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 步步惊唐 > 0034章 卫忠贤失踪
    夜色漆黑,夜风吹得树木沙沙作响,李昂死死屏住呼吸,紧紧贴着树干。能不能擒住卫忠贤,弄清整件事的内情,就看此举了。

    卫忠贤熟练地翻上墙头,双手一攀梧桐树的横枝跃落到树下;李昂在他落地的一刻,也纵身从树干的另一边跃落。

    “谁?!”卫忠贤惊起回头,便觉脚下一紧,身体一歪,哗的一下,瞬间被倒吊起来。

    李昂左手紧紧拽着绳子,跃落的同时,右手一拳向卫忠贤头部击去。呯!被倒吊起来的卫忠贤遭此重击,闷哼一声,整个身体横荡出去。

    李昂看他双臂很快倒垂了下来,应该是被击昏了,不禁暗松了一口气。小叮当窜出来,呜呜地低吼着,前腿微微下伏,做着随时准备扑上去的动作。

    李昂不敢大意,小心地靠近被倒吊着的卫忠贤,准备捆起他的手脚带走。呼!突然之间,卫忠贤那倒垂着的双臂接连打出两拳,幸好李昂早有准备,疾退两步,猛飞起一脚向卫忠贤踢去;

    卫忠贤弓起手臂,硬挡了李昂一脚,呯!卫忠贤的身体再被荡飞出去。说时迟那时快,卫忠贤借此一荡之力,身体反卷而上,黑暗之中,李昂看不清他的动作,但感左手拽着的绳子一轻,卫忠贤的身体已经落到地上连滚两下然后一弹而起,便要向李昂扑来。

    小叮当低吼一声,如离弦之箭扑出,卫忠贤脚步一顿,猛踢出一脚,小叮当闪过,李昂握着准备好的大棒疾冲而上,连扫数棍,呼呼作响,卫忠贤左避右闪,避过了李昂的大棒,却冷不防被小叮当窜上去撕咬了一口,痛得他闷吼了一声。

    李昂乘机举起大棒呼的砸落,卫忠贤举起右臂硬挡了一下,呯!突然转身狂奔而去。李昂紧追其后,卫忠贤使出了浑身解数,冲到黄四娘后边的浣花溪,纵向一跳,扑嗵!

    李昂想也没想,紧跟着也跃入浣花溪。浣花溪虽然只有十来米宽,但这五更时候,夜黑如墨,要在水中找到卫忠贤谈何容易。

    守了两夜,最后却功亏一篑,让李昂极为郁闷。他回到华家换下了湿衣服,躺在床上翻来覆去也睡不着。

    这次没有擒住卫忠贤,以后恐怕凭自己一个人,就没有这样的机会了。看来自己还是高估了自己啊,也怪方济那个家伙,这几天怎么也找不着。如果能联系上他,就算这厮别的帮不上,总能通过他了解一下卫忠贤的武力值。

    一个好汉三个帮啊!自己太过势单力薄,再这样下去只怕还要吃亏。

    这次卫忠贤很可能已经知道是谁在伏击他,接下来,他会怎么做呢?直接杀上门来,或者向方同兴禀报,继续派人做掉自己…….方家是有头有脸的大户,明里不敢杀自己,但暗地里岂会善罢甘休?

    ***

    上溪村方家,正堂里只剩下方同兴和方同兴兄弟俩。高高瘦瘦的方同光搓着手,一脸兴奋地说道:“二哥,这下好了,赵仁贵已经动了刑,正所谓三木之下,何求不得,某就不信那赵仁贵能撑得了多久,只要这厮伏法,大哥之仇也报了。”

    满脸横肉的方同兴扫了方同光一眼,也不说话,大马金刀地往月牙凳上一坐,开始思索着什么。

    他所坐的月牙凳平膝高,座面不方不圆,而是呈月牙形,腿部作大的弧线弯曲,配以精雕的花纹,华美的彩穗,与体态丰腴的贵族妇女形象浑为一体,风格情调极为谐和,这是大唐刚刚流行起来的家具,也只有像方家这样的大户才用得起。

    方同光按捺不住,上前说道:“二哥,如今紧要的是,赶紧想法把赵家的产业弄过来,如此咱们家的营生便不再局限于井盐一项上了。二哥,你想什么呢?正所谓先下手为强,再等下去,只怕就轮不到咱们了。”

    正所谓墙倒众人推,方同光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

    “不对!马清泉明明可以把赵上益也关起来,他却没有这么做,这事只怕还有波折。”

    “二哥,这不像你啊!”

