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超级神相 > 第791章 六层念力
    中年妇女快速回放了监控录像,随即便不由得捂住了嘴巴,一双眼睛瞪得比牛还大,监控录像中,王阳等人跟她起冲突的那一段,完全就是满屏的雪花,有的只是中年男人的蛮不讲理和持刀行凶!

    “我、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中年妇女只差没哭出来,看着王阳的眼神,真的如同看到了梦魇。

    “人在做,天在看,多向善,莫为恶,好自为之吧!”

    话是对中年妇女说的,可王阳的眼睛却是看着门外,就连眉头都是皱着的。

    “师叔,电话打不通。”

    古风放下了电话,眼睛也看向门外,而王阳则点了点头,沉声开口:“门外的朋友,都已经来了,为什么还不进来!”

    “真是后生可畏啊!”

    沙哑且苍老的声音从门外传来,五个男人进入了这家旅馆。

    “后生仔,得饶人处且饶人呐!”

    沙哑且苍老的声音再次发出,说话的男人有六十多岁的样子,明显是这群人中的领头者。此人穿着一身黑色的唐装,脚踩一双布鞋,模样看起来有些消瘦,脸上的轮廓让王阳有些看不清楚。

    “念力六层!”

    王阳心中不由得暗暗吃惊,这可是个跟赖老他们一样的高人,刚才这老人进来的时候已经释放了自己的信息,让王阳了解到了他的实力,或许这也是一种警告。

    “老程,让你先一步找个房间,你却被人打成这幅德行,还不赶紧起来!”

    也就是在王阳打量唐装老人的时候,五人中一个体壮如牛的年轻男人,走到了王阳他们身前,把躺在地上的中年男人给翻了过来。

    中年男人老程,脸上的表情仍旧保持着持刀时的狰狞,但无法出声的他,急的嘴角都在抽搐,眼珠子更是左右摇摆。

    “你们几个还真是不开眼啊!”

    体壮如牛的年轻男人一声冷笑,挑衅的眼神在王阳等人身上扫过。

    “开不开眼,不是你说了算!”

    古风的声音冷如刀锋,说话间挡在了王阳身前,他已经做好了战斗的准备,但没有轻举妄动!又进来的五人可不简单,除了那唐装老人之外,剩余的这四个男人,其中三个都像是练家子,并且还有一个是外国人,而另外的那一人,居然也有着四层念力巅峰的修为!

    “阿东,不得放肆!”

    唐装老人一声责怪,随即眼神又落在了王阳身上:“后生仔,我刚才的提议怎样?”

    王阳并不想轻易放过老程那样的人,可这群人给他的压力是真实存在的!一旦冲突起来,吃亏的必然是他们这边。

    似乎看出了王阳的犹豫,唐装老人微微一笑:“后生仔不用担心,房间既然你们已经定下了,我们再找别的地方住就是了。至于说老程之前的冒犯,我会让他向你们道个歉的!”

    唐装老人话音刚落,随手掐了个指决,地上躺着的老程一声闷哼,立刻爬了起来。

    王阳眉头紧锁,“定身术”被如此轻易的解去,唐装老人只怕在六层念力中也是一个厉害的角色!毕竟王阳的“定身术”,可是来自《皇极经世》中的。

    “既然老先生都这么说了,那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王阳沉声道。

    “老程,道歉!”

    听到唐装老人的命令,老程尽管目有不甘,但仍旧是向着王阳等人说了声“对不起”,而他们这群人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很快便离开了旅馆。

    “大师,您就那么轻易放过了他们?他们打得可是你的属下啊!”走出旅馆一段距离,老程忍不住抱怨。

    唐装老人冷哼一声:“咱们来石潭镇是办事的,并不是跟人起冲突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这次的事情对你也是一个教训,你做人不够低调,早晚要在这上面吃亏!”

    “师傅,刚才在那年轻人的身上,我感觉到了有高等级法器的灵力波动,并且还不止一件!”有着四层巅峰实力的男人,犹豫着说了句。

    “你错了,那不是高等级法器……”

    夜色中,唐装老人的目光连连闪动,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这一晚可谓是一波三折,王阳等人原本不错的心情也被破坏。

    三间房,两个女生住一间,王阳跟闫鹏超住了一间。至于说单独一间的古风,不管王阳怎么劝说,他都执意要夜不闭户的守夜了,唐装老人一伙,不仅带给了王阳很大的压力,带给古风的压力同样不小。

    劝不动古风,王阳也没再多说什么,反正在他看来,唐装老人那边如果要对付他们,根本就没必要进旅馆见上一面。并且,从那群人沉甸甸的大包小包上来看,他们来这里更多的是有事要办。

    想了一想,王阳又给徐英天会长打了一个电话。六层念力的大师,全国也没有多少,这样的一个人,让王阳不得不慎重。

    听口音,唐装老人应该就是gd人。而大师级别的相师,更不会在人面前使用念力遮蔽容貌的,这不是光明磊落的表现。至于说跟他一伙的那些人,从面相上看,哪一个也都不是什么善类!

    将看到的东西和猜测告诉了徐英天会长,王阳得到的答案却是疑惑,徐会长对这样的一个人毫无印象!

