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 步步惊唐 > 0054章 池鱼之殃
    李昂揪着方大用的衣领,将他整个人半提起来问道:“大用,说,你做了什么?官差为什么来查封咱们的盐井?”

    方大用气都透不过来,一脸涨红:“李…….郎君,您松松手,不是…….不是咱们的事,是花家坳那边,据说是有人吃了花家坳所产的盐,中毒死了,死者家人将方家告上了县衙。火井县令于是派出官差,把方家在火井县的所有盐井都查封了。”

    “竟有此事?花家坳的火井不是采了十几年吗?”李昂一问完,就意识到自己可能把问题想得简单化了,心里开始思索起此事来。

    方大用愤愤不平地说道:“谁说不是!这分明是有人故意栽赃陷害方家……..对了,李郎君,我家小郎君呢,怎么没和你一起来?”

    “方家…….对啊,方家。”李昂喃喃自语了一句,然后才对方大用说道,“你家小郎君的事说来话长,容后再说。伍轩,你过来一下。”

    “何事?”伍轩上前两步问道。

    李昂捡来两块砖头,叠好。“好了,拿出你的真本事来,一掌碎掉没问题吧?”

    呯!伍轩二话没说,猛然一挥掌,顿时将两块砖头斩断。李昂嘿嘿一笑,这回叠起三块。“还行吗……”

    他“吗”字没说完,又是“呯!”的一声,伍轩再次用手掌把砖头斩断,不光是井上的盐工,这下就连那几个忙着贴封条的衙役,也不禁停下来,一个个为之侧目。

    “再来!”李昂这下一次叠起五块砖头,“扎好马步……..”呯!这下连李昂也有些目瞪口呆,扎什么马步啊,人家伍轩动作那叫一个干净利落,就跟砍瓜切菜似的。

    “那个……..我看人家不都是扎好马步,呼呼哈哈地比划半天,憋着一肚子气才砍的吗?你这…….嘿嘿,行啊伍轩,给你涨工资,一天多给你一文。”

    李昂像是捡到宝似的,这下可慷慨了,只是方大用他们有点摸不着头脑,官差正在查封盐井呢,你不快想办法,在这玩什么掌劈砖头呀。

    这叫磨刀不误砍柴工,这帮人不明白,李昂也不就此说明,嘿嘿。

    “各位捕快大哥远道而来,辛苦了!辛苦了!在下李昂,不知各位捕快大哥怎么称呼?”李昂一脸春风地向那几个衙役迎过去。

    那几个衙役这时还没回过神来呢,望着被伍轩砍碎一地的砖头着愣,直到李昂把重达几斤的一吊钱塞入那领头的捕快手中,他们才回过神来。

    “诸位捕快大哥想必也饿了,大用,赶紧宰头羊款待诸位捕快大哥。”李昂一副自来熟的模样,握着那捕头的手不放。

    “某家成管,你就是李昂?”那捕头有些好奇地打量着他。

    城管?听到这名字,李昂不禁脱口问道:“你也是越穿人士?”

    “啥穿越人士?某姓成名管。”

    “啊…..哈哈……..成大哥听过在下的贱名?那在下可真是荣幸,哈哈哈……成大哥,上次在县城,我就曾听过城大哥的威名,真是闻名不如见面!来来来,成大哥请坐,四娘,快帮成大哥拿张凳子来。”

    那成管刚才被伍轩弄得愣了许久,结果一见风韵撩人的黄四娘,顿时又转不开眼睛了。

    那边伍轩似乎是砍砖头砍上瘾了,呯!又一下,呯!又一下,敢情,他这是拿砖头磨掌刃呢?却不知那呯呯的响声,让几个捕快听得头皮麻,膝盖软,这都什么人啊!

    李昂笑道:“成大哥别理他,这厮有多动症,那双手一刻也不能闲着。”

    “多动症?”

