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 步步惊唐 > 0026章 庭审(一)
    几通鼓响,衙役高喝“升堂”,随后县令马清泉不紧不慢踱着小四方步上得堂来。年近四旬的他,着七品浅绿官袍,腰系银带九銙,文质彬彬,一举一动儒雅有度,往公堂上一坐,加上悬于他头顶那幅“公正廉明”的牌匾映衬,立即让人有种清风拂面却又更为敬畏的感觉。衙门外的观审百姓纷纷赞叹,随即很快安静下来。

    在不疾不徐地扫视了一遍大堂诸人后,马清泉用食指和中指夹住惊堂木,轻轻举起,然后在空中稍停,再急落直下,啪!一声脆响,马清泉随即下令:“现,就白鸡岭方家商队被杀一案开庭!传原告、被告!”

    方同兴早已候在堂下,便也率先拾阶而入。这边,在衙役分开庭外围观百姓,带出戴着枷的赵仁贵。这个赵仁贵是一个四十为岁,身材高大,额前有一道刀疤的中年人。

    “父亲!”

    “父亲!”

    站在人群前面的赵上益和赵上臣,一见戴着枷锁,头冷乱父亲,立即跪倒叩拜。

    赵仁贵一看二儿子脸颊红仲,顿时激动地喊道:“老二,你的脸……该死的方同兴,竟趁某不在,带人打上门去了,太嚣张了!老大,不是让你照顾好你两个弟弟吗,你太让为父失望了,哼!”

    “父亲,不是方家打上门去,不是的,我的伤是….”

    “不可能!不是方家,你脸怎么可能被打伤?”

    “父亲,二弟脸上的伤,是我打的。”

    “嗯?”赵仁贵先是一诧,接着一抖枷锁怒斥道,“老大,你太让为某望了,某平时是怎么教导你们的,要团结!要团结!只有咱们父子同心,才不会受人欺负,如今我赵家受人陷害,危难当头,你们兄弟更应该团结才对,你!你太让某失望了!”

    “父亲,儿知错了!”

    “父亲,不关大哥的事,是我做错了事,大哥教训我是对的,父亲,真的不怪大哥。”

    “老大你看,你二弟多懂事,处处维护着你,你呀!唉!”

    “进去!进去!”押着赵仁贵的捕快用力把他推进公堂,才结束了赵家父子三人的对话。

    方同兴与赵仁贵一左一右跪于大堂。

    在一番循例地盘问姓甚名谁,家住何地以便记录在案后,方同兴就马清泉问其所告何人何事,朗声大声念起诉状:“明府在上,小人诉下溪村赵仁贵勾结吐蕃人谋害胞兄方同良,致胞兄方同良及商队共计四十三人被杀害。

    天宝四年二月初八,胞兄方同良带着四十三人的商队路经四姑娘山白鸡岭,遭到事先埋伏于此的吐蕃人伏击。胞兄及商队四十二人先后被杀,仅有一名护卫卫忠贤逃回。据卫忠贤所述,吐蕃人在行凶时,曾扬言称系拿人钱财替人办事。胞兄临死前问其系收何人钱财,可是下溪村赵仁贵,吐蕃凶人当场大笑点头承认。

    开元十二年,下溪村赵仁贵欲强夺我方家一片山林,两家自此结下仇怨。如今赵仁贵又眼红我方家产业,多番挑衅,前年又联合多名商家,诬告方家违法经营。因其所告之事纯属子虚乌有,被上任县令驳回,赵家心有不甘,竟里通外国,勾结吐蕃,劫杀我方家商队……..”

    方同兴高声陈词,控诉着赵家,连着把赵家与方家的恩恩怨怨大致说了一遍。其实马清泉早看过状纸,这只不过是在公堂上走个程序。

    赵仁贵被压跪在大堂上,立即便大喊道:“某冤枉啊!冤枉啊!明公,某冤枉啊!”赵仁贵中气充足,声音洪亮,震得人耳鼓嗡嗡作响。

    坐在堂上马清泉不禁皱了皱眉,再次一拍惊堂木,喝道:“肃静!”

    “被告赵仁贵,本县上溪村方同兴靠你里通外国,买通吐蕃人劫杀方家商队,以至方同良等共计四十又三人全部遇害,货物被抢掠一空,你可认罪?”

    赵仁贵立即疾声喊道:“明公!某不认罪,某是被人故意陷害的,方同兴当年打死某二弟……..”

    “正是当年方同兴失伤你二弟赵仁,你赵家怀恨在心,同时想谋夺方家产业,才勾结吐蕃人劫杀方家商队,本官没有说错吧?来啊!传人证。”

    从白鸡岭逃回的卫忠贤很快被传上堂上。此人面色黎黑,眼神阴鸷,上堂叩拜道:“明公在上,某与家主方同良等带货行商,途经白鸡岭时,遭到事先埋伏好的吐蕃人伏击…….”

