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 步步惊唐 > 0046章 李傻儿收柴咯
    稍近一些的百姓已经等不及二月二十五那天,直接把干柴拉到螳螂坳来了。

    但凡有人送干柴来,李昂总是推托一下,说收柴的日子未到,卖柴的想要钱,自然是围着他哀求,李昂拗不过,最后还真都是三文钱一担收下了。

    卖柴的自然是欢喜地,一传十,十传百,这样的好事就跟天上掉馅饼差不多。

    如今大唐四海升平,物价很低,斗米才十三文钱,一文钱有时够买两担干柴了,现在李昂出三文钱一担,简直能让人疯狂啊!

    很多村子几乎是男女老少全村出动去砍柴,那场面可谓是热火朝天。有人说李昂是傻子,也有人说他是散财童子。

    在火井县随便找个三岁屁孩问问:“你,就你了,知道皇帝吗?”

    “不知道。”

    “知道李昂吗?”

    “知道!!!”

    那绝对是高分贝的回答。

    但越是这样,方大用等人越是担心,毕竟三文钱一担的柴火,是收得越多亏得越多啊。

    二月十二五日便是李昂敞开收购柴火的日子,到了二月二十四日这天晚上,令人震惊的一幕出现了。

    火井县的县令刚刚抱着心爱的“官使妇人”上床,刚要提枪上马,就有人来拍门,吓得县令大人一泄如注……..

    一肚子怒火的县太爷带着手下登上城头,向外一望,又吓了个一泄如注……咳咳,这回泄的是尿哈。

    但见城外火光成片,人声沸腾,扑面而来,就像是千军万马来攻打县城。

    “这……这…..这是怎么回事?快传我命令,让三班衙役丁壮上城防御,快去!”

    “明公!明公!您瞧,好像不是来攻打咱们县城的。”

    “嗯?”

    “明公,您看,这火光好像是往城西而去的。”

    “你,悄悄出城,给本官侦察清楚,这是怎么回事。”

    “哎呀,某想起来了,明日便是李昂那个傻子大量收购柴火的日子,这些天十里八乡,家家户户都在忙着砍柴,就等着这一天卖个好价钱了,这会儿一准是大伙赶着卖柴去了。明公您看,这火光可不是汇往螳螂坳方向嘛。”

    “李昂?收点柴火怎么可能弄出这么大的动静?还不快出城查个清楚!”

    “是是是!”

    惊得县太爷一夜之间连泄两次的罪魁祸,此刻正在螳螂坳抱着青青姑娘舒服呢。别人上青楼,得花钱,李昂上青楼,不但得姑娘倒贴了钱,没几天,对他念念不忘的青青姑娘,竟主动找上螳螂坳来了。

    嘿嘿,螳螂坳跟和尚的秃头似的,正闷得慌,青青姑娘自己找来了,李大ceo哪还会客气,天没黑就抱着青青姑娘进屋了。

    屋内青青姑娘高声歌唱,屋外韦老头不时跑来高声大喊:

    “李郎君,又来了一伙!”

    “李郎君,又来了两伙!”

    “李郎君,又……”

    “又你个头!死老头,老子一火都没来,早着呢,滚!”

    二更时分,声嘶力竭的青青姑娘晕了过去,李大ceo这才满身舒爽地出来,推门一看,霍!也把他吓了一跳。

    但见螳螂坳一带,已是火光冲天,数不清的人,数不清的柴火,将他的茅屋都围成了绝地。方大用像死了爹娘似的,上来说道:“李郎君,你瞧瞧!你瞧瞧!这可怎么办?这么多柴火,咱们收还是不收,不收人家肯罢休吗?”

    “你嚷个屁,这不是还没到二十五吗?让他们等着。”

    “可是天总归是要亮的呀!”

    “那就天亮再说。”

    李昂说完,转身回屋,啪的一声把门给关上,床上的青青姑娘惊醒过来,虚弱地说道:“李郎,奴要死了,奴不行了……..”

    “嘿嘿,青青姑娘,下次记得多带几个姐妹来。”

    “……..”

    第二天,天色大亮之后,李昂再次推门出来,这下可以看个真切了。漫山遍野的柴啊,以他盐井为中心,向四方漫延,望都望不到边。

    能占盐井附近位置的,都是昨夜早早就来的,见李昂出来,所有卖柴的人一下全站了起来,那动作比阅兵还整齐。

    大伙生生熬了一夜,带了干粮的还好,没带干粮的已经饿得肚子呱呱叫,早就盼着他早点开始收柴了!

    “李郎君!快点吧,我们这都是上好的干柴,给你挑来了。”

    “我的才是上好的,李郎君,先收我的吧。”

    “我的,我的,先收我的!”

    李昂左手叉腰,右手一挥:“都别吵!只要是上好的干柴,今天我李昂都收,大家稍安勿躁,常言说得好,皇帝还不差饿兵呢,诸位乡亲也总得让我先吃个饭,吃饱了才有力气干活嘛!”

