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 步步惊唐 > 第0058章 拳打县令
    公孙靖宇嚣张地叫嚣着,直接让崔寅滚蛋,把崔寅气得脸都绿了,除了双方的几十人之外,出城踏青赏花的人也都在看着呢。,

    他好歹是火井县的父母官,被一个臭未干的小子当众污辱,情何以堪若不教训公孙靖宇一番,今后还有何威严可言

    只是他年近四旬,经历过官场的起起落落,颇能隐忍。而且事情很明显,对方若是没有强大的背景,不可能敢如此蔑视他这个县令。

    崔寅一拂大袖,强忍着满腔怒火,沉喝道:“你是何人”

    “你阿耶的名字你还不配问”公孙靖宇根本没将他放在眼里,浑身每个毛孔都透出飞扬跋扈的味道,看向崔寅的眼神像在看一只蚂蚁,“怎么着有本事来抓你耶啊,要是不敢,赶紧给某滚蛋,别坏了耶的雅兴。”

    公孙靖宇越发嚣张,崔寅一时骑虎难下。再说泥人还有三分土性呢,公孙靖宇一口一个阿耶地叫着,若这么甘做“儿子”,他今后还有脸在这火井县呆下去吗

    “来啊通通给本官拿下”

    “哟嗬好个癞蛤蟆打哈欠,好大的口气给某打”

    公孙靖宇这次来火井是为了对付武功高强的“神丐”,带来的人,人人身手了得。只听他一声令下,二三十个大汉顿时冲上去开打。

    成管等人早有准备,与一众捕快瞬间变身“跑快”,跑了个没影,剩下崔寅一个人面对二三十个壮汉的老拳,一通乒乒乓乓,把崔寅打得五官都挤成了一团,那叫一个惨啊

    李昂是天下第一大善人,看到火井县的父母官被打成这样子,心里充满了无限的同情,和深切的哀悼。在大唐当官不容易啊既要上得青楼,也要挨得拳头

    “住手住手是县令,堂堂七品县令,你们怎么下得了手”李昂疾声大呼,见没人听他的,又转对跑得比兔子还快的一众捕快大喊道,“你们怎么这样,有危险不是让领导先走吗你们一个二个,怎么连这点觉悟也没有太不象话了太不象话了”

    火井县令被人打了,这个爆炸性的新闻像长了翅膀一样,迅速在火井县传开。一时间,整个火井县都炸窝了。

    当然,大多数老百姓是不信的。开什么玩笑,县令高坐公堂,手握惊堂木,头顶一片天,只有他打别人屁股的份,谁能打他呀

    连赵上益,也是再三派人打听,才敢确认这个消息。他那一脸阴沉的脸色,不知道的还以为被打的是他呢。

    “这怎么可能”

    “大哥,什么不可能,这不是已经打听清楚了吗崔县令被打得比某还惨”

    赵上臣最近时运差了点,前阵子,刚刚被李昂扇得鼻青脸肿,这瘀青才刚刚消去,又被成管等一众捕快胖揍了一顿,那张脸又光荣地瘀肿起来了。不过想想崔寅身为一县之令,比他也好不到哪里去,他心里莫名平衡多了。

    “真没想到,李昂竟然跟公孙靖宇凑到了一块,这事恐怕麻烦了。”

    “怕他何来公孙靖宇不过是个草包,仗着他老子的势四处惹事生非,崔县令到底是朝廷命官,他这次连崔县令也打了,指不定连他老子也会被连累丢官,大哥且看着吧去去去”赵上臣一把将帮他敷脸的丫环推开,自己拿过热帕子捂在脸上。

    赵家在火井的生意不多,店铺也有些简陋,两个小郎君突然到来,让主持火井生意的胡掌柜有些手忙脚乱,临时找来的几个丫环毛手毛脚的,很让赵上臣窝火。

    “崔县令被打伤,此事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确实有可能连累公孙谨丢官,但更可能会波澜不惊,最终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大哥,没这么简单吧。”

    “公孙谨是宰相李林甫一党,只要李林甫肯压下此事,别说是一个县令被打了,算被杀,也不算什么。”