    卫忠贤大致把当时的情况复述一遍后,重点强调道:“明公,吐蕃人能事先埋伏,若非事先有人通风报信,绝对不可能把时间地点算计得这么好。

    再者,家主临死之前,吐蕃人明确表明,他们是拿了别人的钱财替人办事。某的家主问他替谁办事时,吐蕃人说方家挡了谁的财路自己不知道吗?

    当时家主立即想到了赵仁贵,因为我方家一向与人为善,没和别人结过仇,只有赵仁贵一直放不下当年旧怨,想谋夺方家产业。当家主问是不是赵仁贵时,吐蕃人也承认了…..”

    赵仁贵听了大怒,指着卫忠贤喊道:“明公,他是方家人,当然这么说,这只是他的一面之词,不足为信……..”

    “住口!”马清泉一拍惊堂木,打断赵仁贵,“本官不曾问你,岂轮到你开口?来啊!传人证李昂。”

    ***

    快班的跨院里,看上去清瘦文弱的袁缜,使出了浑身解数,对李昂好一番威吓。

    李昂被吓得脸色青,连声应道:“袁先生,我记住了,都记住了。到了堂上,我一定实话实说,一定,一定。”

    袁缜看李昂脸有畏惧之色,满意地说道:“这公堂之上,自有规矩,某方才说的,你可要牢牢记住,否则一但坏了公堂规矩,一通杖罚下来,万一落个终生残废,那也是你咎由自取。”

    “多谢袁先生教导,我一定守规矩,一定照袁先生说的做。”

    “嗯,孺子可教也!”

    袁缜满意地离开了,不久之后,李昂便被传唤上堂,在公堂外,除了围观的的百姓,李昂还看到杨男,她竟然与赵上益等人站在一起,这一现,让李昂大为诧异。

    杨男能把他从野戎城的军营中捞出来,而且至今俞守忠那些人没有再来找过自己的麻烦,光凭这一点,便可知杨男背后很有势力。

    现在她和赵上益等人站在一起,是巧合?还是她根本就是赵家的人?

    马清泉夹起惊堂木一拍,问道:“堂下何人?何方人氏?”

    “回明公,我叫李昂,本县上溪村人。”

    “今年二月初八,你在何处?”

    “月三初八,我在四姑娘山采药。”

    “你可曾亲眼目睹方家商队被劫杀过程?”

    “某亲眼目睹了………………”脸色煞白的李昂,把当日看到的情形大致说了一遍,和卫忠贤说的基本一致。

    “这么说,你也听到方同良问凶徒是收了赵仁贵的钱财之语咯?”

    “回明公,确实听到了。”

    “好了,你退下,来人,呈物证。”

    李昂立即被带到堂下,紧接着就看到有衙役捧着一支箭上堂,马清泉站起身,俯视着赵仁贵道:“赵仁贵,这是射死方同良的箭矢,上面还有你赵家的标记,人证物证俱在,岂容你抵赖?”

    “明…….明公,我赵家所用的箭矢,从来没有任何标记,这是有人故意栽赃陷害……”

    “住口!正所谓人之将死,其言也善,难道死者方同良也是故意陷害你吗?”

    “这………..”

    “大胆刁民,人证物证俱在,你认不认罪?”

    “明公,冤枉啊!”

    此时堂外的赵上益眼看形势不对,立即申请上堂为自己的父亲辩护。

    得到马清泉允许之后,他大步上堂,跪在自己的父亲身边。

    马清泉问道:“赵上益,你有何话要说?“

    赵上益拜道:“明公,天下姓赵之人何其多,现场现的箭矢上有赵字,并不能证明这就是我赵家的东西,怎知不是他人仿造用以嫁祸我赵家呢?

    其次,所谓赵家勾结吐蕃人,只是方同良临死前的猜测,吐蕃人并没有明确承认。这从目击证人李昂的证词中可以得知。

    其三,卫忠贤此人十分可疑。方家商队共计四十四人,连方家家主方同良都未能幸免于难,唯独卫忠贤毫无损地逃脱,这是疑点之一。

    而其逃脱之后,按理应该就近到野戎城向边军求救,但他却没有去,而是舍近求远跑回犀浦,这是疑点之二。

    基于以上两点,某有理由怀疑,是卫忠贤受人指使,勾结吐蕃人,谋害其家主,同时嫁祸于我赵家。请明公对其施以大刑,使其招出真相。”

    马清泉不满地斥道:“赵上益,本官如何审案,还用得着你来教吗?”

    ********************

    ps:求推荐,求收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