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 步步惊唐 > 第0458章 生擒敌酋
    尺带珠丹哪里想到自己走上的是一要不归路,李昂早已布下天罗地网等着他,四面八方相继亮起的火把,照得四周亮如白昼,难以计数的唐军把他们一百多人团团围住了,

    望着四周大片的火把,尺带珠丹面上尽是惊恐和绝望,这个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分明是掉进了唐军的陷阱,他怀着无比的恨意望向领路的那两个士兵。那两个士兵惊恐万状,不知如何分辩是好。

    “降者不杀!”

    “降者不杀!”

    “降者不杀!”

    此时唐军齐声大吼起来,声浪如潮,从四面八方向尺带珠丹他们压过来,在为危难的关头,作为护卫赞普的将军,桑巴尔布道:“赞普,向南突围吧,臣等誓死保护赞普!”

    尺带珠丹也不甘心就此束手就擒,咬着牙道:“冲!”

    不到两百骑,在唐军的重重包围之下,起了绝望的冲锋,北风在呼啸着,唐军的火把猎猎作响,尺带珠丹那把大胡子被风卷得横飞而起,有如枪缨。

    苍狼长嗥,战马嘶叫,隆隆的蹄声穿破了夜空,李昂见敌人竟向自己所在的方向冲来,不禁哈哈一笑:“勇气可嘉,勇气可嘉啊!”

    就在此时,向李昂这个方向冲来的一百多骑,纷纷马失前蹄,轰隆倒地,一匹匹战马悲鸣着,翻滚着,在地上滚起二三十尺远才停下,后面的吐蕃人急忙猛勒战马,许多人因此相撞在一起,乱成一团。

    “上,抓活的!”李昂趁机大喝一声。

    伍轩立即率军冲出,向零乱的尺带珠丹所部冲去,其他方向的唐军则巍然不动,继续齐声大喊:

    “降者不杀!”

    “降者不杀!”

    “降者不杀!”

    这种情况下,尺带珠丹的护卫再勇猛,又哪里还有勇气再战,伍轩他们一冲而入,如摧枯拉朽一般,把百余敌人迅解决了,整个过程甚至没给伍轩好好表现一下自己英勇的机会。

    满脸大胡子的尺带珠丹,被押到李昂面前时,样子狼狈不堪,肩头擦破了皮,正在渗着血,头零乱,胡子上还沾着草屑。

    吐蕃赞普成擒了,这可是无比振奋人心的事情,所有唐军将士忍不住大声欢呼起来,夜色中,火把成阵,欢呼如潮。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唉!”李昂似乎还有些不满意,长叹了一声。

    众将不禁大为好奇,聂风忍不住抢先问道:“云阳侯,你似乎不太开心,这可是吐蕃赞普,被咱们生擒活捉了啊!不对,难道是这厮长得太难看,云阳侯看不上眼,这个嘛,要不这样,这厮就交给末将,由末将押回京城报捷吧!”

    李昂懒得理他,对身边的李泌道:“泌,你说世人会怎么评价咱们这场战役呢?说实话,吐蕃无人啊,你瞧瞧,你瞧瞧,连所谓的赞普都蠢成这样,”

    尺带珠丹听了李昂这翻话,差点吐血三升而亡,好吧,他虽然没吐血,但真是又恨又怒,咬着牙咯咯直响,身体颤抖个不停。

    李泌呵呵一笑道:“云阳侯大可不必如此,在我看来,其实不是敌人太蠢,而云阳侯神机妙算,阴谋阳谋环环相套,就算再狡猾的敌人遇上云阳侯,也会显得奇蠢无比。”

    “泌,照你这么说,不是敌人太蠢,而是咱们太会玩喽?”

    “会玩?呃,是。。。。是云阳侯太会玩了,生生把堂堂的吐蕃赞普玩成了阶下囚,哈哈哈!”

    “不好笑,一点都不好笑,人生真是寂寞!寂寞啊!”秦昂感叹完了之后,突然想起一个人来,转而嘿嘿一笑道,“不过有件事应该挺有意思的,等哥舒翰接到消息,他脸上的表情一定很精彩,哈哈哈。。。”

    李泌想了想说道:“云阳侯,接下来你有何打算?”

    李昂干脆地说道:“哥舒翰不是想拖死我吗?擒住敌道的消息暂时不向他通告,让他继续在绥戎城拖着好了,等大莫门城那边传来捷报,咱们只须留下几千人马继续守着赤岭山口即可,其他人随本侯直接杀到逻些去,等咱们拿下了逻些…….”

    尺带珠丹听到这,竟忍不住开口问道:“李昂,你与哥舒翰真的是在内讧?”

    李昂一怔,随即哈哈大笑道:“我与哥舒翰内讧没错,不过,和收拾哥舒翰相比,收拾你这个赞普更有意思,关键是擒哥舒翰回长安请不了功,擒你回去却是大功一件,哈哈哈…….”

