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 步步惊唐 > 第0064章 两手都要硬
    在河东道,已经出现了垦畦浇晒的制盐方法,也就是晒盐。此法却一直没在剑南道得到推广,随了剑南道雨水多,气候比较潮湿不利于卤水蒸发外。关键还在于先期投入大,一般的盐商不愿投这笔钱。

    李昂便成了剑南道第一个吃螃蟹的人,12个长宽将近20丈的盐池,已经挖好了三个。

    螳螂坳一带缺少柴火,这些盐池总能晒出些盐来,最差也能蒸发部分卤水,增加卤水的浓度,可以大大提高熬盐的效率。

    黄四娘这些天感觉过得非常的充实快乐。十年来,守着那个死气活活的院落,人人避而远之。如今盐井上的盐工偷偷瞄她的眼神,让她变得自信多了,仿佛重新活了一回。

    而有她在场,盐工们干起活来,就象不知疲惫一般,人人都希望自己在四娘眼中,是最能干的那一个,吃奶的劲都使出来了。

    李昂没事就让她撑着油纸伞,到各个盐池边走一趟,黄四娘走得累了,李昂就干脆弄了个肩辇,让人抬着她去巡视,香风丽影所过之处,号子声声,锄头飞舞,场面热火朝天。

    如此一来,挖盐池的速度比李昂的预计快了近一倍啊!

    伍轩忍不住说道:“老板,这样挖盐池的进度倒是快多了,只是老板让自己的女人这样抛头露面,不妥吧。”

    “错!她正式的身份,是大唐无双盐业有限公司的第二大股东,兼公关部经理,至于是不是我的女人,都没你的份,少来试探我。你瞧四娘的眼神,别以为我没发现,不比那些盐工好多少。”

    “老板,你冤枉我了……….”

    “行,盐井下有水,你跳下去洗洗,看能不能把自己洗清。”

    伍轩噗哧两下,答不上话来,便要远远地躲开。“站住!把这齿轮抬上去。”李昂及时叫道。

    之前盐井提卤,都是以人力一桶一桶地往上提,如果是单纯的用铁锅熬盐,也没什么,但如今每个盐井都建了这么大的盐池,以人力一桶一桶地往上提,那效率就太慢了。

    李昂设计了一个他称之为绞车的东西,在井里固定上一架长长木梯,上面有转轮,转轮上加装履带,履带上固定着一个个提水的木斗。井上再装一个研磨大的轮盘,以牲口拉动轮盘,轮盘上的齿轮带着履带不停地运动,木斗就能不停地提上水来。

    说白了,这就是一部畜力水车。工匠把部件都打制出来了,现在李昂要伍轩抬上去的就是最后装的大轮盘。

    这部装置对于大家来说,新鲜得很,连见多识广,把李昂的“集团公司”硬改成了“xx公司”的韦老头,也看得一愣一愣的。

    “李郎君,这看着有点悬乎,能行吗?”

    “安了,韦老头你暂时不会失业,赶紧烧你的火去。”李昂一眼瞧出他的小心思。

    韦老头却不管,听说不会失业后,高兴地说道:“李郎君,这是用驴拉的吧,老汉赶驴很在行哩。”

    “行,以后你就兼职赶驴吧。”李昂让伍轩把轮盘抬上去后,再吩咐工匠给轴子上了些油,然后说道,“行了,牵驴过来试试。”

    “好哩!”韦老头生怕自己失业,赶紧把驴牵过来,熟练地套上。大家都紧张地看着,这东西是第一次,成不成的,大伙心里都没底。

    就连黄四娘也结束了“t台走秀”,回到井边来。“李郎,这能成吗?”

    “试试不就知道了。”李昂看着她,也不禁感叹,这少妇确实养眼……..“咳咳,韦老头,让你的驴慢慢走起来。”

    韦老头紧牵着驴,随着驴的拉动,轮盘带动履带,履带带动着木斗,咔咔地转动起来。开始驴还走得挺轻松,可随着盛满水的木斗数量越来越多,驴走起来就越来越吃力,轮盘上的齿轮也咔咔直响,那样子随时可能崩了。

    哗!

    哗!

    ………….