    好呗,这话也不算过份,大伙就先等着呗。

    李昂亲自动手,做了个黄耆羊肉,他的厨艺很不错,一锅羊肉炖着,弥漫的香味惹得满山卖柴的人肚子咕咕直叫。

    等羊肉炖好,李昂先把青青姑娘叫起来。这姑娘长得挺秀气,别的男人喜欢丰腴的,她比较苗条,小腰儿迎风欲折,不太受欢迎,倒便宜了李昂。

    女人真是奇怪的动物,昨夜累得晕过去的她,一早起来却是神采奕奕,脸色红润水灵,就跟沾着露珠的花儿一样。

    “青青快坐下,吃完了咱们还要赶着收柴火呢。”李昂招呼完她,还客气地叫守了一夜的卖柴人来吃。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见人家有女子在,谁也没好意思过去。看着李昂他们大快朵颐,大家的肚子叫得可就更响了。

    李昂倒也没有故意拖延,用不着。吃完饭他就开始收柴,方大牛负责验货,方大用负责付款,明码标价,上好干柴三文钱一担。

    “李郎君,某先来的,先收某的!”

    “某才是先来的,李郎君先收某的吧。”

    “李郎君…….”

    一下子,漫山遍野的卖柴人全动了起来,纷纷往里挤,都想先卖掉自己的柴火。那场面壮观无比,有如千军万马在行进。

    李昂早有准备,骑在马上,拿着一个铜锣,邦!邦!邦!地敲起来,“大伙都别挤,挤倒了人,伤着了,踩死了,那是要吃官司的。一个一个的来,不要急!不要急!谁要是强行往里挤,我就不收他的柴了!”

    李昂不停地敲着锣,止住了人潮,然后指着一个樵夫道:“你,就你了,柴火是上好的干柴吗?”

    “李郎君您看,是上好的干柴。”

    “好,自己挑到那边去堆好,然后过来领钱,三文钱一担,一文不少你的。”

    “谢谢郎君,谢谢郎君!”

    一开始,大家还有点怀疑李昂会不会真的按价收柴,这下子顿时个个喜形于色。真的收了,三文钱一担啊,真的收了啊!

    “你!你的是上好的干柴吗?”

    “是的,郎君。”

    “你真当我是傻子啊,这中间的还带着青叶呢,这也叫干柴?咱们做买卖,讲的就是个诚信,你这般不讲诚信,对不起,挑回去吧,我不要你的柴了。”

    四周卖柴火的一下子跟着指责起来,声浪如潮。这年头,民风还是比较淳朴的,不讲诚信的人,是要被人鄙视的。那人被千夫所指,只能挑着自己的柴火灰溜溜地退出去。

    李昂继续,一个一个地验货收柴,可是来卖柴的人成千上万,实在是太多了。李昂他们人少,收到中午才收了一千担,花了三千文。

    这下子开始有人等不及了,正所谓人是铁,饭是钢,他们打昨晚就来了,早已饿得前胸贴后背,两眼昏花,眼看熬不住了。

    偏偏这个时候,李昂还暂停收购,人家也是人,暂停吃个午饭你也没话可说,可这……闻着盐井边飘来的阵阵肉香,大家别提多难受了。

    终于有人凑上来,求李昂道:“李郎君,您先收某的柴吧,上好的干柴,您给两文钱就行了。”

    你想啊,谁卖担柴火还带吃的来啊,为了一担柴火,在这儿熬了一夜了,现在又是半天功夫,这肚子早就饿疼了,开始有人主动减价求售了。

    有第一个,就必然有第二个,这种从众心里是人类的共性。

    “李郎君,你收某的吧,某要一文钱就行了。”

    “我的,收我的,我的两担一文。”

    “……….”

    嘿嘿,这可是你们自己降价的,李昂自己大块吃肉,却对方大牛等人下令道:“去,一文钱两担的,看还有谁愿卖的,就先收他们的。哎哎哎!别乱,一个一个来,你们一乱,我们人少,别搞混了,一个一个来。”

    收,大量的收,有些人见价钱减了,还不乐意减,好呗,我也不说不收,你先等着,有人愿意减价求售,我先收他们的,那是天经地义!

    很多人又等了一下午,饿得两眼黑。这螳螂坳寸草不生,你想找点草根吃都没有。

    价钱越减越低,一文钱五担还要排长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轮到你卖,眼看天都快黑,有些人干脆把柴扔下,走人了。

    没办法,辛苦砍来的柴火,谁都想卖钱,可你得有力气挑走才行,没看到空手回家还两脚打飘吗?

    于是乎,螳螂坳上扔下了无数的柴火,根本没人要,李昂急啊,打着马四处大喊:“你们怎么走了?我还等着买柴呢,别走啊!喂喂喂!停下,你们等一等,就快了。”

    “李郎君,这柴,某不要了,送给你了,给碗水喝就行了。”

    “不要了,某也不要了,挑不动…….了!”

    李昂一脸抱歉:“哎!你们都不要了吗,这多不好意思啊!你们还是等等吧。”

    “唉!真没想到,乍来这么多人呢?饿得我哟……”

    “再要柴,就没命了呀!”

    ************************

    ps:求推荐,求收藏,求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