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 步步惊唐 > 第0068章 螳螂乎?黄雀乎?
    ps:这个星期三江推荐,昊子在此向大家拜求三江票,进入三江页面,点击右上角的那红色的“点击领取”,每个号每天可以领取一张三江票,然后下拉页面,找到《步步惊唐》,投我一票吧!再拜!

    ************************************************

    李昂拿过伍轩的刀,“锵!”的一声,长刀出鞘,寒光逼人。》

    扑嗵一声,李铁嘴吓得趴下了。“李郎君,小……..小的不…….不求职了,您…..您放过小………小的吧。”

    “北斗七星高,凌风试宝刀。一斩天星落,二斩摧九霄……….”李大郎君气注丹田,声似龙吟,脚下不丁不八,手上宝刀连挥,李铁嘴和伍轩被刀气所逼,后退不迭。

    “咦………..”

    待到李大郎君收招,刀气渐散,但见地上画着几行蚯蚓似的东西,左边一个“+”,再有长长的一横,下面又有一行蚯蚓……….

    这是什么?难道是神功秘笈?

    “3067,没错!”李昂看着自己用阿拉伯数字列出来的竖式,再看看贼眉鼠眼的李铁嘴,不禁习惯性地吸了吸鼻子,“你!过来,继续。”

    随后李昂又不断出加减乘除的题,让李铁嘴算,之所以不断地出,是因为看他摆弄算筹就像看他耍魔术一样,“一纵十横,百立千僵,千十相望,万百相当…….”李铁嘴不但手法让人眼花缭乱,而且还嘴里还念念有词,只是他门牙没了,说话漏风,听得不太清楚。

    玩到最后,李昂停止了出题,李铁嘴那双干瘦的手却停不下来了,不停地轻微颤抖着,就像患上了帕金森症。

    “行了,本ceo正式通知你,你被本公司录取了,从明天开始上班,试用期半年,包吃住,每月薪水三十文…….”

    “什么?一天才一文?”

    “怎么着,不愿干?行,伍轩,送客。”

    “干干干!李郎君,我干!”

    “你干就干,叫我干嘛?知不知道这很容易引起别人的误会?”

    “这……….”

    “以后跟伍轩一样,叫我老板,明白?”

    “明白,明白,老板!”

    ***

    李昂请崔寅吃酒,瞒不住方赵两家,而且由于请吃酒的时间就在方家盐吃死人一案开审的前几天,很容易触动敏感者的神经。

    就连黄四娘的一举一动,也倍受方赵两家关注。风韵撩人的黄四娘,这天一掷十万钱,租下了火井县面积最大的一个商铺,租期为三年。

    这个商铺不但有宽敞的门面,而且后面有面积达六亩的院落和库房。门面一转就是宽大的坊门,坊门外就是白术水泱泱流淌;

    在坊门前的码头上船,可顺白术水通邛州、新津,白术水在新津江入泯江,从泯江放舟而下,则可顺流入长江,直达烟花似锦的江南。

    此刻,谁也不知道,黄四娘租下的这个商铺,将来会吞吐何等的盛唐气象,迎来多少东吴万里船。

    一阵爆竹声过后,店铺外挂上了一块招牌:大唐无双盐业公司。

    咳咳,要说明的是,此时的爆竹不是鞭炮,是成竹竹筒,放在火里烧,竹筒容易受热膨胀产生爆炸,常常弄得火星四溅,因此千娇百媚的黄四娘是不敢靠近的。

    喜气洋洋的黄四娘站在台阶上,一袭新装,巧笑倩兮,美目盼兮。她身边站着的是大唐无双盐业公司的财务总监李铁嘴。这种美女与野兽的组合,让本来就美艳的黄四娘,更加撩人无比。

    前来看热闹的百姓,指指点点,议论得最热烈的便是黄四娘和李铁嘴的相貌。就连杨男看了这对组合,也不禁哑言失笑。

    李昂没有出席商铺开张的典礼,杨男看了看也便离开了。

    同在一个坊市,赵家的茶辅离得很近,听着大唐无双盐业公司的爆竹声,赵上益阴沉着脸,跪坐在蔷薇花架下。

    赵上臣一脸痞气地说道:“大哥,要不某让些人去寻寻他的晦气,泼他几盆狗血……”

    “这有用吗?”赵上益眼皮也没抬一下。

    “总之就不能让姓李的那厮安生!明的不行,咱们来暗的,让他找不到是谁做的。”

    赵上益懒得答他这一茬。

    如今他是骑虎难下,刘家村村民刘二贵吃了方家所产的食盐中毒身亡,这确实是他精心安排的一出好戏,目的自然是为了打击方家,一雪前耻。

    可李昂这一掺和进来,一切都变味了。

    “如今看来,只怕是为他人做了嫁衣裳啊!”