    一个个木斗随着履带转到顶端后,往另一面转动时,斗内的卤水便哗的一声倾入下面的小池子,然后通过沟渠流向宽大的盐池。

    大伙见果然成了,不禁大声欢呼起来。李昂却大喊道:“停,快停下!这样不行,太吃力了,齿轮支撑不了多久,必须减少木斗的数量,斗与斗之间的距离再长一点。”

    旁边的几个工匠说道:“李郎君放心,这个不难。”

    那些木斗是用粗绳绑着的,把绳子解开,取下几个斗,再重新把各斗之间的距离调宽,这样同时乘着水的木斗数量减少,整个提卤机转动起来就轻松多了。

    提水的木斗虽然减少了,但因为转速加快的缘故,效率不减反增,一斗斗卤水随着履带的转动,哗哗地倒入卤水池中。

    “李郎真行,成了!这回成了!”黄四娘毫不吝啬自己的夸奖,就差抱着他亲一口了。

    ***

    李昂在螳螂坳忙着大搞生产,火井城里,方赵两家差点打了起来。成管派了个捕快赶到螳螂坳通知李昂后,李昂叫来方大牛,让他先主持螳螂坳的工作。

    目前主要是加紧多生产粗盐,上百个大铁锅日夜不停地熬卤,为了保密,暂不提纯精盐。等将来粗盐囤积得够多之后,再一次性提纯,大批量投入市场,抢占地盘。是以由方大牛暂时管着不成问题。

    李昂带着黄四娘和伍轩匆匆赶回火井县城。

    颠簸的马车上,黄四娘舒了舒那美好的身体,问道:“李郎,方家与赵家恶斗,咱们这般火中取粟,一下子就把方家和赵家都得罪透了,奴家觉得有些不妥。”

    李昂把头枕在她的大腿上,正色地说道:“四娘,除非你什么都不做,否则总会得罪人的。况且我就算不想得罪方家和赵家也不行了,彼此之间已势如水火,再也存不得妇人之仁了。”

    “崔县令这边,李郎,你别怪我多嘴,公孙靖宇年轻冲动,做事没有定性,全靠他势压崔寅很是不妥,万一公孙靖宇那边有什么变动,崔县令一定会变本加厉地针对咱们。”

    “四娘不用担心,我自有分寸,说白了,公孙靖宇的势力对咱们而已言,终究是虚的,用来唬唬人可以,真要落到实处,未必好使。比如方公孙靖宇去说句话,便能让他父亲提崔寅的官吗?我可不这么认为。”

    “李郎,既然你心里都清楚,那你还……..”

    “好处我会给崔寅的。”

    “李郎啊,以财力论,咱们远远不及方赵两家,你还能提拔崔寅的官职不成?”

    “不错,我就是要给他升官。”

    李昂话里充满了自信,黄四娘看他不似在瞎说,可他一介布衣,说什么给崔县令升官,这不是胡说八道吗?

    “李郎,你拿什么给崔县令升官?”黄四娘弯下腰来紧紧盯着他,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胸口已经快压到李昂脸上了。

    这个从十五岁守寡,在深宅大院里寂寞幽居了整整十年的少妇,就象一坛珍藏了十年的美酒,散发着诱人的醇香。

    李昂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一脸陶醉,黄四娘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胸口靠他的脸太近了。她的脸有些发烫,心跳也加快起来。

    “李郎,你快说嘛,你有什么办法让崔县令升官?”

    李昂呵呵笑道:“四娘,这事我先保密,今晚咱们请崔县令吃顿饭,到时你就知道了。”

    “李郎,说嘛,您就别逗奴家了。”黄四娘的声音变得柔媚了许多,就连旁边的红杏,也感觉到了自家娘子的异样。

    她敢肯定,就算李郎君在这车上要自家娘子的身子,自家娘子也肯定不会拒绝…..那我呢……

    平日李昂经常吃红杏点小豆腐,她今年也十九了,虽然没有过男人,但和黄四娘虚凰假凤的事可没少做,只是那冰冷的角先生怎么能和真正的男人相比呢?

    ***************************

    ps:各位亲,求推荐,求收藏,没有收藏的,点击一下俺封面下边的“加入书架”,你样会有实时更新提醒,请各位朋友多多支持,让俺更有信心写下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