几个营头,持弓弩攻击来袭敌军的后背。整个队伍的右翼,则借助山势压向对手的左侧阵列。

    双方的中军精锐,都巍然不动。宛若阴阳图中的两只鱼眼,隔着三百步左右的距离,遥遥相对。双方的左翼和右翼,却很快就突破了羽箭的阻拦,狠狠地撞在了一起。(注1)

    “轰!”阳光瞬间为之一暗,无数血肉飞向天空,无数生命坠入尘埃。

    韩友定麾下的黑衣军,无论武器装备,还是训练度,都远好于由各路绿林豪杰临时拼凑起来的武英军。但在人数方面,却不及对方的一半。士气上,也不见得比对手高昂。故而在彼此碰撞到一起的小半柱香时间内,居然只战了个旗鼓相当。武英军的左翼被黑衣军前锋压得摇摇欲坠。黑衣军的左翼也被武英军派出的各绿林营头,挤得不断后退。

    “选锋、摧阵二都,抢占右上方四百步那片斜坡,然后寻找机会直插而下!”韩友定对绿林豪杰们的坚韧,大感意外。果断派出了两个都的精锐骑兵,去抢占武英军侧后的有利地形,以图借山势发起冲击。

    韩朴居高临下,将黑衣军的动作看了个正着,也毫不犹豫地派了一支骑兵迎了上去,在战场的外围,与黑衣军的起兵展开了激烈缠斗。

    战马交错而过,数十名骑兵身体上被切开了一条巨大的口子,惨叫着坠落于地。活着的人迅速拨转坐骑,面对面发起了第二轮对冲。钢刀映着旭日,泼出一团团耀眼的红光。

    比起步卒的对阵,骑兵的策马互冲,无疑更为惨烈。只是区区两个回合,双方所派出的精锐就减少了三成。剩下幸存者居然依旧不肯放弃,狠狠地一夹战马小腹,再度相对着举起了横刀。

    “冲,冲上去!”将门虎子韩重赟被骑兵之间硬撼,刺激得热血沸腾。双腿踩在马鞍上,举着把宝剑奋力挥舞。

    双方未阵亡的勇士,果然开始了第三轮对冲。彼此的动作,都不带丝毫犹豫。百余步的距离转瞬即过。“嘭——!”隐隐地又是一声巨响。红雾翻滚,一匹匹战马驮着主人的尸体从血瀑中跳出来,放声悲鸣!

    这一轮又接近于平手,但双方在战团附近剩下的骑兵,已经不足原来的一半儿,再也无法继续完成彼此的任务。仿佛互相之间有了默契般,带队的都头们猛地拨转坐骑,朝着各自的中军疾驰而去,身背后,留下敌手和自己一方枕籍的尸体。

    “平手,平手!”韩重赟愈发兴奋,仿佛丝毫没看到地面上的一具具残缺的遗骸。“小肥,你以后跟着我,咱俩一起当骑将。策马冲阵,醉卧沙场君莫笑......”

    最后这几句,他是刻意对宁彦章说的。作为将门之后,子承父业,已经被他当作了人生的最高理想。而回答他的,却是一阵低低的牙齿撞击声。被战场上其他呐喊悲鸣声所掩盖,不仔细听,几乎无法察觉。

    “小肥,小肥,你怎么了?你不会吓傻了吧!”韩重赟大吃一惊,迅速从马鞍上跳下,双臂抱住已经抖得像筛糠一般的宁彦章。“你,你怎么这般没用?你长得这么高,这么壮实!你,你不会连人都没杀过吧!你可是瓦岗宁二当家的开山大弟子!”

    “我,我,我.....”宁彦章用手中木矛死死撑住地面,才能保证自己不立刻软倒。血,无边无际的血,从战斗开始到现在,他看到的,只有无边无际的血。无论是从黑衣军身上流出来的,还是从武英军身上流出来的,都是浓郁的红色。浓得令他无法睁开眼睛视物,也听不清楚身边的声音,甚至几乎无法正常呼吸。

    他知道自己这样子肯定会给瓦岗寨丢人。但是,他却无法摆脱周围那团浓郁的红,无法让自己直起腰来,坦然地直面血光和死亡。

    韩重赟猜得其实没有错,他的确没杀过人,甚至连只鸡都没杀过。无论醒来之前的残缺记忆里,还是醒来之后的记忆里,他都被周围的人保护得很好。一手玩斧子的绝活是六当家余思文所传授,练习时的靶子是山中最常见的烂木头桩子。而平生第一次见到的血迹,则是自己的脑袋上流出来的,而不是出自别人的身体。

    “来人啊,来人啊,小肥,小肥被血光给冲落魂儿了!”无论如何都不能阻止怀中的同伴继续打哆嗦,韩重赟扯开嗓子,大声求救。

    落魂症,是他从父辈嘴里听说的一种疲懒毛病。一般只会发生在那些天生魂魄不全,或者胆小如鼠的废物身上。只要被战场上的死人的血气和魂魄冲撞,这类废物就会失去行动能力和语言能力,甚至还有可能活活给吓成疯子,这辈子都无法再恢复正常。

    但是,此时此刻,周围却没几个人把注意力放在他们两个半大小子身上,也没有医术高明的郎中跑过来帮忙。结果韩重赟接连喊了好半天,都没有得到任何回应。只好提起膝盖顶住宁彦章的腰,并且腾出左手来努力将好朋友的头搬向战场最激烈处。“别怕,睁开眼睛,你睁开了眼睛看仔细。恶鬼也怕恶人,况且你肯定还是童子身,体内真阳未失,百鬼难侵!”