    最终,徐会长说会让人查一下,然后给他一个回复,并叮嘱他有什么事情发生,随时打电话。

    挂了电话之后,敲门声也随之响起,本以为来人会是楚雨,谁知道竟然是旅馆的老板,那个被吓得不轻的中年妇女。

    中年妇女是真的怕了,态度跟刚进店时简直判如两人!拿来一大包当地特产的她,好说歹说非得让王阳收下,如果王阳不收,她就跪地不起了。

    惩罚已经惩罚过了,对于这个财比较黑的势利眼女人,王阳也没想过再第二次去收拾她。

    无奈地收下了当地的特产,王阳告诫中年妇女,婚姻方面一定要忠诚,有些东西当断则断,要不然婚姻出现了问题,她的财运将会受到极大的影响。

    被人看出隐私,中年妇女羞得说话都结巴了,在王阳的再三驱逐下,她终于恋恋不舍的离开了房间,临走时还千恩万谢王阳为她看了面相,似乎根本就不记得,之前被王阳整治的的那回事了。

    好不容易送走了中年妇女,毫无睡意的王阳,来到了正对着大河的阳台上。

    “怎么了?住着“海景房”有些不习惯吗?”隔壁阳台上,楚雨冲着王阳吐了吐舌头。

    今晚的月光很好,略带潮湿的空气吹动着楚雨的长发,也吹动着她身上的白色丝质睡衣。她就那么微笑的望着王阳,美的犹如月光下的女神。

    “你怎么也没睡?”王阳笑了笑。

    “今晚发生这样的事情,哪能那么快睡着呢!”

    “你害怕吗?”

    “有你在,我就不怕!”

    楚雨望着王阳的眼睛,笑得很好看。王阳心头一热,纵身跃上了阳台的护栏。

    “你干嘛呢?”

    在楚雨略带兴奋的惊呼中,王阳轻轻一跳来到了她的身旁。

    没有立刻作答,从身后抱住了楚雨,王阳把脸贴在她的肩上,闭目轻嗅着发香。

    “这次来石潭镇,就是想好好陪陪你、就是想尽可能的享受一下两人世界!”片刻后,王阳很认真地说。

    温热的呼吸落在耳朵上,痒得楚雨直缩脖子,满面潮红的她小声说道:“你今晚很大胆哟!”

    其实楚雨明白,王阳是个正常的男人,之所以两人在一起没有太多的腻歪,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他是个重承诺的人,天绝命的问题没有解决之前,过多的腻歪只会让两人的身体更加难受。

    “不要说话,就这么静静的让我抱一会。”

    楚雨的娇羞让王阳心跳加速,也让他不敢胡思乱想。

    “啵……”

    楚雨回头,轻吻像雨点一样,落在了王阳的额头。

    可惜,月光下两人静静的甜蜜并未能持续多久,让人讨厌的电话不合时宜的响起。

    “现在已是午夜两点,这么晚了打电话,难道是有什么事情吗?”

    王阳有些疑惑,打来电话的人,居然是回老家探亲的张木森。

    “接吧,也许是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呢!”

    懂事的楚雨转过身去,双手抱住了王阳,又那么静静的把头靠在了他的肩上。

    片刻之后。

    挂了电话的王阳,表情有点怪异。

    张木森确实有事,而且是一件很怪异的事情!

    张木森有个表哥,结婚大概有两个月的时间了,而这件怪异的事情,发生在她表嫂的身上。

    张木森的表嫂本来是个正常的人,可自从嫁给了他表哥之后,从新婚之夜开始到现在,居然没有一晚不尿床的!

    这是一件难以启齿,并且遭人非议的事情。

    最初发生的时候,小两口羞于向张木森的姑姑开口,可是后来实在是瞒不住了,只能是上医院去检查,但检查的结果却是一切正常。

    医院找不出来问题,家人只好请所谓的半仙来看,可看来看去情况并没有丝毫改善!不管张木森的表嫂晚上住在什么地方,只要睡觉必定尿床!小两口被折腾的苦不堪言,日渐憔悴。

    其实这次张木森回去探亲,最主要的就是想解决她表嫂尿床的问题。

    按照张木森所说,她表嫂的八字和有关的风水都没问题。不过,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她额头上有隐隐的青气,应该是中邪了!

    晚上张木森为他表嫂做了驱邪的法事,一家人也就耐心等待着结果。她表嫂由于紧张的问题,翻来覆去的折腾到前不久才睡着。

    看时间已经这么晚了,张木森还以为是法事起了作用,邪气得以祛除,可谁曾想,就在张木森准备睡觉的时候,她表嫂的房间却又传来了委屈的哭声!得,又尿床了……

    这是一件丑事,如果自己能够搞定,张木森真得不想求助王阳的。

    听了王阳的叙述,楚雨想笑又不敢笑,会说话的大眼睛一眨一眨,无疑是在询问王阳怎么办。

    “这事有蹊跷,如果是一般的邪气,我相信以张木森的水平一定能够搞定,至于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我现在还不好说,明天咱们一块过去一趟吧?”

    王阳说完低头,却发现前一刻还是兴致勃勃的楚雨,此时已像是嗜睡的小猫,趴在他的肩头一动不动了。

    好吧,你已经瞌睡了。回屋睡觉去吧,外面凉!”王阳疼惜地摸着楚雨的长发。

    “嗯……”

    撒娇且慵懒的声音发出,楚雨对王阳的提议并不乐意。

    “那边不是有着躺椅吗?我要你抱着我睡、给我讲故事、不许不老实。”楚雨的声音细若蚊呐。

    “是是是!”

    王阳无奈地摇头,满心甜蜜的他,一个公主抱将楚雨抱起,走向了那张小小的躺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