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 步步惊唐 > 第0055章 冤家路窄
    李昂同火井县捕头成管等人一同回县城,一路上李昂和他们已经混得很熟。快到城门时,李昂又取来几贯钱,塞给了成管两贯,其他五个捕快也都塞了一贯。

    他出手之大方,让成管等人心花怒放。要知道,做捕快一个月的薪金才80文,一贯钱相当于这些捕快一年的薪水了。

    就连黄四娘和伍轩也为之侧目。黄四娘拉过李昂悄悄地埋怨道:“李郎,钱不是这么花的,这几个小捕快,能帮得上什么呢?用不着给他们这么多钱吧。”

    “四娘,这你就不懂了,阎王好骗,小鬼难缠。千万别小看了这些小角色,县令要干点什么,还不都得差他们办?咱们在火井一点门路也没有,全指望他们了,所以啊,不出手则罢,一出手就得让他们把咱当干爹干娘才行。”

    黄四娘想想也是,便没再说什么。

    李昂等人正准备进城门,后头便有二十多骑飞驰而来,黄尘飞扬。接着听到有人嚣张地喊道:“真是冤家路窄啊!大哥你看!哈哈哈…….”

    靠!李昂看清来人之后,不禁暗骂了一声,还真是冤家路窄,来的不是赵上益、赵上臣兄弟俩是谁?

    赵上臣一马当先,向李昂直冲而来,“好狗不挡道,让开!“赵上臣分明是想把李昂逼入护城河里去,不断催动着坐骑。

    “什么人?!竟敢在城门横冲直撞……..”成管等人纷纷拔刀,然而赵上臣马速太快,他们终究是不敢上去阻挡,仓促之间反而彼此撞成一团。

    就在此时,突然白光一闪,紧接着一声闷响,大伙还没看清是怎么回事,赵上臣的坐骑就悲鸣着从李昂身边冲过,扑嗵!赵上臣连人带马一头扎进了护城河里,弄得水花飞溅,赵家的那些护卫惊呼着,纷纷上来救援。

    李昂看了看伍轩,说道:“还行,今天给你加一文钱薪水。”

    伍轩下意识地摸了摸裤裆,感觉蛋有点痛。

    “嘿嘿,你和他们不一样,你这叫细水长流,明白?”

    赵上臣大概不识水性,在护城河里扑腾了好一阵,才被护卫救上来,只见他跟落汤鸡似的,幞头上还有小鱼活蹦乱跳的,裤裆里还摸出了一只大螃蟹,估计他才是真的蛋痛……..

    “打!给某打!往死里打……..”恼羞成怒的赵上臣,完全失去了理智,脸红脖子粗地指着李昂厉喝着。

    李昂对成管说道:“成大哥,这人分明没把您放在眼里啊,也太无法无天了!”

    谁说不是?且不论李昂刚给了他们那么多钱,这可是火井县城门口,城里城外好多百姓看着呢。成管带着五个捕快,持刀大喊道:“什么人?竟敢在此撒野,拿下!”

    “慢着!”赵上益骑着马上前,一面坚硬如铁,“各位捕头,在下犀浦赵上益,与你们崔县令有过数面之缘,与各位捕头也算是自己人。舍弟马匹受惊不受控制,惊挠了各位捕头,某代舍弟给诸位捕头赔个不是。”

    赵上益嘴上说赔不是,却是连头也没低一下,甚至没有下马,没见过这样赔不是的,赵家那近二十名护卫,更是虎视眈眈,杀气腾腾。

    “大哥……..”

    “住口!”赵上益喝止了自己的二弟,然后冷冷地扫了伍轩一眼,转而看着李昂。以前赵家有求于李昂,李昂打上门去,他咽下了那口气,还赔了钱,但这并不代表他一点都不介意。现在他父亲也放出来了,再不用顾忌什么。

    李昂从他眼中看到无比冷酷,双方之间的矛盾很难再调和。

    眼下赵上益想息事宁人,李昂当然不会如他所愿。

    李昂嘿嘿一笑对成管说道:“成大哥,我来的时候,听说我们犀浦县有一匹马,下了一头驴崽,可稀奇了。”

    “不会吧,还有这样的事?这马不下马,怎么会下驴呢?”

