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 步步惊唐 > 0018章 雨夜魅影
    华老头自己吹嘘是华陀的第八代传人,李昂是不信的,他自己行医都混得不怎么样,跟他学医,这辈子大概能保住温饱就不错了。

    这可不是李昂想要的生活,不过他还是先道谢了。

    晚饭过后,天还没有黑,华老头就提着两瓶自泡的药酒,带着李昂往村中的里正家去。一路上,华老头还在不断地嘱咐李昂,见了里正除了必要的礼节拜见,或者里正问,尽量少说话,一切由他来应付,李昂连忙应下。

    里正就相当于村长,你可千万别把村长不当干部,在村里,他们那可是上管天,下管地,中间管空气。

    总之,村里的治安,邻里的纠纷,各家应缴的税赋、应承担的劳役,房产、田地的买卖等等,往往都离不开他们。

    再比如,李昂想在上溪村落籍,如果没有里正点头,你在第一关就会被卡死。

    上溪村的里正是个近六十岁的老头,姓高,一把胡子已经有些花白。见华老头提着酒上门,连忙亲自迎出来,热情地寒暄着。从中可见,华老头在上溪村的名望地位还是挺高的。

    高家也是三间青砖大瓦房,厅中的摆设还是挺文气的,几个花瓶,两幅字画,正堂中间是高氏历代宗亲灵位。

    主客各自落座之后,高老头立即大声吩咐家里人煎茶待客,从他的语气中,似乎能用茶待客是件很值得自豪的事。华老头也多少点受宠若惊的感觉,连道:“高里正太客气了,太客气了,华某当不起啊。”

    “哎!华老弟说哪里话,你仁心妙手,十里八乡谁不高看你一眼。平日里你忙着出诊,今日难得来我这坐坐,应该的,应该的。”

    两个老头客气着,李昂却被檐下煎茶的小姑娘吸引了去。

    还别说,这还是李昂第一次看唐人煎茶。只见檐下的小姑娘生了一个小炉,然后从盒子里小心地拿出一块茶饼,类似于后世的生普洱饼。然后把茶叶掰碎了,上火烤,烤得又红又干,捣碎了倒进瓷瓶里。

    接着烧水,水开之前,往锅里加入盐、葱、姜、花椒、大枣、桂皮、橘皮、薄荷、酥酪、猪油等佐料。

    等这些佐料都煮出味来,再把茶叶末倒进水里,跟佐料一起煮,煮成一锅茗粥,倒出来分好杯,用茶托端上来。

    李昂也分到了一杯,他端茶一看,这哪里是茶呀,分明是粥,深吸一口气能闻到的,除了茶叶的涩香味外,还可能有葱、姜、花椒的麻辣味,大枣、桂皮的甜香味,橘皮、薄荷的清凉味,酥酪的奶香味,盐咸味,牛羊猪肉的油腥味……

    不得不佩服古人的味觉丰富,想象力强,动手能力非凡,这么复杂的茶都能烹煮出来。

    李昂浅浅尝了一口,嗯!什么味?别问我,我也不知道,反正没尝出茶味来。

    华老头和高老头那边,倒是吃得津津有味。从他们享受的表情,不难看出,这茶在大唐朝,绝对是种高大上的东西,普通人还吃不到呢。

    “高里正啊,我今天沾您的光喽!”

    “华郎中,不瞒您说,这香茗平时我也舍不得吃呐,家里准备着,主要是考虑到县里要是来人,没点香茗招待不好不是。”

    “哎哟,那您今天拿来招待我,不是让我折寿嘛。”

    听到这,李昂暗想,这茶喝了折不折寿不知道,得防着拉肚子才是真的,这上面飘着厚厚一层油呢。

    华老头事先交待不让他乱插嘴,李昂乐得清闲,除了高老头询问他出身来历时,他再次搬出从小被抛弃在路边的说词来应付之外,其他的都是华老头在交涉。

    其实最后无非还是用钱说话,高里正得了好处,爽快地答应下来,由他找县里的胥吏帮李昂落籍。

    唐初的户籍是土地捆绑在一起,说白了就是按人丁分给土地,有部分土地是不能变卖的,叫永业田。其中府兵制也是建立在这种严格的户籍制度上的。

    军户和民户的不同只在于,民户要承担赋役,而军户要准备自己的武器马匹等,一旦朝廷征招,要自带武器食草出征。因为这种捆绑,唐初的户籍管理是非常严的。

    但随着土地兼并日益严重,大量的失去土地的军户、民户开始流亡,原来的户籍制度已经出现很大的松动,就连府兵制也维持不下去了,于是从开元年间,募兵制逐渐取代了原来的府兵制。

