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 步步惊唐 > 第0065章 李昂献策
    是夜,李昂亲自弄了几个特色菜,就在租来的小院宴请崔寅。△↗

    暖暖的落晖斜照在院中的杏花上,满树杏花娇色艳丽,也不及黄四娘那动人的新妆,卧在门内的小叮当都忍不住冲着她呜呜地叫了两声。

    在大唐请人宴饮,自不像后世那样,大家团团坐一桌,此时还是习惯分桌而坐,各踞一几。

    小院的杏花树下铺了一张竹簟,再在竹簟上放上两张小几,以及几个柔软的蒲团。

    崔寅换了一身圆领便服,神态多少还有些自持,和李昂相对一揖,在李昂热情地招呼下,在小几后跪坐下来。

    “明府能赏脸赴我这家常便席,实乃李某莫大的荣幸!四娘,快给明府斟酒。”

    作为大唐无双盐业公司的公关部经理,黄四娘经过精心打扮,更是风情万种,光彩照人,崔寅在她面前也有些不能自持,接连客气了几句。

    “崔明府,请!”

    “李贤弟客气了,请!”

    两人对饮了一杯,李昂放下酒杯说道:“崔明府,这几样小菜是四娘亲自为您准备的,您尝尝合不合口味。”

    “好,好好,既是黄四娘亲手准备的,本官自然得好好品尝一番。”

    桌上的几样菜,包括红烧肉这些其实是李昂做的,然正所谓君子远庖厨,这年头男人精通厨艺可不是什么值得夸耀的事,相反还会被人瞧不起,是以李昂才假托黄四娘之名。

    崔寅尝了一块红烧肉,顿时赞叹不已:“四娘不但人长得美,这厨艺更是本官平生仅见,善!大善!”

    黄四娘悄悄瞟了李昂一眼,风情万种地答道:“崔明府过奖了,奴家可当不起。您若是觉得还吃得,就多吃一点,这便是对贱妾最好的夸赞了。”黄四娘说着,又频频给崔寅斟酒劝饮。

    待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李昂这才开始切入正题:“官场之中,风云诡谲,一不小心,不但会丢官去职,还会累及满门。崔明府身在官场,着实不易啊!来,我再敬崔明府一杯。”

    这样的话从李昂口中说出,崔寅的酒意便醒了几分,道“李贤弟似乎话中有话,何不明说。”

    “其实也没什么,说到底,身入仕途,要么光宗耀祖,仕途亨通;要么济济无名而边缘化;要么就是如我前面所说,丢官去职直至祸及满门。而这一切,究其根本,关键还是要有上得台面的政绩,以及有人赏识你并且加擢任。只有这些均齐备,官运亨通才有了基础,不知崔明府以为然否?”

    这个是自然,崔寅岂会不知,只是他不敢托大,谨慎地说道:“还请李贤弟赐教。”

    “公孙侍郎那边,我让公孙靖宇帮着崔明府说说,自是不难。但关系建立后,要想获得别人的认可,就要有拿得出手的政绩。这政绩,是您为官一方的名片,是您避免被人戳脊梁骨的东西,同理,也是擢升您的人知人善用的证明,这又何尝不是这些人的政绩?毕竟,谁会用一滩扶不上墙的烂泥不是?

    一个国家,以士农工商为基础,一个州县,也是如此,只要把这四样捋顺了,这政绩也就出来了。然而这四样,也有轻重之分。在下不才,想问问崔明府,在您看来,士农工商以何者为重?”

    “国无农不稳,民以食为天,自然是以农为重。”

    李昂听了,呵呵一笑,头上的一树杏花在夕阳晚风中婆娑着,不时有花瓣飘落到他的身上,那悠闲的意态,着实让人暗自赞叹。

    “难道李贤弟另有高见?”

    “高见不敢当,不过崔明府所言,在下确实不敢苟同。国以农为本,此言诚然不假。然崔明府要清楚的是,你管理的只是一县之地,而且任期只有三年。

    农业投入大,周期长,收益少,而且能否丰产还要看老天爷的脸色。就算老天爷开眼,田地皆得丰收,那又怎么样?朝廷规定的赋税数额是死的,崔明府还能多收点不成?