    李昂摊了摊手,嘿嘿地笑道:“我怎么知道那畜生为什么不下马,包大哥该去问那畜生才是。”

    赵上益这下回过味来了,李昂这是在指桑骂槐,影射他给人赔礼不下马呢。他脸色顿时一片铁青,右手忍不住缓缓握向刀柄,他还没动,本就满腔怒火的赵上臣,却先炸毛了,霍地抢过自家护卫的一把刀疾冲上来:“不知死活的东西,做了他!做了他…….”

    李昂则立即大声疾呼:“救命啊!抢劫啊!杀人啦,袭警.………杀官啦!”

    李昂可不是光说不练,手上的马鞭狠狠一抽出,正好抽在冲上来的赵上臣身上,赵上臣被抽中,挥刀狂砍,成管急退,旁边的一个捕快被砍伤了一只手臂,顿时血淋淋的。

    这下子城门口外看热闹的民众无不哗然,光天化日之下,有人胆敢在城门口袭击官差,这还得了。有人逃跑,也有人愤起大骂,守城的丁壮如临大敌,持弓带箭冲出来。

    “二弟,住手!”赵上益急忙大喊。

    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赵上益便是奸诈如鬼,有这样冲动的弟弟,照样得喝李昂的洗脚水。

    那被砍伤手臂的捕快血流如注,这时候就算赵上臣停手,成管他们也不肯了,一个个怒吼着冲上去要拿下赵上臣。赵家的护卫不可能看着自家郎君被围攻,而坐视不理,明知在这里和官差动手有问题,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与几个捕快战在了一起。

    “都给某住手!听到没有!”赵上益再次大喝,阻止了自家的护卫,成管等人趁势而上,围攻赵上臣一人,赵上臣双拳难敌四手,加上自家大哥叫住手让他有点犹豫,很快被成管等人放倒在地,拳打脚踢。

    城门的兵丁也冲了过来,长枪弓箭一齐指着赵上益等人。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是赵上益始料未及的,这下他终于肯下马了。一边上去阻止成管等人,一边说道:“各位捕头请息怒,先救治贵同伴才是正理。此间之事,某自会给你们崔县令一个交待。”

    赵上益一口一个崔县令,让成管等人的气势弱了不少,李昂立即向那些守城的丁壮和围观的民众大声嚷着:“天啊!原来是崔县令的熟人!大家都别看了,人家可是崔县令的熟人,砍断个把官爷的胳膊根本不算什么事,大家快散了,散了,别惹祸上身。”

    李昂喊完,围观的百姓不但没有散,反而越围越多,有指责的,也有嘲弄的,大概成管等人也没少坑害百姓,所以为之叫好的也大有人在。

    这时得到急报的县尉吕复匆匆赶到,向成管问明了原由,便把一干人等全带回了衙门。很多好事之徒亦步亦趋地跟着。

    李昂吩咐黄四娘道:“四娘,这段日子咱们估计都得住在县城里,住客栈多有不便,你且去租个小院。”

    “李昂,你呢?”

    “这事不能让他这就么完了,我且跟去看看再说,你租好了房子,就来县衙附近找我。”

    “李郎,你这是何苦呢?赵家……..”

    “四娘,你的意思我明白,但我不找赵家人麻烦,他们也一定不会放过我的,与其被动挨打,还不如先发制人。”

    “不会的,李郎,奴的兄长与赵家有些交情,奴让兄长给你说合一下,赵家总还会给奴家兄长一个面子的。”

    “你兄长与赵家有交情?”

    “是的,逢年过节,赵家都会准备些礼物去拜会奴家兄长的。”

    李昂想了想,说道:“我晓得了,你先去租房,我还是先去看看。”

    李昂要摆平的可不光是赵家,还有火井县令呢,李昂要在炎井做生意,要是摆不平火井县令,以后这日子岂能好过?

    ****************************

    PS:亲们,大喊一声,振奋一下,求推荐,求收藏,求打赏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