    尺带珠丹面色变幻不定,恨得咬牙切齿。李昂坐在马上,俯视着他,到了这一刻,他还有点亦幻亦真的感觉,这就是吐蕃赞普?强大一时的吐蕃就这样倒下了?

    这时李泌说道:“云阳侯,在下建议还是先拿下石堡吧,有石堡天险为恃,稳妥一点,同时也可以少留些兵马。”

    “嗯,就按你说的办。好了,收兵回营。”

    在阵阵欢呼声中,李昂带着数千兵马,举着火把打道回营,那感觉不像是去干抓捕吐蕃赞普这么重大的事情,而有点像是一场小小的夜间演习。

    第二天一早,在尺带珠丹的“感召”下,赤岭山口的吐蕃大军全部放下武器投降,不降不行啊,打又打不过,跑也跑不掉,吃的没了,连赞普都被俘了,这仗还打个屁!

    在朗梅色的配合下,李昂派邓启元带两千人马接手了石堡,以此天险继续卡住野荣秀等人去路。

    紧接着,大莫门城也传来了捷报,被困在那里的扎玛赤离部在得知赞普被俘之后,也失去了坚持的勇气,投降了。

    至此,李昂当面的敌人已经全部扫清,他手下的将军们无不跃跃欲试,嚷着一鼓作气杀到逻些去。是的,现在最好是能一鼓作气,直捣黄龙。虽然将士们经过这些时间高强度的作战,都已很疲惫,但现在实在不是休息的时候,如果不迅控制逻些,难保逻些不会另立起新主,继续顽抗。

    正面作战,吐蕃残余虽然已不足为虑,但吐蕃高原上地广人稀,地理环境和气候都很恶劣,真让吐蕃另立起新主继续顽抗的话,要将其剿灭必将十分困难。

    为了鼓舞士气,这一趟逻些李最决定亲自带军前往。另外,让郭子仪、封常清各带一路人马,兵三分路,相互呼应,分进合击,沿途清剿吐蕃各部残余。

    而此时,卓玛公主连同苏毗本部人马在内,也控制了三四余人马,加上李昂出动的三万大军,合计六万大军,一齐向高原上扫荡而去。

    这次战败,对李昂来说,是出乎意料的顺利,但对吐蕃来说,却是天大的打击,先前作为后勤基地的莫离驿被破,六万大军被灭,消息传回吐蕃时,已经让整个吐蕃为之震动,如临未日。

    现在苏毗部倒戈,大论朗梅色投降,赞普尺带珠丹被俘,消息传回,对吐蕃的打击之大那就更无须多言了。李昂大军所过之处,吐蕃各部望风而降,就算还有些妄图抵抗的,也是不堪一击,迅瓦解。

    一路上,唯一能给唐军造成困扰的是高原特殊的环境和气候,虽然李昂带来的唐军多数已经在大非川一带驻守了一段时间,但随着海拔越来越高,还是有不少士兵出现了不适,甚至有部分病重不治,牺牲在了高原上。

    地了唐古拉山口,因为病倒的人数已经过了一成,李昂不得不下令就地休整,同时命人多找红景天之类的草药熬水喝,防止高原反应。

    这时逻些传来一个消息,留守的吐蕃大臣玛祥仲巴杰、尚悉结、论绮力卜藏、尚东赞、尚赞哇等人,在得知尺带珠丹被俘之后,共立了尺带珠丹之子——六岁的赤松德赞为吐蕃新赞普。

    卓玛公主匆匆来到李昂大帐,两人刚见过礼她就急道:“思鸿,玛祥仲巴杰等人已经另立新主,同时下令防御安西方向的驻军撤回逻些勤王,另外还派人向天竺等国求援,咱们不能再等了,必须趁吐蕃西线驻军未及回撤,人心正乱之际,迅兵逼逻些,控制住赤松德赞,歼灭玛祥仲巴杰这些不死心的人,以绝后患。”

    吐蕃疆域不小,虽然东线的兵力已经被打死,包括逻些城的守军也基本被抽空了,但在西线与安西交界的边境,总还有一些兵马驻守。如果全部撤回,应该还能凑起六七万大军。

    这是一支股不容忽视的力量,拿下石堡后,李昂之所以连休整也顾不上,便直奔逻些,就是要抢在吐蕃西线守军回撤之前直捣黄龙,摧毁吐蕃最后的凝聚力。

    但现在唐军士兵染病者之众,如果再不休整只怕非战斗减员更加严重。

    一翻权衡之下,李昂说道:“母亲,要不这样吧,你带着苏毗部兵马,先回去攻打逻些,我率所部休息几日之后,就会尽快赶去与你汇合。”

    卓玛公主说道:“也只能这样了,我现在担心的是玛祥仲巴杰等人会放弃逻些,向西撤退去与西线守军汇合,真那样的话事情就麻烦了。”

    “那你有什么办法防止这种情况生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