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 步步惊唐 > 0045章 万事俱备,只欠柴火
    袁缜身材瘦小,一身圆领长袍穿在他身上轻飘飘的,然他的能量却不小,胸中颇有韬略,深得马清泉信任。

    犀浦县后衙里,一派儒雅的马清泉坐在蔷薇花架下,端详着琥珀杯里的西域葡萄酒,东风吹来,吹得架上的蔷薇轻轻摇曳着。

    “袁先生,下一步你打算如何施为?”

    袁缜沉吟了一下,抚须说道:“明公,此事还须拿捏好分寸才行。方、赵两家是犀浦县的大户,方同兴生性狂妄,心地狠辣。此番他来禀报赵家挟持人证卫忠贤,若我所料不差,萧六他们就算搜不到人,也定能从赵家搜出点东西来,由此可见,方同兴此人为达目的,已不择手段了;

    而赵上益此人虽是年轻,却也是果敢冷酷,复又隐忍。若操之过急,可能会逼得二人狗急跳墙。咱们犀浦离成都不过十来里路,一旦出何乱子,是瞒不住人的,难免会影响到明公今年的考评。”

    马清泉端起琥珀杯,轻呷了一口杯中的葡萄酒,闭上眼睛长长一叹道:“如今李林甫那奸贼依仗圣宠步步紧逼,太子处境越艰难,终日如履薄冰、如临深渊;圣上年事渐高,猜忌之心愈重,太子想保住东宫之位,唯有指望高力士高公公了。”

    “明公所虑,确有道理。然在卑下看来,高公公深得圣心,并不缺钱,太子欲寻庇护,倒不必着眼于这些身外之物。示之以诚,恐效果更佳。”

    马清泉微张双眼看了袁缜一眼,又复闭上深思。

    “明公,如今自方家已得银两千缗,赵家这边,也送来了三千缗,太子若有所需,应该也足够应急了。”

    马清泉摇摇头道:“袁先生有所不知,太子此次所需银钱,乃是为了………”马清泉说到这,向西北方向努了努嘴。

    袁缜霍然而惊,失声道:“明公,此乃何人之策?岂不知为人君者,最忌惮的便是此事?此事万万行之不得,万万行不得啊!李林甫等人正愁抓不到太子把柄,太子若行此下策,无异于授人以柄。王都督身兼四镇节度,本也是树大招风,此举不仅会害死王都督,恐太子也将深陷绝境啊!”

    “袁先生稍安勿躁,袁先生所言,太子岂会不知?若不能保万全,太子也不会轻易涉险。你但管如数筹足银钱就是。”

    “明公!”

    “袁先生不必多言。”

    “不,明公于某有恩,如今明公恐怕也要身涉巨险,某不能视而不见,明公请听某一言,太子位居东宫,只要不行差踏错,圣上万岁之后,大位便是太子的了,是以一动不如一静……”

    “树欲静,而风不止啊!”

    “这……”袁缜有些语塞,心思一转之后才接着说道,“然明公可知,方同良血案恐另有蹊跷。根据卑下的观察,赵家确实不像是幕后主谋,而方同兴似乎也只是顺水推舟独霸方家产业。某担心继续下去,是替他人做了嫁衣裳。”

    “嘶……竟有此事?袁先生何以不早说呢?”马清泉大惊,两眼一睁,光芒灼灼。

    “明公,卑下目前没有任何证据,也只是个人猜测而已,唯恐是卑下多虑了,是以想先查清楚再说。”

    “此事背后若真是另有其人,则其人手腕之高明……..”马清泉脸色微变,他最担心的是背后是李林甫的人在操控整件事,若真是此,那可就完了。

    袁缜的话,让马清泉坐立不安,在蔷薇花架下来回踱起步来。若真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那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

    不知为何,李昂到火井县螳螂坳也有几天了,犀浦那边始终没有人来传他回去上堂。

    李昂乐得逍遥,谁爱上公堂去装孙子啊。

    现在李昂也有自己的产业了,一大片光秃秃的山岭,十二口盐井,受韦老头那天下无双的感叹启,他决定以自己的十二个盐井为底子,成立一个“大唐无双盐业集团公司”,自任公司netbsp;   至于公司是什么东东,方济他们搞不清楚,反正李昂没个正形过,大伙也懒得问,总之说到底,不管你叫什么,充其量还是个私盐贩子。

