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 步步惊唐 > 0033章 巴山夜雨
    元丹丘被李白称为不死仙人,听说他在巫山修炼时,可以一个月不吃东西。

    李昂倒是很期待他送自己的是什么仙丹,吃一颗就能打通任督二脉,练成九阳神功,或御剑飞行什么的,有了这样的神功,以后咱夜入皇宫,偷看杨玉环洗澡,甚至更进一步…….嘶,反正都是涩涩水啦!

    晚饭前,李昂把自己关进房里,小心翼翼地拿出元丹丘送的那个木匣子。匣子很精美,不大,也就能装一颗仙丹的样子。

    正所谓期望越高,越是紧张,患得患失。李昂深深呼吸了几下,轻手轻脚地打开木匣子,“咦,不是仙丹,难道是配制仙丹的药方。”看到木匣子里不是药丸,而是一个折叠着的纸片,李昂失望之余,努力安慰着自己。

    他再度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拿起纸片,打开,迅扫了一眼后,李昂眉头顿时就紧锁在了一块。

    纸片上写着的是一行小字:鲜花满堂于水之阳仲姬有意通之兰房。

    靠!这写的都什么呀,怎么看也不可能是仙丹的配方。

    这年头没有标点符号,所有的字句都是连着的,李昂还要费心断字,他认真推敲一下后,认为应该是这么断:鲜花满堂,于水之阳。仲姬有意,通之兰房。

    日你个仙人板板!元丹丘你这算什么不死仙人,写这么**的东西,还当宝贝似的收在木匣里送人,老子这回算是见识了,没有最无耻,只有更无耻啊!

    自觉被人当猴耍了的李昂,气得把那字条撕成了碎片,连那木匣子也砸到了墙角。这时,门外传来小秋的声音:“李大哥,吃饭了!”

    李昂开门出来,华老头几人已经就坐,正等着他。

    “臭小子,成天鬼鬼祟祟的!”

    李昂懒得理会华老头的唠叨,这老家伙什么都好,就是爱唠叨。他那儿子和他的关系闹得那么僵,和他这爱唠叨的毛病不无关系。

    用过晚饭不久,便是夜色四合,一家人刚刚熄灯睡觉,李昂就抱着小叮当悄悄翻墙而去,沿着河岸奔向黄四娘家。

    卫忠贤是揭开方同良血案真相的关键人物,而此人有武艺在身,正面为敌李昂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他的对手,要想一举擒住此人,一定要事先做一些安排才行。

    目前和方济又联系不上,他不可能进方家去擒人,那就只有到黄四娘这边来守株待兔了。好在昨晚卫忠贤离开时,曾扬言今晚再来,对此,杨昂充满了期待。

    他熟门熟路地翻进黄四娘家的后院,爬上临窗的海棠树。房中还亮着灯,黄四娘和那个丫头红杏在房中显得坐立不安,只听那红杏说道:“娘子,要不,今晚你先躲躲吧。”

    “不躲,凭啥我躲他,这是我的家。”

    “可是娘子……”