    如今皇帝日渐倦政,自从张九龄被排挤出朝堂之后,李林甫权威日重,政事堂里的其他宰相沦为应声筒,李林甫时常把其他大臣招到家中议事,朝中许多人事任免都是在李府决策。

    皇帝对此不但不怪罪,反而时常夸李林甫贤能,能替君分忧。李林甫几乎是只手遮手,连太子这样储君,在李林甫面前也是如履薄冰,谨小慎微。这是朝野皆知的事。

    因此,桃花坳崔寅被打一事,真要闹大了,丢官的恐怕不是公孙谨,而是崔寅。

    “没想到李昂这厮竟然和公孙靖宇搅到了一块,事到如今,可怎生是好”

    “二弟,你立即回犀浦,想办法让小娘子来火井一趟。某这去会会李昂。”

    “会他做甚”赵上臣屡次吃李昂的亏,正耿耿于怀。以前因为急于救他父亲出大牢,他强忍下来了,现在正想一雪前耻,如果再让他忍气吞声,他会疯掉的。“大哥,把小娘子请来是了,小娘子的父亲是右羽林卫大将军,负责天禁护卫,可以随时面君,和李宰相关系更加密切,还用得着怕公孙谨那个应声筒吗”

    “二弟,你别忘了,小娘子和她父亲正闹着别扭,跑来剑南分明是逃婚来的,事情真的闹大了,小娘子未必能帮得了咱们。”

    “可是”

    “二弟,大丈夫为人处事,要能屈能伸。李昂与方家之间,不见得是一条心,与方同兴兄弟俩的冲突,是迟早的事。暂时与李昂妥协,把方同兴弄死,先替二叔报仇,将来事再说。”

    “大哥,别的某都听你的,可这次大哥,某一见李昂那厮,恨不得剥他的皮,吃他的肉,某实在没法咽下这口气啊。”

    赵上益太了解自己这个弟弟了,一味让他强忍着,恐怕只会适得其反。他拍了拍赵上臣的肩头说道:“这件事,为兄会再考虑考虑,你先回犀浦请小娘子吧。小娘子智计非凡,只要她肯帮,算不动用她父亲的关系,她也一定会有办法的。”

    “好,大哥,某这回犀浦。”

    李昂和公孙靖宇在桃花坳快意痛饮,李昂狂饮数升而不醉,让公孙靖宇佩服得五体投地,当然,他五体投地主要是醉的。

    酒足之后,大家漫垂鞭袖,打马横行,马脖子上挂着鲜艳的桃花,半醉放歌,一同高诵着“李昂的新作”:落拓江湖载酒行,楚腰纤细掌中轻。十年一觉成都梦,赢得青楼薄幸名。

    已有七分醉的公孙靖宇,从没感觉自己这么快意过,今儿打了县令,扬名立万。结识了李昂,能喝酒,会做诗,够义气关键是送了他一剂秃鸡方,真男人啊,哇哈哈以后咱逛青楼也能让姑娘们倒贴钱了,虽然咱不缺那几个钱,但这事想想爽啊

    放歌最响的莫过于公孙靖宇了,脸红脖子粗的,路人无不侧目。

    回城之后,公孙靖宇立即让人去按方抓药,同时做了一个豪气的决定,把火井县仅有的三家青楼都包了下来,所有稍有姿色的姑娘全部集中到最大的万花楼来,上百莺莺燕燕,群雌粥粥。

    热气氤氲的大浴池边,公孙小郎君一声令下,姑娘们香囊暗解,罗带轻分,云裳纷纷飞去。

    李昂看了不禁叹道:“贤弟太坏了,这是想让为兄扶墙走路啊。不过”

    “大哥,不过什么”

    “我喜欢姑娘们,我来也”

    李昂凌空弹起,扑嗵一起扎入水池中,弄得水花四溅。

    公孙小郎君一抹溅了一脸的水珠,大喊道:“姑娘们,上谁能放倒我大哥,赏钱百贯”

    赏钱百贯浴池边的莺莺燕燕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紧接着是无数快乐的尖叫,姑娘们争先恐后,跳入浴池向李昂扑去。

    公孙靖宇看了,哈哈大笑,乐不可支。可笑完之后,才发现自己没有姑娘。

    全跑李昂那边去了啊

    ps:俺每天厚颜求推荐求收藏求打赏,估计大家都已经腻味了,不过除了大家的支持,俺还能指望什么呢

    活着不容易啊

    ~搜搜篮色,即可全文阅读后面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