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 步步惊唐 > 0010章 莫明的追杀
    滚入右边树林的李昂一边狂奔,一边在想,是谁?是谁要杀我?

    弄啥咧?!自己和别人无怨无仇的,难道是那个小丫头身份不简单,这场伏击是冲着她来的?

    李昂一边撒腿狂奔,一边回头张望。这一望,吓一跳,左边的树林中冲出六七个蒙面黑衣人,全向他这边追了过来;

    这些人目光阴冷,一言不,快若疾风般追来。有的在奔跑中开弓,劲箭嗖嗖的从李昂身边擦过,弄得他险象环生。

    丛林里的木本蕨类等植物叶子被撞得哗啦作响,林间的鸟儿被惊得扑腾乱飞。呼的一声,李昂在地上飞快地一滚,险险躲过一支直奔他背心的劲箭,扑在地上的他手脚并用,奋力一撑,身体如猿人般腾起掠出三丈远,身在空中的他右臂一伸抓住一根树枝,借力一荡又飞出数丈远,一连串的动作快得让人眼花缭乱。

    后面的蒙面黑衣人虽然惊诧,但脚下也未稍作停留,他们个个有武功在身,脚下如风,一边狂追还能一边放箭,一支支劲箭呼啸着,向李昂那快移动的身影射去。

    李昂拿出了吃奶的劲,还是没法摆脱蒙面黑衣人的追杀,急得他大喊起来:“你们找错人了,我跟那个女人不是一伙的!”

    “你们有仇报仇,有怨报怨,都冲她去,别来找我啊!”

    不管李昂喊什么,后面的六七个蒙面黑衣人就是死咬住他不放,更不答他的话。那黑色的身影如鬼魅相随般,在林间穿梭着,让人胆寒。

    “**的!”被追杀得险象环生的李昂怒火中烧,在林中拼命地飞掠着。

    前面的树林越来越稀,还传来了哗哗的水声,李昂暗叫不妙,失去了树木的遮挡,他只怕是难逃此劫。

    他把心一横,纵身飞跃,快若猿猴串上高大的树冠,利用茂盛的枝叶隐藏住身体,七个黑衣蒙面人随后追到树下,他们仰着头,阴冷的眼神警惕地望着树冦,慢慢地移动着脚步,聆听着树上每一丝声响。

    参天的古树,缠绕着臂儿粗的藤萝,料峭的寒风吹过树梢,出萧萧的声响。树下光线比较暗,只有一些细小的光线,从高近2o米的茂密树冠间斜射下来,形成一道道明亮的射线。

    树下的一个黑衣蒙面人无声地做了个手势,另一个黑衣蒙面人便将弓放下,然后纵身一跃,抱住两米多高处的一根横枝,身体顺势一个上翻,便安稳地踏在了横枝上。

    光从这干净利落的动作,便可见他身手不差。

    李昂隐身在一旁浓密的树枝中,静静地窥视着黑衣蒙面人的动作,就像狼一样耐心地等待着猎物靠近。

    等黑衣人爬到十多米高时,李昂已经可以听到他压抑的呼吸声,黑衣人变得越谨慎,放慢上爬的动作的同时,眼神机警地扫视树冠。

    李昂屏着呼吸,不让自己出一点声音,一道明亮的阳光斜斜地照在树干上,李昂静静地等着着黑衣人的头部慢慢靠近这束光照。

    “呼!”的一声,就在黑衣人的眼睛被光柱射中的瞬间,李昂突然放开压着的一根树枝,树枝向外弹扫而出,让树下的六个黑衣人都以为是他在树枝间跳跃,李昂迅将一截拇指粗的树枝甩出,如同飞镖一样射向树干上的黑衣蒙面人。

    噗!的一声,那截尖锐的树枝正好钉在黑衣人的面门上,“啊!”的惨叫,黑衣人仰面跌落。树下几个黑衣人纷纷冲过来,想接住坠落的同伴;

    李昂趁机跃出,在树冠间飞纵着,树下的黑衣人出愤怒的咒骂声,一支支劲箭追逐着飞快晃动的树冠。

    飞纵到树林边的李昂,看到一道断崖,一道瀑布顺着断崖倾泄而下,他甚至未看清瀑布下的情况,就被嗖嗖而来的箭矢逼得纵身一跃,如同一枚炮弹一般顺着瀑布飞下。

    通常情况下,瀑布从高处倾泄而下都会冲出一个深潭,李昂赌的就是这个。这次他赌对了,扑嗵!他一头扎入下面的深潭之中,直沉入水底数米深才能挣扎着上浮。“老子可是勇救落水儿童的英雄!”李昂奋力游着,脱出了瀑布的冲击圈,迅游到了岸边。

    断崖上的黑衣人见他浑身是水地爬上岸,迅消失在下面的树林中,也只能望洋兴叹了!

    ***

    逃离黑衣蒙面人追杀的李昂,在树林中穿梭了五六里,确定后面已无人追来才停下来。

    他先检查左腿上的伤处,伤处瘀肿已经消退大半,至少对他的行动已经没有太大的妨碍。

    身上湿漉漉的衣服蒸腾着热气,这春季天气还非常寒冷,穿着的湿衣服即便是他这习惯了四季裸露着身体的“野人”也感觉异常的难受。

    李昂将湿衣服脱下来,晾在树枝上,自己靠在一块被太阳晒得暖暖的石头上想着刚刚生的这件事。

    一开始他认为自己没什么仇家,黑衣蒙面人是冲着杨男那妞儿来的,但现在看来显然不是,七个黑衣蒙面人,根本没人去追杨男,全冲自己来了。

    “难道是俞守忠要杀人灭口?”这个想法刚浮上脑海,李昂又不禁摇了摇头。

    杨男这漂亮妞的背后,肯定有俞守忠无法抗拒的势力,否则他不会轻易放人。

    以常理论,俞守忠就算有杀自己的动机,也不可能在他和杨男出城不久就急不可耐地下手,至少也应该等离野戎城远点,或者等自己和杨男分开,再从容下手。

    可是除了俞守忠这些人,自己根本没接触过什么人............如果那些唐朝大妈因为自己骗她一次,就找人来追杀,那也太他妈的扯蛋了!

    剩下的可能,那就是与方家商队被劫杀有关了,但也是没道理啊,方家商队是被一群吐蕃人劫杀的,和自己没有任何关系,为什么会有人想要杀自己呢?

    越往深处想,李昂越觉得此事诡异,还记得在双方厮杀时,方家商队那个叫方同良的和吐蕃人有过几句简短的对话,吐蕃人劫杀方家商队是拿人敛财,为人办事。方同良当时惊声喊出了一个叫“赵仁贵”的名字。

    难道真是赵家勾结吐蕃人,劫杀方家商队,因此要杀自己这个目击证人灭口?这倒是可以解释得通了,

    但还有一件事让李昂想不通,当时方同良这边那个叫卫忠贤的人突围出去,凭吐蕃人的精准箭术,明明可以把那个叫卫忠贤的人射死,却被他逃脱了,这个逃脱得很有内涵呀。

    是吐蕃人故意给雇主赵仁贵留个**烦?

    这本来不关李昂的事,但七个黑衣蒙面人这一次追杀,却让他如芒在背。不把事情弄清楚,自己怎么死都不知道啊!

    李昂心中正暗暗感叹,背后突然传来一声异响,不禁心中一惊!

    *******************

    ps:感谢大冠兽等人的打赏,书评区有些冷清,各位亲请多多表意见啊。还有就是收藏,收藏收藏收藏,哪位亲没有收藏的,请快快收藏吧,点击“加入书加”,便是收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