    在这种大背景下,只要有钱打点,要买个户口其实不是什么难事。有人担保,不用分田地,又多个人纳税,官府还巴不得呢。

    李昂和华老头从高家出来时,天已抹黑,村中除了不时传来的几声犬吠,四周一派宁静。回到华家门外,华小妹点好了一盏灯笼,正交给小秋,让他去高家接华老头和李昂。红色的灯笼照亮了小小的院落,也照亮了华小妹那红扑扑的脸,暖暖的光给人一种温馨的感觉。以至于让李昂想一辈子就在这宁静的村落安静地过下去了。

    他下意识地摸了摸藏在腰间的那把金刀,自己真的是什么王爷吗?这个问题让他不禁苦笑起来,华小妹远远看见了,不禁问道:“父亲,你们可回来了。李大哥,高里正没有答应吗?”

    高老头乐呵呵地说道:“好了,回家再说。”

    小户人家为了节省灯油,通常都是天一黑便睡了,李昂他们家到家聊了几句,也就睡了。

    半夜里,又开始下起雨来,淅淅沥沥的。李昂被雨声惊醒,突然看到睡在床底下的小叮当窜出来,警惕地竖起双耳,李昂顿时睡意全消。

    自从野戎城外一场刺杀后,不知是那些黑衣人没有找到他的行踪,还是因为现暗中有赵家的监视,那些黑衣蒙面人一直没有出现过。

    但没有出现,并不等于他们就不存在了,李昂这两天夜里都小心地提防着,房中还做了一些布置。

    这些人行踪诡秘,他们不出现,李昂一时也无从查起,但只有千日做贼,没有千日防贼,所以李昂是希望他们早点出现的。

    而这也是赵上益替他父亲脱罪的希望之一,李昂相信他绝对是一直派人监视着,一旦黑衣人再次出现,他们也肯定要出手。

    换句话说,李昂只要小心点,不要被人瞬间击毙,自有人帮他来对付那些黑衣蒙面人。

    李昂悄悄地把窗户推开一线向外观察,乌沉沉的夜雨中,什么也看不见,但他相信小叮当不会无缘无故地窜出来。

    他在被褥下塞了些东西,装成有人在床上睡觉的样子,然后躲到门后,叮!小院外的风雨中突然传来一声兵器撞击之声,村中的狗也吠了起来。

    “嘘!”李昂连忙示意小叮当噤声,其实这有点多余,现在的小叮当,一副随时准备扑向猎物的样子。狼准备攻击前,是不会乱叫的,这和狗不一样。

    院外除了一声武器撞击声,还有几下串轻微的脚步声。李昂悄悄打开窗户,迅窜上院墙,再顺势一跃,快若灵猿般翻上院外的梧桐树上。

    从高处扫视,可以看到几个黑景快若鬼魅地消失在浣花溪对面。真不知他们是怎么过河的,这浣花溪好歹也有十米宽呢,竟然连点水声都没有。

    夜雨越来越大,窜过浣花溪的人是要杀他的黑衣人,还是赵家的人在追击黑衣人,李昂还弄不清人家就消失了。

    他隐在树上没有乱动,耐心地观察着四周,雨水打湿了他的衣服,冷风一吹,要是平常人,一定冷得抖了,李昂却能强忍着。

    正所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一波人窜过了浣花溪,谁知道周围的夜色中就没有第二波人隐伏了呢?

    足足过了一柱香时间,村里的狗吠声已经逐渐平息,四周除了纱纱的夜雨声,再不见有任何动静,李昂这才爬下梧桐树。

    *****************************

    ps:您的鼓励,才是我最大的动力,求打赏,求点击收藏推荐,耍泼跪求一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