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乱世宏图 > 第一章 磨剑 (六)
    第一章  磨剑  (六)

    刘知远此番对汴梁周围绿林好汉的招安行动,恐怕并非完全出于善意。关于这一点,非但涉世未深的宁彦章察觉到了,瓦岗寨的其他几位当家人,恐怕也早已经了然于胸

    。然而,他们却没有拒绝,只是尽最大可能为自家争取了一些好处。其中就包括,送一个捡来的孩子去太原学堂读书。

    “二叔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带着深深的困惑,少年人回到了自己的营帐,躺在床上,辗转反侧。

    作为二当家宁采臣的半个义子,他现在于瓦岗营中的地位很是特殊。非但营帐是单独的一间,并且还有了属于他自己的四名贴身亲卫。只是少年小肥并不习惯连撒尿拉屎都有人随行在侧,只用了一天,就以后者“笨手笨脚”为借口,全都给打发了回去。为此,三当家许远举还抱怨过他不识好歹,只是五当家李铁拐看向他的目光里头,敌意瞬间又少了数分。

    “大当家恐怕是为了做官,毕竟他是做惯了头领的人。二叔原本出身于书香门第,顶着一个山大王的身份,让他打心眼里不舒服。至于其他几个叔叔们,这次也分到了很多钱,所以都急着金盆洗手......”一个人睡不着的时候,宁彦章在心里偷偷地分析。

    他只是个半大孩子,心思再慎密也比不上那些老江湖。而头部受伤留下的后遗症,又令他每次陷入深思之时,都会形神俱疲。因此,不知不觉间,他的精力就被消耗殆尽。整个人陷入了半梦半醒状态,思维再也没有任何逻辑性和连贯性。

    迷迷糊糊中,他仿佛看到自己坐在一个漂亮的花园里。有很多面容姣好的女人,围着自己不停地打转。而自己却非常不喜欢她们,因为她们每一个人的笑容都无比虚伪。虚伪得几乎到了拙劣的地步,让人一眼就能看出来她们个个都带着假面。

    忽然间,一名美女的假面落地,露出了满脸的络腮胡须。是韩朴,发现真容暴露之后,他迅速从腰间拔出匕首,向小肥扑了过来。少年小肥想躲开,却发现自己的身体被其他女人用丝绦一层层捆绑,无论如何挣扎都不能移动分毫。他想喊宁二叔救命,却发现花园的头,冒出了无数契丹人。

    “呜呜呜——”契丹人吹动号角,将女人们杀得抱头鼠窜。韩朴的身影迅速消失,取而代之的,则是一个满脸横肉的契丹将军,,冲着他高高地举起了铁锏.....

    “啊——!”小肥本能地伸手去挡,却挡了个空。身子轱辘一下掉在地上,摔了个仰面朝天。

    脊背和屁股处传来的剧烈撞击,令他瞬间惊醒。天已经大亮了,营帐外,有喽啰兵在慌乱地跑动。有人一边跑,一边大声地叫喊,“快起来,起来列阵。列阵迎敌!赵延寿,赵延寿的人马杀到山脚下了!”

    “大当家有令,全体都有,出营列阵。”

    “韩将军有令,全体出营。有故意拖延者,军法从事!”

    一前一后两个响亮的声音,结束了外边的混乱。都指挥使韩朴和瓦岗营主将吴若甫的亲兵下来传令了,手里擎着猩红色的认旗。

    见旗如见将主,大当家吴若甫原本就出身于行伍,所以给瓦岗寨制定的寨规,也跟军队相差无几。听到熟悉的军令之后,大小喽啰们瞬间就恢复了秩序,迅速收拾停当,快步跑出营门。

    “宁彦章,大当家叫你马上去见他!”吴若甫的亲兵吴达传完了将令,并没有立刻策马离开。而是冲到营地正中央处,俯下身来大声补充。

    “在,在了!”小肥愣了愣,捂着昏昏涨涨的脑袋,跑上前接令。

    亲兵吴达早就习惯了这这幅呆傻模样,笑了笑,继续吩咐:“快点儿,敌军马上打到门口了。你赶紧把自己收拾一下,免得一会儿打起来,谁也顾你不上!”

    “唉,唉!”小肥答应着,转身又往自己的寝帐里头跑去。披上一件宁二叔专门给淘换来的牛皮甲,又将三把手斧小心翼翼的插在身后。随即又手忙脚乱地从床榻底下掏出配发给自己的木柄长矛.....

    待他喘着粗气来到指定位置,各营兵马已经开始于五丈岭半腰处列阵。五颜六色的旗帜铺得到处都是,几架看不出多大年纪的弩车也被摆到了队伍正前方,由数匹战马牵引着,“吱吱呀呀”地拉了个全满。

    “你一会儿就留在中军,哪也别去!照顾好自己就行了,打仗用不上你!”大当家吴若甫骑在一匹从契丹人手里抢来的铁骅骝上,声音冷得像半夜里的山风。

    他身后跟着三十多名亲兵,也个个骑着高头大马,手里的横刀寒光四射。这是整个瓦岗寨的精锐,被他一次性全都拿了出来,丝毫没有保留。其他各营主将的行为也跟他差不多,个个都全营的菁华集中在了中军帅旗附近。留于左右两翼的步卒虽然数量是骑兵的十倍,但无论精气神儿还是兵刃铠甲,都差了老大一截。

    “二叔让我一定要跟着韩重赟,还说韩朴即便再心肠恶毒,也不会害他的亲生儿子!”宁彦章的目光迅速从各营精锐身上掠过,然后在中军靠后位置,找到了自己的目标。

    然而宁二当家昨晚的叮嘱,却跟今天吴大当家的吩咐稍微一点儿差别。他必须花上一点儿心思和时间,才保证不引起后者误会的前提下,靠近韩大少爷。就在此时,耳畔却忽然又传来了主帅韩朴的声音,“怎么穿得如此简陋,万一被流矢伤到怎么办?来人,韩守义,脱下你的明光铠铁给他换上,你身材跟他差不多。一会儿不用出战,就在这里守着帅旗!”

    “这——是!”被点到名字的武将愣了愣,怏怏地跳下战马,动手解绊甲丝绦。

    “他为什么要如此照顾我?”比正在脱铠甲的韩守义更惊诧三分,宁彦章瞪圆了眼睛,不知所措。

    还没等他明白过味道来,主将韩朴的手却又迅速指向了韩重赟,“你也过来跟着他。今天你们两个就在一起,互相之间也好有个照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