    “睁开眼睛,看,你倒是努力给我看啊。要么变成傻子,要么自己过了这一关。别指望别人,神仙也帮不了你!”一边喊,他一边用目光寻找瓦岗寨的几个当家,希望能把他们的注意力吸引过来,以便向小肥对症下药。

    大当家吴若甫的身影,出现在军阵正前方。骑着一匹铁骅骝,手中长矛上下翻飞,挑落一名名对冲过来黑衣起兵。

    三当家许远举正指挥着百余名瓦岗军步卒,与不知道什么时候压上前的黑衣军硬撼。半边身体都已经被人血给染红,也不知道那些血浆来自敌人,还是他自己。

    其他几个他认识的瓦岗寨当家人,也带着各自的嫡系喽啰,与黑衣军绞杀在了一处。就在他刚才忙着“救治”好朋友小肥这短短的几个呼吸时间,武英军的左翼,居然彻底崩溃!以至于他的父亲韩朴,不得不一次次从中军抽调力量,才能勉强稳住阵脚。而更远的地方,武英军的右翼与黑衣军的左翼却陷入了死斗状态,短时间内,根本无法抽身回来救援。

    “小肥,小肥,你睁开眼睛,睁开眼睛!”韩重赟急得满头大汗,扶着宁彦章的左手用力摇晃,“你再不醒过来,就彻底变成傻子了!他们都自顾不暇,谁也不会过来救你!”

    “我,我不是傻子!”心脏处仿佛被狠狠地扎了一锥子般,宁彦章疼得打了个哆嗦,扯开嗓子大喊。

    在有了宁彦章这个名字之前,山寨中很多人都把他当傻子。但他自己坚信自己不是。自己只是丢失了过去的记忆。而宁二叔说过,自己想不起自己是谁来不要紧。

    “你想不起自己是谁不要紧,原来姓什么,爹娘是谁也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别忘了要努力活得好,努力做个顶天立地的英雄好汉!”

    猛然间,宁采臣的话,又在他耳边响起。视觉、听觉、嗅觉以及对身体的控制权,瞬间同时返回。他按照韩重赟的要求,努力睁开双眼,直面血肉横飞的战场。

    他看到瓦岗寨大当家吴若甫,策马冲进了一群黑衣骑兵中间。手中长矛左刺右挑,当者无比披靡。十几名瓦岗精锐,紧紧护住大大当家的后背,奋力替他抵抗来此身后的偷袭。

    下一个瞬间,吴若甫继续策马猛冲,黑衣人如乌鸦般层层叠叠围上来,包裹住他们,将他们的身影彻底淹没。

    再下一个瞬间,吴若甫自己冲出重围,人和马都被血染得通红。身后的弟兄,却一个不剩。他拨马,提枪,掉头再度冲入黑衣人队伍,然后再度消失不见。

    另外一队骑兵精锐,赶过去与他汇合。然后与迎面顶上来的黑衣骑兵碰撞,要么落马而死,要么将对手刺落马下,没有第三种结果。

    很快,三当家许远举的身影也出现在他的视野里,周围几乎全是黑衣人,很少是瓦岗寨自己的弟兄。然而三当家却毫无畏惧,双手舞动铁脊蛇矛,向四周发起一次次进攻。

    四当家的身影,就在距离三当家不远处。脊背上插着几根黑色的,长长的羽箭,步履蹒跚,死战不退。六当家和七当家不知所踪,无数他曾经熟悉的山寨头目就在他眼前被黑衣人杀死。他都看见了,看得清清楚楚,看得一个不落。

    有股凛然寒气,从脚底直冲脑门。他不能站在这里看,他必须冲上去,跟他们同生共死!他的性命是他们所救,他与他们一道做了好几个月的山贼,吃喝拉撒全在一起。他甚至没干任何事情也拿到了一份出售契丹人头所得的分红。他们战死时,他不能冷眼旁观。

    “弟兄们——!”高高地举起长矛,宁彦章学着想象中的英雄模样,大声高呼,“跟我来!”

    “来个屁!”忽然间,有一只染血的巴掌,打在了他的脸上,把他的激情全部打落于地。五当家李铁拐的身影,如同鬼魅般出现在他的身侧。披头散发,气急败坏,“跟着我,去救大当家。别人都在拼命,你小子有什么资格偷懒?!”

    说罢,也不理睬周围其他人的态度。扯起宁彦章,借着山势,迅速冲向战场中央。

    “我阿爷先先前说过......”韩重赟焦急的声音从背后响起,却很快就被周围的喊杀声所吞没。

    李铁拐死死拉着宁彦章的手腕,跌跌撞撞。凡是试图靠近他们俩的人,无论来自何方,都被他用拐杖赶苍蝇般拍飞。

    冲过一堆尸骸,又闪过一个战团,猛然间,他迅速停下了脚步。弯腰从地上捡起一件染满鲜血的战旗,用力披在了小肥身上,遮住闪亮的明光铠,“逃,能逃多远逃多远!别管我们,也别再相信任何人!快,逃啊!你个傻子,听见没有,逃!”

    注1:标准太极图为陈抟所创。但太极图之前,已经有了阴阳图,自然图,双龙图等类似图案,广为流传。包括古代罗马,也有蓝黄两色“双鱼”图案,作为某军团的战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