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 步步惊唐 > 0019章 灵堂冲突(一)
    求推荐、求收藏,各位种求…………

    *********************************************

    第二天一早,李昂带着小叮当来到河边。一夜的雨水,河水满盈盈的,李昂在河边仔细寻找,结果连个脚印也没找到,也只能作罢。

    勤快的华小妹,第一个拿着衣服到埠头来洗,她穿着朴素,但小模样儿很漂亮,标准的邻家小妹的可爱形象。

    “李大哥,你一大早到河边来找什么?”她放下木盆,好奇地问道。

    李昂笑道:“这不是大家都拿衣服到这里来洗嘛,我赶个早儿,万一谁换衣服时钱没掏干净,洗衣时落在这里,我可不就捡到了吗?这叫早起的鸟儿有虫吃。”

    华小妹顿时笑弯了腰:“你倒想得美,谁有钱还落这儿呀,我天天第一个来洗衣,都没捡到一个钱,你就别想了。”

    李昂打趣道:“小妹,你这么勤快,可长不胖,小心将来找不到婆家。”

    美妙的大唐,是胖妞们的天堂,举国上下以肥为美,很多女人一生的事业就是增肥.....增肥......再增肥。

    不过呢,通常少女新陈代谢力强,吃得多也不见得就能长胖。

    更何况这虽然是盛世大唐,含脂肪多的食品远远没有后世丰富。平常人家,不时有餐肉吃就不错了,想胖起来,那得患上遗传性肥胖症才行。

    说到自己的终身大事,一个小姑娘总是有些羞涩的,华小妹啐了李昂一口,便蹲下去洗衣服,不再理他。

    李昂看到,她洗衣服时,是从一个小瓦罐里掏出一把黑乎乎的东西,放到浸湿的衣服里,然后用一根光滑的棒槌捶打。李昂一下子来了兴趣。

    这可是唐朝,没有香皂,没有不伤手的立白,没有去迹不留痕的汰渍,华小妹这瓦罐里装的是什么神秘洗涤剂呢?

    李昂赶紧凑上去,捧起那破瓦罐又看又嗅,就差沾点来尝尝了。华小妹咯咯地笑道:“李大哥,你看什么,这是揉碎了的草木灰,有什么好看的?”

    “草木灰?好神奇!你平时洗衣服都用这个吗?”

    “不用这个还能用什么?皂角贵着呢,咱们家可用不起。”

    “皂角又是什么东西?什么样子?”

    “我也没见过,那东西,有钱人家才用得起呢。”

    李昂看了看这个可爱的小妹,拍拍胸脯道:“小妹放心,李大哥保证以后让你用上皂角就是,还有,以后我保证咱们家顿顿吃肉,一准把你养得胖乎乎的。对了,村里有肉卖吗,我这就去卖点肉回来。”

    “村西头倒是有,可是.........”

    “就别可是了,又没叫你掏钱,你负责吃就行了。”李昂说完,带着小叮当直奔村西头去。他还好说,但小叮不吃肉不行,人家可是狼,不是狗,狼行千里吃肉,别想拉泡大便就把人家打了。

    当然了,李昂也没打算苦了自己,他奶奶的,王爷没影儿,顿顿吃肉还不行吗?要是连这个也做不到,那还叫穿越人士吗?

    经过村口时,看到高老里正坐着车,直奔县城去了,李昂还站在路边给高老头躬身行了个礼。高老头在车上扬声对他说道:“大侄子,你放心,你的事包在老朽身上来,今天一准儿把户籍的事给你办好。”

    “多谢高里正,辛苦高里正了,小子真是过意不去。”

    “回去吧,回去吧,不用送了,在家等着老朽的好消息就行了。”

    敢情,里正大人还以为李昂是专程来送他的呢。李昂呵呵傻笑着,配合地露出一副盼星星盼月亮的神情,眼巴巴地目送高老头的车子消失在村口。

    李昂到村西头买了十斤羊肉,回到家里时,勤快的华小妹已经洗完衣服,正在做早餐,又是馎饦。所谓的馎饦其实就是面片汤。做法是揉成面团后,再用手扯成拇指大小面片,锅里加水加油盐这些调料,再把面片放进去一起煮就成了。

    在缺少调味料的时代,这样做出来的面片汤味道怎么样可想而知,但这就是唐人比较常见的早餐主食。

    李昂见华小妹的面片就要下锅,连忙叫道:“小妹,等等,等等!让李大哥来。”

    说到吃的,李昂动作那叫一个麻利,从水缸里舀出水,把手上的羊肉一洗,一刀切下大半斤,直接一扔,早已等着的小叮当可机灵了,立即窜上去把肉接住。

    华小妹和小秋两人看得目瞪口呆。老天爷啊,平时大伙想吃顿肉都难,这喂狗一下子就是大半肉斤......小秋突然有种变作狗的强烈冲动.....