    “你懂什么,该谨慎的时候就得谨慎。为保险起见,这次咱们先不要贸然下手,且等袁先生那边先动手再说。”

    “既然二哥这么说,那就再等等,只是大侄那边咋办?这货虽说半天放不出个屁来,可一肚子的小九九,如今二哥掌家,他岂会善罢甘休?”

    想到方济,方同兴心头就冒火,平日里不声不响,阴阳怪气的,方同兴打小就看这个大侄不顺眼。“老三,你有什么法子?”

    方同光那双鼠眼一转,凑上前轻声说道:“二哥,别的某不敢说,可某这双眼睛看人,那是一看一个准。二哥你是不知道,那回大哥在成都别院请新都尉杨钊吃酒,请杨钊帮疏通松州边军的关系,杨钊看咱们大嫂那眼神,别提了。”

    “老三,你的意思是……”

    “二哥,大嫂才三十来岁,往后的日子还长着呢,就要守一辈子寡,咱们于心何忍呢,新都尉杨钊对大嫂有心,咱们何不成全了这段姻缘,以后咱们方家也多一条路子不是。”

    在大唐,无论是律法还是社会舆论,对妇女再嫁都持较宽松的态度。太宗时期,为了增加户口,朝廷大力鼓励鳏寡者再婚,甚至你不想改嫁,官府也会派官媒给你搓合配对,只规定“鳏夫六十,寡妇五十,妇人有子若守节者勿强。”因此民间妇女改嫁的现象颇多。

    方同兴听了,不禁频频颔,这确实是一个一举两得的好法子。“老三,这法子不错,只是大哥新过,大嫂要守孝满三年才能再嫁啊。”

    方同光一想也对,要是拖上三年,事情可能就黄了,他那双老鼠眼骨碌碌地转了转,犹豫地说道:“二哥,还有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

    “这……….”

    “有话就说,有屁就放,吞吞吐吐的做甚?”

    方同光左右看看,确定无人之后,凑到方同兴耳边说道:“这个法子有点损。”

    “说!”

    “二哥,这可是你让某说的哦,某真说出来你可别怪某。这样,咱们把新都尉请来,然后让人在大嫂饮食中下点药………”

    方同光把话说到这份上,方同兴还不明白的话,那就真的是傻子了,他冷冷地横了方同光一眼,吓得方同光差点把脑袋缩到胸腔内去。

    “二哥,您别生气,某这还不是为您好嘛,只要把大嫂逐出去,这家业不就全是二哥您的了嘛………”

    兄弟们商量好之后,方同光立即启程前往新都县。新都县位于成都北面,和位于成都西面的犀浦接壤,一来一回用不了多久时间。

    方同光出门不久,就有家丁来向方同兴禀报:“郎君,卫忠贤不见了。”

    “什么?一个大活人怎么就不见了?家里都找过了吗?”方同兴一脸横肉,青筋直跳。如今案子尚未了结,卫忠贤是最重要的证人,就这么不见了,那对方家而言十分不利。

    前来报信的家丁讷讷地说道:“郎君…….郎君,我等昨夜一直守在卫忠贤门外,没现有何异常,直到日上三竿,还不见卫忠贤起来,我等上前拍门,也没人回应,推门一看,屋内空无一人。”

    “屋内的物品有何异常?”

    “没有异常之处,只是床上的被褥乍看上去,似乎有人在床上睡觉,以此推断,应该是卫忠贤自己偷偷离开的,小的听门房的胡大说,他也没看到卫忠贤出去过。”

    “走,去看看!”

    ************************

    ps:中秋过了,国庆又要来了,不知道各位亲有没有时间看书,不过俺可一天没有休息,继续努力着,求点推荐和收藏,最好再来点打赏,让俺一起欢度国庆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