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 步步惊唐 > 0030章 一厢情愿
    黄四娘家位于上溪村的西南角,两进的院落,后进是两层的小楼,是整个上溪村除了方家大宅之外最好的房子。村里最近的人家离这也隔着四五十米远,小楼后面就是浣花溪,江流有声,夜风渐渐。

    黄四娘理了理鬓,上前拍门叫道:“红杏!红杏!我回来了,快开门!”

    “娘子,是你吗?”

    “是我!”

    “娘子,您可回来,我一个人在家好生害怕……..”大门吱呀一声打开来,一个十六七岁的丫头提着灯笼出来,看到站在黄四娘后面的李昂,不由自主地停下话头。

    “红杏,你在家可曾把饭做好?”

    “娘子,做好了,你再不回来,又要冷了。”

    黄四娘转过身来对李昂说道:“郎君,害你误了饭时,不如先在奴家吃过晚饭再回去吧。”

    “不了,不了,把你送到家,我的任务也就算完成了,也没有多远,我回去再吃,告辞了!”

    见李昂转身离开,黄四娘只得说道:“奴多谢郎君相送,郎君走好!”

    李昂走了几步,就听到背后传来关门的声音,隐隐还听到那个丫头在问:“娘子,这位郎君就是华郎中家新来的那位吧,长得挺俊的,就是黑了一点……..”

    李昂听了,不禁为之好笑。他初到上溪村,对村里的情况缺少了解,万没想到这样的小村还有这样的风情潋滟的尤物。

    这个黄四娘不但烟波荡漾,风韵撩人,而且行为举止显得很特别,去看病,竟然不进华家。从她的衣着和这宅子,不难看出她家境颇为殷实,然后就是这样的家庭竟然只有主仆两人。

    回到先前的芭蕉林时,李昂忍不住长吁了一口气。刚才他已经把那尤物抵在了芭蕉树上,那尤物喘息着说了句“郎君,不行…….现在不行…….”然后便挣扎起来。

    现在不行或许只是身体不方便吧,总有行的时候不是…….李昂这才放开她。

    想到这些,李嘿嘿一笑,然后大步回家去。

    华家一家子正在厅中等着他用饭,李昂进屋就直奔餐桌。华老头打量着他,李昂仿佛没看见一样,“吃饭了,吃饭了。”他拿起筷子先往华大娘碗里夹了块肉,随即低头开动起来。

    “臭小子,老夫的话你没忘吧?”华老头显然还是不放心。

    “没忘,没忘!”李昂给他也挟了一块肉,把华老头给搪塞了过去。

    一家子用过晚饭后,不久就都睡下了。

    李昂躺在床上,回味着黄四娘那撩人的娇声媚态,小叮当突然从床下窜出来。李昂心头微微一惊,立即闪到窗下倾听,没听到什么声响。

    这回他不再稍待,抱起小叮当迅翻窗而出。院外一片寂静,只有满天星辰在闪烁,李昂把小叮当放下,它立即向河边窜去。

    李昂紧跟小叮当之后掠出。上次太过谨慎,让那些黑衣人溜了,李昂心中一直后悔着,这次无论如何,一定要追上。

    小叮当窜上了河堤,然后一路向西奔去。这条路李昂入夜时送黄四娘回家刚走过,比较熟,借着星光飞奔起来,也非常快。

    “咦!”奔过了芭蕉林,李昂便觉得有点不对。这再过去不到百米,就是黄四娘家了。小叮当却没有停留的意思,真个是往黄四娘家飞奔而去。

    李昂跟着它又奔出二十多步,便隐隐看到黄四娘家的墙头有一个黑影,迅翻墙而入,后面的小楼上,还有灯光映在窗纸上。

    从一开始,李昂就觉得那个风韵撩人的黄四娘有些神秘,今晚没来得及找小秋打听她的底细。这夜色茫茫,突然有人翻墙进入黄四娘家,这是有人觊觎她的美色?还是她根本就是黑衣人的同伙呢?