    李昂在茅屋前树块木牌,大唐无双盐业有限公司就算成立了。到目前为止,公司只有他这个ceo,还没有一个员工。

    李昂看着门外撅着屁股吹火的韦老头,这老头烧火真是一把好手,李昂突然很有挖方济墙脚的冲动。

    结果韦老头生好火后,看看左右无事,就到茅屋前的公司招牌前转悠。他负着手,很认真地研究了一会儿,然后走到门边小心翼翼地对李昂说道:“李郎君,您这招牌有些不妥。”

    “咦,韦老头你认识字?”李昂挖方济墙脚的冲动更强烈了,草莽之中,自有良材啊。

    结果韦老头憋了一下,红着脸答道:“小的……小的不识字,但……听方郎君提到牌的字。”

    靠!不识得字你绕我公司招牌转半天,学狗撒尿啊?

    挖方济墙脚的冲动顿时泻了一地,李昂不耐烦地说道:“去去去,烧你的火去,别挡着我的招牌。”

    “李郎君,老汉不挡着,你这招牌也没人看呀?”

    “还敢顶嘴!”netbsp;   “不敢,不敢!”韦老头一溜烟跑回了锅边,动作还挺利索的。

    李昂本以为清静了,正要挥笔制定公司章程,韦老添了些柴火后,又转了回来,绕着他的公司招牌溜弯儿。

    “韦老头!你再转悠,我让你扛这招牌到火井县城转一圈!”

    “李郎君,你这招牌真的有些不妥。”韦老头以大无畏的牺牲精神,继续进谏着。

    “你说!哪里不妥?你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我剔了你!”

    “李郎君,集团这两个字不妥。老汉琢磨来琢磨去,还是觉得这两个字容易犯忌。李郎君您想啊,您这都成集团了,官府还能睡得着觉吗?”

    “呃……….”

    李昂快地吸了几下鼻子,提起笔跑出来,把招牌上的“集团”二字打上xx。这下不犯忌了吧?

    刚刚树起的公司招牌,就这结果就变成了“大唐无双盐业xx公司”。

    暗松了一口的李昂,回头看看,xx公司,这乍让人联想到东莞了呢?

    这时方大牛和方大用赶着马车从火井县城回来了。他们通过秘密渠道,买回来了不少石灰、糖、小苏打、皂荚豆粉。喜气洋洋,笑逐颜开的样子。

    李昂迎上去问道:“大用,各家药铺怎么说?”

    方大用恭恭敬敬地一揖,答道:“劳李郎君动问,咱们这无双盐,纯度高,白如雪,细如沙,最好入药,各家药铺没有不说好的。”

    “好,那就好!”李昂大为欣慰。

    医家以盐入药,以成州盐为第一,无非是成州盐纯度最高,含的有毒杂质少。

    唐代的人还不懂得如何提纯盐,以卤水直接熬出来的粗盐不但泥沙多,而且多数含有一些有毒物质,比如有些盐中含的氯化镁,多服会使体内血液凝聚而中毒。

    那样的盐是不能入药的,别病没治好,反而害死人呢。所以孙思邈的《千金翼方》中,明确记载成州盐官第一、次绵州封井、次盐州富因井、次益州贵平井、上四井盐可服之。

    现在,李昂经过提纯之后,制出了“无双盐”,势必将取代成州盐,成为药用盐选。

    有了确定的答案,李昂心中大定,接着问道:“大用,借到钱了吗?”

    “这………”方大用脸上的笑容顿时没了,一脸苦地说道,“没借到。”

    “怎么回事?”

    “回李郎君,柜坊的人一听是李郎君要借钱,就……..”

    “就怎么样,我李昂有欠他们钱没还过吗?”

    在李昂的逼问下,方大用才说出缘由,原来柜坊(也就是钱庄)的人对他这些天的所作所为都有耳闻,谁愿把钱借给他这个“傻子”?

    “你手上还有多少钱?”李昂问道。

    眼看已经有人等不及二月二十五那天,把干柴拉到螳螂坳来了,这可是他一次大手笔,全指望着这些解决今年熬盐的燃料问题呢。

    方大用的脸色越苦了:“李郎君,咱们的现钱不足四十缗了,您答应人家三文钱一担柴火,这可收不了多少担…..”

    “哈哈哈,够了,你们等着瞧吧。”

    ******************************

    ps:各位亲,手上有推荐票的,请投给俺吧,新书期间,急需支持,还有收藏也别忙了,点击一下页面上的“加入书架”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