    “大哥,您的意思是,李昂这厮也在打方家盐井的主意?”

    “堂堂的火井县令,他招之即来,挥之即去,他自身又开始经营盐业,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吗?”

    “他娘的,这么说,咱们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喽。不行,今晚某就让人出动,让姓李的没法开门做生意。”

    “估计姓李的正等着你这么做呢?”

    “他等着?为什么?”

    “有了证据,他就可以明目张胆地对付咱们家了,你明不明白?”

    “那又怎么样,咱们家火井又没有多少生意,关了就是了。”

    “成都呢?别忘了李昂与公孙靖宇的关系,你以后做事的时候,先用脑子想想。”

    “这………….”

    他赵家本来就是从**起家,这几年他竭力想洗白,可这个二弟还是改不了以前的行事作风,加上做事冲动,让赵上益有些头疼。

    明天案子就要堂审了,赵上益费了很多心血,才有今日的局面,结果眼看却成了鹬蚌相争,渔翁得利,教他如何甘心。

    这时,一身男装的杨男走了进来,兄弟俩连忙跪拜。

    跪拜,其实上就是拜礼。跪,在古代严格说它并不是一种礼仪,它只是古人的一种坐姿。

    在古代,人们正坐的姿势,就是跪的姿势。在正坐的时候,俯下身去向别人行拜礼,这就是跪拜的来源。

    再后来,因为胡凳的传入,人们的坐姿发生了变化,跪拜也就变味,被视为是卑躬屈膝。但至少到目前为止,大唐的主流还是跪坐,因此赵上益兄弟俩向杨男跪拜,只是跪坐着行拜礼,并没有卑躬屈膝的意思。

    “小娘子,您回来得正好,如今……….”

    杨男似乎知道兄弟俩在商议什么,她那迷小的小嘴微微上翘,说道:“你们观察过流动的水吗?”

    赵上臣挠着头答道:“小娘子,没事谁去观察那个干嘛,某大哥遇到了难题,您回来得正好……..”

    “流动的水一旦遇到阻碍,就会退回来,积聚力量的同时向四边探索漫延,另寻途径绕过去。”

    赵上益若有所思,然后追问了一句:““小娘子的意思是,咱们先退下来,留李昂与方同兴斗,然后再另寻机会?”

    赵上臣大喜,连声赞道:“小娘子真是神人也!不错,这样一来,咱们就是黄雀,李昂和方同兴就成了螳螂和蝉,哈哈哈………”

    “可是,咱们不动,李昂会动手吗?”

    “没听到隔壁的爆竹声吗?”杨男轻松地答完,举步往后院而去。

    赵家兄弟在后面连连作拜,对杨男,兄弟俩是打心眼里佩服,本来进退两难的事情,经她一点拨,立即有豁然开朗的感觉。

    不错,李昂租下火井最大的商铺,这可都是真金白银投进去了的,他能不急吗?

    再者,他找崔寅,肯定是商量好了行事的步骤,准备借方赵两家的恶斗出手把火井的盐井拿下,现在自己这一抽身,李昂和崔寅恐怕只能赤膊上阵了。

    方家如今不但积极去成都使牙活动,从成都请来了有名的讼师李侠子,此人可谓是剑南道第一讼师,死的能说成活的,极为刁钻,赵上益正有些头疼,现在就让李昂和崔寅头疼去吧。

    实在不行,再让苦主改一改口,让李昂、崔寅和方同兴斗个你死我活再说。

    兄弟俩正在重新谋划着,院外突然来一阵响动,紧接着赵上臣不禁失声叫道:“阿耶!你怎么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