    等他们回过神来,李昂乒乒乓乓一阵屠龙斩,羊肉就变成了一条条指头大小的肉条,还非常均匀,“小秋,去找点丁香、桂皮、八角、香叶、草果、陈皮、淮山来。小妹,你去找葱和姜,让你们尝尝李大哥的手艺。”

    华老头出来一看,立即指着李昂说道:“你个败家仔,分明就是个败家仔啊!这大清早的,谁家就忙着鼓捣好吃的,你满村子瞧瞧去!”

    李昂分出三分之一的羊肉,往锅里倒,回头才对气急败坏的华老头说道:“华老,您要是不想背这败家的恶名,要不.......嘿嘿,等下您吃面片,我们吃肉片?”

    “你你你.........看我不打死你这个败家仔!”华老头左瞧瞧,右瞧瞧,情急之下抢过华大娘手里的拐棍就要上前收拾李昂。

    “阿耶!”

    “阿公!”

    小妹和小秋连忙上来阻拦,这时患白内障的华大娘朝天吼了一嗓子:“住手,通通住手,大清早的闹什么闹,老鬼!你瞧瞧你,像话吗?”

    “嘿嘿,还是大娘讲理,大娘,等下您一起吃肉哈。”

    李昂嬉皮笑脸的,气得华老头气不打一处来,华小妹看他吹胡子瞪眼的,也不禁偷偷笑了,只有小秋还诚惶诚恐的。

    不一会儿,锅里已是肉香弥漫,香飘满半村。华老头不地道啊,口口声声说败家,自己先抢了锅铲,舀了满满一碗,大多是肉,就几片面片,坐在屋檐下吃得不亦乐乎。

    吃过早饭,华老头满足地打着饱嗝,对李昂说道:“今天方家出殡,你随老夫去方家吊唁。”

    “今天我吃撑了,不想动弹。”李昂摸着肚子懒洋洋地哼着。华老头刚想飙,李昂心中一动,已经改口道:“华老别急,我随你去就是。”

    方同良生前对上溪村的邻里还可以,如今方家出了这样的事,同村的人在方家出殡这天,都是要去吊唁的。

    李昂刚到上溪村,还没落籍呢,本来懒得去,但回头一想,他还是决定走一趟。或许在方家,会有什么意外的收获也不一定啊。

    李昂跟着华老头绕过小湖,来到方家时,村里人已经来了很多,大家穿著朴素,举止肃穆,互相打招呼时通常是点头而已。

    华老头怕李昂不识礼节,临进门时还仔细地交待他一些吊唁的礼节:比如上香时,齐眉一举即可;除直系亲族成员外,一般行礼者以鞠躬即可;向亡者致意后,如何接受家属的答礼并回礼等等。

    “记住了吗?”

    “华老放心,都记下了。再说了,不是有您在前面吗,小子跟着做就行了。”

    “嗯,这倒也是,进去吧。”

    方家是高门大户,四进有院落,门眉上一片缟素,前面的白灯笼上写着黑色的奠字,前院足有几亩宽,几十个道士还在做法事,锣鼓声时起时落。

    李昂跟着华老头到灵前上完香,旁边披麻戴孝跪着答礼的是一对母子,男的就是李昂在路上看到的那个捧着灵牌的少年,十七八岁左右。那妇人三十多岁,模样长得很俏,反正第一眼她给李昂的感觉就是俏,只是两眼红肿,

    在给李昂他们答礼时,那妇人突然昏厥倒地,“母亲!”那少年大惊,连忙出手相扶。这时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带着两个少年走进灵堂,后面还跟着一人很有姿色的少女。

    刚进灵堂就见妇人倒下,少女急奔上去,扶住那妇人问道:“姑姑,你怎么了?怎么了?”

    见那妇人悠悠醒来,华老头和李昂以为是劳累加悲伤所致,两人便退出灵堂外。不曾想他们刚退出来须臾,刚才进灵堂的中年人却突然出来大吼道:“方同兴,叫方同兴来见我,太不像话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