    不管是什么情况,李昂都要一探究竟。他迅奔到黄四娘家后园外,一个纵身,闪到一株高柳上,再翻过后院的墙头,紧接着窜上后院的一株海棠树上,一连串的动作真是流畅自若,毫无阻滞。

    从半启的后窗望进去,二楼还亮着灯的房间能看清大半:一张粉帐罗床,一张檀木梳妆台,两边各有一张高凳,上面分别有一精致的木质镶玉八棱挂角宫灯。北面墙还有个一个高的壁架,上面摆着一些古董和一些花卉,整个房间装饰得非常雅致。

    那风韵撩人的黄四娘大概是刚沐浴过,只穿一件中衣坐在床边,那个叫红杏的丫头站在旁边帮她梳理着长,她的身体把黄四娘挡住了大半。

    李昂正在纳闷,那比他还早一步翻入前院的黑影咋没动静时,就听到轻轻的敲门声。声音虽轻,却显然把房内的主仆吓了一跳,俩人一同失声问道:“谁?是谁?”

    “是我,四娘,快开门。”

    “卫忠贤?是你?”

    “正是,四娘快开门。”

    李昂隐身的海棠树,离后窗只有五六米,不但可以清晰地听到双方的对话,而且连黄四娘脸上的表情都看得一清二楚。只见她确定门外是何人之后先是长长地松了一口气,紧接着一双眉又蹙了起来。

    而李昂听到卫忠贤这个名字,耳朵顿时竖了起来。

    黄四娘稍稍犹豫了一下,应道:“卫忠贤,你走吧,我不会再见你的。”

    “四娘,你开门呀,某有话跟你说,你快开门。”

    “不开,你走吧。这半夜三更,多有不便,你快点走吧。”

    “四娘,某真的有话跟你说,你不开门,某今晚就不走了。”门外的卫忠贤似乎是铁了心,不停地敲着门。在这寂静的夜里,敲门声特别刺耳,即便黄四娘家几十米内没有别的人家,但这敲门声不停地响着,还是让房内的主仆俩很不安。

    最后黄四娘还是穿好了外衣,让红杏去开了门。门外一个黑影一闪而入,房内的灯光打在他的脸上,正是李昂见过两面的卫贤忠。黄四娘指着他说道:“你就站在那儿,有什么话就说吧,说完快走!”

    “四娘,你听某说,某有钱了,某可以带你走。过些日子咱们就离开这上溪村,咱们到扬州去生活,在那里没有人再认识咱们,你也不用再忍受别人的冷眼了。”卫忠贤平时显得很阴鸷的眼神,此刻变得温柔无比,满是期盼地看着美艳的黄四娘。

    “我什么时候答应过和你去扬州了?”黄四娘急了,见卫忠贤要走过来,她立即起身后退,指着他道,“你别过来,你就站在哪里,要是敢再踏前一步,我就叫人了。”

    “四娘,某都想好了…….”

    “我也想好了,我们是不可能的,上次不是跟你说过,你别再来找我了!”

    “四娘!”卫忠贤情绪很激动,声音也大了起来,“四娘,某对你的一片心意,你还不明了吗?某不管他人如何看你,某就是喜欢你!以前某不敢对你表明心意,是怕你觉得某是贪图你的家产,现在某有钱了,某可以带你走了,四娘,你就跟某走吧,某会一辈子对你好的。”

    “卫忠贤,你的心意我明了,但是我不可能和你在一起。你走吧,以后不要再来找我了,以免惹人闲话。”

    “为什么?为什么这样?”情绪失控的卫忠贤冲上去,用力摇着黄四娘的双肩,“四娘,你不能这样对我,某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都是为了你呀,四娘!”

    “你放开我!放开我!”黄四娘差点被摇断脖子,她用力去推着卫忠贤,那丫环红杏也上去想拉开卫忠贤,被卫忠贤甩倒在地上。挣扎不开的黄四娘一口咬在卫忠贤的手臂上,卫忠贤这才撒手。黄四娘从枕头下摸出一把剪刀,刀尖抵在自己的咽喉上急道,“你别过来,我不喜欢你,你还不明白吗,你走!走啊!”

    “四娘,你别这样,你先把剪刀放下……”

    “我不放,你走!走啊!”

    “好好好,你别激动,别激动,某这就走,你先想一想,明天晚上某再来找你。”

    “你别来了,我再也不想见到你,走啊!”

    *****************************

    ps:今天是中秋节,祝各位兄弟姐妹节日快乐,合家团圆!

    求推荐,求收藏,求打赏,每人给我赏个一毛吧,凑起来也够一天三餐包子钱了,各位兄弟姐妹,衣食父母,赏个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