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 步步惊唐 > 0009章 唐朝大妈
    在唐代,基本上每个城市都是按照坊市制来布局,坊市制主要表现为将住宅区(坊)和交易区(市)严格分开,并用法律和制度对交易的时间和地点进行严加控制。

    这种带有较强封闭性的坊市制在西周时便开始萌芽,于唐代达到了顶峰。

    因为所有商品都必须是在市上交易,所以市上特别繁华。李昂肚子饿得咕咕响,揣着几个铜钱进了野戎城的市集,但见各式幡旗招展,一股市井的喧闹声扑面而来。

    光着膀子的屠夫挥舞着锋利的杀猪刀,割肉剔骨的动作快得让人眼花缭乱。

    卖布匹的呼的一声把整匹布扔向天空,布匹越过店前的横杠挂下来,美丽的丝绸在阳光下反射着动人的光彩,任由客人品鉴。

    摊煎饼的..........先别管人家是不是武大郎了,饿得前胸贴后背的李昂匆匆走到煎饼摊边,把手上的铜仔叮叮叮叮全放在摊位上;

    唐朝的大妈真抠门,我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容易嘛,就给这几个大仔,真是的!他有些不好意思地对老板说道:“您看.....这几个钱,够买你的煎饼吗?”

    卖煎饼的一脸热情地招呼道:“客官您坐,您真是打算全买吗?”

    李昂对这个时候的钱没什么概念,听说这四个铜钱能买到煎饼,他一脸惊喜,在旁边的一张小凳上坐下来,暗自咽着口水,眼睛直勾勾地望着别的的煎饼摊,恨不能眼睛带钩,钩进肚子里。

    卖煎饼的找来一个大托盘,一下子给他装来二十个煎饼,李昂愕然问道:“老板,这都是我的?”

    问完李昂就后悔,立即改口道:“老板,您去忙吧,我自己来。”他一把抢过托盘,护在怀里,开始大口地啃起来,反正咱付钱了。

    “客官,您慢点吃,这都是您的,我给您盛碗水来,您别噎着.....”看到李昂饿死鬼投胎的样子,卖煎饼的急啊,要是客人吃他的煎饼噎死了,那可就摊上大事了。

    李昂一口又一口,把煎饼往嘴里塞,正当他塞到第八个的时候,突然感觉大地微微颤动起来.....

    李昂转眼望去,但见集市口冲进来一群大妈,个个都是重量级的,谁让这是大唐盛世,谁让大唐以胖为美呢,人家这可都是标准大美女,美女群像坦克部队碾压过来似的,那场面,那是相当的壮观,地面也为之兴奋、颤抖不是。

    “那小子在那里!在那里!”

    “别让他跑了!”

    “抓住他!”

    李昂一看,不对啊!好像是冲着自己来的。

    冲在最前面的那位,不就是刚才对他抱以无限同情,甚至给了他四个铜板的大妈吗?堪比北京朝阳区的好大妈呀!怎么一下子面目变得这么狰狞呢?

    再往后一看,他总算明白了,只见他那位便宜“老婆”骑着马儿,打着鞭花,早已没有了被唐朝大妈们围攻时的狼狈,倒像是指挥三军的统帅,她手上马鞭朝李昂一指,唐朝大妈们便滚滚扑来.......

    李昂一看这架势,一手端起托盘,一手拿起拐杖就跑。一开始,他还装模作样地拄着拐杖想博些同情,市上的人见他是瘸子,多数都没有阻拦他。

    但后面的唐朝大妈开足了马力,像一部部坦克冲锋陷阵,越追越近,那声势足以碾碎一切阶级敌人。李昂也顾不得装瘸子了,扔下拐杖跑得飞快;

    市上被弄得鸡飞狗跳,黄婆的水果摊被撞翻,张三的菜担子滚到了沟里,李掌柜的马车受惊冲进了绸布庄......

    李昂的度已经够快了,可是唐朝大妈也不是吃素了,她们依仗地儿熟,人数多,不断地围追堵截。李昂跑到哪里,都有烂菜头,小石块不断地追着他打。他就像斗败的公鸡被撵得满地乱窜,人家那是鸡冠,他那是顶着来不及拨掉的烂菜叶和淌着五颜六色果汁的烂水果以及一些不明物体一通慌不择路,不时地急刹车,急转弯,东歪西倒,样子狼狈不堪......