    “呵呵,成大哥这边请。大伙能来螳螂坳,就是我李昂最大的荣幸,大碗酒,大块肉,一样都不能少。”

    娇媚撩人的黄四娘也在旁边附和着:“就是呢,奴家等下也要敬各位大哥一杯,各位大哥可要赏个脸才行哟。”

    听了黄四娘的娇声,成管等人骨头都酥了。李昂不禁感叹,自己这个公关部经理还真是找对了,这可比伍轩的武力展示还管用呢。

    等酒菜准备好,李昂与成管等人边吃边聊。酒酣耳热之后,李昂才问道:“成大哥,方家盐井出了那样的事,你们是奉命行事,我能理解。不过呢,那边的十二个盐井,是我李昂刚刚花钱买下的,与方家无关,这在县衙是有案可查的,还望诸位大哥高抬贵手。”

    黄四娘立即跟着说道:“成大哥是个大好人,肯定不会故意殃及池鱼的,成大哥您说是吧。”

    成管擦了擦嘴角的油渍,醉态可掬地答道:“那……那只是误会,误会!上头让某等来查方家盐井,既然现在弄清楚了那十二口盐不是方家的,自然不在查封之列。”

    李昂暗地冷笑,那十二个盐井是在谁的名下,这些家伙岂会不知道,不过是弄点好处罢了。李昂又是展示武力,又是美人计,还好吃好喝地招待,根本目的是想从他们口中套些话。

    黄四娘频频劝酒,见成管等人已有几分醉意,李昂才趁热打铁地问道:“成大哥,花家坳的方家盐井所产的盐吃死了人,这事着实奇怪。方家在花家坳的盐井也经营十多年了,一直没事,这怎么就吃死人了呢。”

    “成大哥,奴家一直都在吃方家的盐呢,真担心也中毒了。”

    “嘿嘿,四…….四娘你就放心地吃吧,某保你没事。方家这次明摆着是被人坑的,他…..他家的盐没事,崔县令自……..自己还在吃呢。”

    “原来是这样,那奴家就放心了,只是你说到底是谁要陷害方家呢,害得奴家也跟着白白担心了好几天。”

    黄四娘真的入戏了,一颦一笑,媚态横生,本就已经有几分酒意的成管等人,这下可就更找不着北了。

    “四娘不用担心,不用担心!至……至于是谁在坑方家嘛,这个不好说,但……..嘿嘿…..”

    “成大哥,您说嘛!说嘛!弄得奴家心痒痒的,坏死了你!”

    李昂听了听了黄四娘的娇声媚语,脑海中不禁又浮现出那根湿漉漉的角先生来,这娘们真是…..

    “四娘,你再陪某喝一杯,某就告诉你。”

    “这有何不可,成大哥请。”

    成管又是一大碗酒下肚,眼前的黄四娘风韵越撩人,胸前露着的一片雪腻让人垂涎欲滴,那水一样柔软的身体,让人忍不住想热烈抱住…..

    “不瞒四娘,前几天,赵氏茶叶铺的胡掌柜在金玉楼宴请崔县令,某正好跟着保护崔县令。”

    “成大哥,那崔县令和胡掌柜都谈了些什么?你快说嘛!别吊奴家胃口了。”

    “嘿嘿………席间那胡掌柜倒是没……没有直接提及方家盐吃死人之事,不过言语之间,含沙射影的话可不少,最后还送了崔县令一份厚礼……”

    这个消息,既出乎李昂意料之外,但回头一想,也在情理之中。赵仁贵告上犀浦县衙门,现在虽然放出来了,但到底是挨了板子。赵家岂会就此善罢甘休?

    常言说得好,神仙打架,小鬼遭殃。这次李昂的十二个盐井就被“顺带”查封了,而且李昂之前曾打上赵家去,现在又和方济走在一起。以赵上臣和赵上益这两个人的脾气,肯定会顺手收拾他。

    李昂不放心,当天就带着黄四娘和伍轩前往火井县城。别的先不说,火井县令这一层关系一定要先走通,不然还不知道有多少麻烦接踵而来呢。

    要怎么攀上崔县令的关系呢?事已临头,平常办法都成了临时抱佛脚,一时难以奏效,恐怕还得别出心裁才行啊!最好是能让崔县令反过来求自己,那才是完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