    主仆俩絮语着,从对话中可以看出,黄四娘虽然外表娇媚如水,本性却不是很怕事,相对一般的女子,甚至可以说是敢作敢为了。

    这一夜,主仆俩等到三更,不见卫忠贤前来,才熄灯睡下。

    而李昂则在树上守着差不多天亮,还是没有看到卫忠贤的影子。白守了一夜的他,一边带着小叮当回家,一边暗暗骂娘。

    第二天,李昂再次让小秋去方家找方济,这次方家人根本不搭理小秋,更别提联系方济了。

    好吧,联系不上,咱就单干。只要擒住卫忠贤,就不信弄不清真相,打定主意的李昂,心情开朗了很多。

    这一天共有七个人来找华老头看病,李昂帮着打打下手,不忙的时候就坐在廊下琢磨着事情。

    好不容易等到夜色再次来临,李昂本来打算悄悄潜入方家,但刚接近方家大宅,里面的狗就狂吠起来,他只得放弃潜入方家的想法,转往黄四娘家守株待兔。

    天公不作美,李昂刚到黄四娘家附近,本来依稀的月,就被阴云遮住,一时夜色如墨,伸手不见五指。不仅如此,不一会儿还下起了雨来,冷冷的雨水浇在身上,让人浑身难受。

    黄家的院落里静静寂寂,黄四娘住的小楼上还亮着灯,李昂迅翻入后院,然后隐身于一楼的廊檐内。

    满园夜雨,沥沥淅淅,楼上依稀的灯光映在园中,后院外头隐隐传来浣花溪的流水声,这样宁静的雨夜,很容易让人联想起巴山夜雨涨秋池的诗句。

    李昂缩在廊檐下躲雨,能隐隐约约听到黄四娘主仆两的声音,“嘶…….”李昂突然觉楼上的声音有些不对,那嘤嘤切切的浅吟轻唱,如歌如泣,极度撩人心弦。

    “靠!”李昂暗骂一声,只道是卫忠贤先一步来了,还爬上了黄四娘的床…….不对啊,前天晚上,她还明确拒绝卫忠贤来着,李昂满心好奇,难道是今晚自己没有遂了她的心意,她忍耐不住了?

    李昂悄悄爬上二楼口,透过缝隙往房内观察,房内那两盏精致的木质镶玉八棱挂角宫灯还亮着,鼓凳上多了一盆吊兰,床前有两双绣花鞋,再往上……透过缝隙就看不到了。

    只是里内的声音越的哀婉,和窗外的夜雨交织成一曲动人心魄的夜歌,听得李昂不禁血脉暴涨。“红杏,快点!再快点….啊!”在黄四娘出一声特别高吭的叫声后不久,房内突然“啪!”的一声,一只角先生滚到了放吊兰的鼓凳下,湿漉漉的…….

    李昂不敢多看了,不然他不敢保证,自己不会失去理智。

    风韵撩人的黄四娘前夜分明就有那层意思了,被他压在芭蕉树上时只是说现在不行…..

    这个时候李昂要进去和她生点什么的话,黄四娘会拒绝吗?只是李昂没有忘记自己是来干什么的,卫忠贤今晚会不会来,很难说,他本来是猎人,进去之后,就变成了猎物……

    皇天不负有心人,李昂蹲守了半夜,直到四更时分,他悄悄离开黄四娘家后院准备回家时,小叮当突然有了异常反应,它竖起耳朵倾听了一下,然后便朝前院方向窜去。

    李昂跟着奔出十来步,迅隐身于一团浓黑之中。一个黑影在夜色中飞奔而来,依靠黄四娘家大门左侧的一株梧桐树快翻入院内。

    从黑影的身高及体形,李昂可以确定,来的就是卫忠贤。他两次都是利用大门边的这株梧桐树翻墙而入。李昂迅奔到梧桐树下,搞了个圈套。此时黄四娘的小楼上的灯又亮了起来,李昂在隐藏在梧桐树上等了等,有些不放心,跟着也悄悄翻入院内。

    黄四娘家有两进院落,前院更为宽敞,有假山、小池,翠竹、芭蕉;通往后进的二门紧锁着,院内一片幽寂。

    李昂正想翻入后院,就听到亮灯的小楼上传来黄四娘激动的叫声,“走开!你走开!良贱不得通婚,你又不是不晓得!”

    “原来如此,四娘,原来你也看不起某是贱籍…….四娘,你等着,再过些天,某就从方家脱籍,某有办法……”

    “你走!再不走我就叫人了!”

    李昂听到这,放弃了翻入后院,反身出院,迅隐身于大门外的梧桐树上,不一会儿,便看到一个黑影掠入前院,向这边飞掠而来;

    李昂死死屏住呼吸,紧紧贴在树干着,能不能擒住卫忠贤,弄清整件事的内情,就看此举了。

    ***************

    ps:求推荐,求收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