    换而言之,在农业方面着力,最好的结果不过是顺利完成朝廷规定的农税而已,不可能为朝廷增加一点赋税。

    请恕我直言,崔明府也过不惑之年了吧,如今也只是一个下县的县令,就算年年政绩评优,此生能迁个刺史也就到头了。如果崔明府想更进一步,甚至青史留名,除非能一鸣惊人,拿出一份别人望尘莫及的政绩来。”

    李昂这番话,让崔寅顿觉醍醐灌顶,颇有种交浅言深的意味,让他思路明晰了不少的同时,也充满了回味。说实话,他之前和天下大多数官员一样,这官做得都有点浑浑噩噩。想出政绩,但却不知从何入手。

    各地官员年年下到田间地头劝课农桑,除此之外便是努力办学。

    士农工商嘛,他们潜意识里自然会把士和农放在第一位。如果不是李昂点拨,可能他一辈子也勘不破这一点。

    “望李先生指点。”

    崔寅站起身来诚心诚意地作揖道,他连称呼都换了,可见心中敬服。

    李昂含笑说道:“短短三年任期,到任后光是熟悉当地民情,便要一年半载功夫,剩下可供施展才华的时间便屈指可数了。从农业方面着手,方才在下已经分析过了,不可行。咱们再从‘士’方面分析一下;

    大兴教化,实不失为良策,然十年树木,百年树人,要想在短短三年内出人才,更加不可能。最多是搭起个台子,把官学办得热闹点,但就算是这样,也需要有大量钱财投入才行。

    管仲治齐之事,想必崔明府十分清楚。所谓国多财则远者来,地辟举则民留处,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放到崔明府身上,仓廪实、衣食足这两条已勿须考虑,火井县能开垦的土地早已开垦完了,地辟兴更已无从谈起。

    那么要想有所作为,只能从多财这一点着手。正所谓无商不富,只有工商能在短期内带来大量的财富,使赋税成倍地增加。有了钱,崔明府可以大修水利,大兴官学,进而给崔明府带来他人望尘莫及的政绩。”

    有些事情,说破了一文不值,但在没点破之前,崔寅这样的的文官真不知道这其中还有这样的道理。这下子,崔寅可谓茅塞顿开。

    但问题又来了,兴工商倒是可以快速出政绩,但他们这些文官,向来耻于言商。谈到兴工商,那是两眼一抹黑啊!

    李昂就给他画了一个大饼,让饥肠辘辘的他垂涎欲滴,却又无从下口。

    崔寅抛却了所有的矜持,再次长身揖道:“李先生定有良策,还望不吝赐教。”

    一阵晚风吹来,满树杏花摇曳,夕阳尚未西下,两颗星星已经在黄四娘眼中闪烁。

    如果说之前借公孙靖宇之势,让崔寅不得不屈服,是李昂得意的一笔之话,那么现在,凭借自身的才能,让崔寅打心眼里折服,这就更了不起了。黄四娘真恨不得崔寅突然消失,然后…….

    李昂端起酒来,自饮了一杯,才说道:“崔明府不必客气。要说大兴工商,首先得有吸引工商的资源才行。资源分很多种,不光是盐铁茶这些东西才是资源,还有一些资源是可以创造的,比如良好的交通,名人效应,廉价的人力,良好的营商环境,优越的政策等等,这些可创造的资源越多,对商人的吸引力就越强,有时一项合理的政策,就能让商人大量拥入。”

    李昂说得越多,似懂非懂的崔寅越是觉得高深,比如廉价的劳力能吸引商人,他懂,但怎么才有廉价的劳力呢?优惠的政策能吸引商人,这道理他也懂,可这具体的政策怎么制定,却是问题。

    “李先生能否说得更具体一些?”

    “呵呵…….”

    李昂笑而不语,敬了崔寅一杯酒后,转开话题道:“在下对方家盐吃死人一事,十分感兴趣,崔明府可否先给在下说说此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