    坊市四面是有围墙的,李昂好不容易冲到坊市南门,眼看逃生之门就在前面,李昂力狂奔,风驰电掣地向坊门冲去,结果冲到一半,嘎!又是一个急刹车......

    少女笑嘻嘻地出现在坊门外,扬声对他说道:“跑啊!继续跑,怎么不跑了?”

    “姑奶奶,你不就是想要我的小叮当嘛,我给你就是,小叮当在城外,咱们赶紧出城,快快快,唐朝大妈追上来了........”

    ***

    仲春的城外,尚有料峭春寒,但是草树已经迫不及待萌新叶,一派生机勃勃。

    被小妖女押着出城寻找小叮当的李昂,暗暗誓,以后打死也不招惹唐朝的大妈了。

    “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就像天边最美的云朵,春天又来到了花开满山坡,种下希望就会收获......”

    “你瞎哼哼什么呢?”

    “我在想,是不是应该把广场舞传给唐朝的大妈们,免得她们没事净管闲事。”李昂想到这,心头一阵恶寒,算了!算了!要是广场舞提前一千年荼毒大唐,那是何等的景象呢?

    试想一下,到时杜甫的《观公孙大娘弟子舞剑器行》变成了这样:昔有佳人公孙氏,一舞广场动四方。小苹果来跳又唱,最炫民族风飞扬........

    小魔女好奇地问道:“什么广场舞?”

    “这个你别问,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杨男。”

    李昂没想到她真会答自己,将信将疑地道:“真的假的?”

    “嘁!”

    “你没有兄弟吧?”

    “..........”

    “一个女孩子家取这样的名字,通常就是父母想要个儿子。”

    “哼!少自作聪明,等找到小叮当,再慢慢和你算账。”少女一挥鞭子在马臀上轻抽了一鞭,马匹加快度行去,李昂被拉得一个趄趔。

    李昂左脚虽然已经好很多了,但这样跑起来还是有些疼,还有就是这小妖女分明是在虐待他。李昂心中自然是很不爽,他抽出金刀,一把将绑在身上的绳子割断。

    杨男回头一看,正准备惩罚他,那双杏眼却突然被李昂手上那把金刀吸引住,她一拨马头,跑回来说道:“这把刀你哪来的?我瞧瞧!”

    李昂理也没理她,便要把金刀藏起来,“嗖!”的一声,杨男的鞭梢闪电般卷向他的金刀,李昂不妨她还有这一样,金刀被她抢了去。

    “苏毗,卓玛....”杨男看着金刀上刻的吐蕃文字念道。

    正要上去抢回金刀的李昂,忍不住问道:“你看得懂吐蕃文字?刀上刻着什么?”

    “难怪他们说你是吐蕃奸细,果然有些蹊跷......”

    “你少废话,快告诉我,这苏毗,卓玛,是什么意思?”

    “这不是你的东西?”

    “不说就算了,还来!”

    “哎!别急,让我再看看,我告诉你就是,这苏毗呢,原系一国,后来被吐蕃征服,就成了吐蕃诸部中最大的一个部族,其范围,东与多弥为邻,西接鹘葬硖,有数万户,现在的苏毗王叫没陵赞,相传他们原是羌人。这卓玛呢,应该是一个女人的名字,能拥有这样一把宝刀的女人,身份肯定不一般。”

    “就是出妲姬的那羌族?”李昂脱口问道。

    “不知道!”见李昂一副神往的样子,杨男顿时厌恶之极,对那把金刀也像破铜烂铁似的,直接往地上扔。

    幸好李昂眼疾手快,迅踏前一步把金刀抄在了手里,“你有毛病啊?说着说着干嘛扔我的东西。”

    “什么人!”

    杨男突然娇叱一声,李昂刚直起身就见左边的树林里“嗖嗖!”地射出几支劲箭,直奔他们而来。李昂大惊,呼的一下就地打滚,滚到右边的树丛里;

    杨男挥出马鞭,鞭梢出尖锐的呼啸卷住两支箭,但还是有一支射中她的马臀,痛得她的坐骑悲嘶一声,拔腿狂奔而去。

    滚入右边树林的李昂一边狂奔,一边在想,是谁?是谁要杀我......

    ***************************************

    ps:鞠躬感谢a土豆维尼、大冠兽、龙游浅海、八八戒戒等人的打赏,谢谢!再求收藏,兄弟姐妹,如果觉得写得还行,别忘了点击一下页面的“加入书架”,给昊子一个收藏,另外就是推荐票,如果你的推荐票,请投到这里来吧,昊子再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