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诡才县令 > 第一百九十章 朝堂喋血
    皇室争斗,父子之间兄弟之间,都有可能成为仇敌。

    但却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那就是皇帝不能无缘无故杀死自己的儿子,太子不能无缘无故杀死自己的兄弟。

    欲带其冠必承其重,这么做也是为了皇室的绵延。

    否则遇到一两个心狠的,皇室没人了怎么办?

    皇室皇家要的是千秋万代,而不是一世风光。

    也就是说姜展只能看着姜棣对他下手,而不能反击,这样就被动了,只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既然是李傕启奏他,那么姜展也只能对这个太子少傅下手。

    李傕在李家小辈之中,算是出类拔萃的,要不然也不会被李家安排在姜展身边,太子少傅这个位置可是炙手可热。

    换句话说李傕放弃了触手可得的平步青云,也要追随他认为的龙游浅滩姜棣。

    这不是一朝之功也不是威逼利诱,只能是姜棣早就收揽了李傕,

    看来姜棣和荀衢的眼光很独到啊!

    这个时候姜展想到白家了,也是真有心了,早想什么了自找麻烦。

    白撵自然也不会拒绝,对于白家来说李傕不过就是小人物。

    年轻是好事,可年轻往往伴随着看不清形势,这就不是好事了。

    李傕根本就不用白撵亲自处理,家族里面的人就行了。

    而白郢就顺手把这件事交到了白肖的手上,“小七啊!这件事办的漂亮点。”

    “二叔,你回来的时候我没有去接你是我的不对,你挑理小侄会补偿的,但你不能害我吧你。”

    “你知不知道,家族里有多少子弟,盯着这件事呢?谁不想在太子面前家主面前表现啊!你到好竟然往外推。”

    在白撵面前表现,对白肖来说什么时候都可以。

    在太子面前表现,对白肖来说完全没有必要。

    “谁盯着就让谁去做,二叔我亲自送你回去,就当是对你白来一趟的赔罪行吗?”

    “不行。”白郢可不会被白肖三言两语打发了。

    白肖:“要不这样,你要去哪我陪你去哪,你要买什么就给你买什么?你就是要天上的月亮,我都给你摘下来。”

    白肖可真是使劲了浑身解数,把白郢都当成自己的女人哄着了。

    但抓错重点了,白郢要的根本就不是赔罪,“这件事你必须做,李傕之事是姜展当上太子之后,第一件让白家做的事,换做别人我不放心。”

    “二叔啊二叔,你真是太看得起我了。”

    白郢一伸手,白肖就下意识的躲闪。

    “瞅你那点出息,给你机会就我接着。”

    这好嘛推都推不掉,李傕这件事白肖又不是不知道,看着好办其实也不好办,办得狠了吧!就得罪了李家,李家现在怎么说也是自己人了。

    虽说朝堂之上没有什么隔夜仇,但是冒然得罪总是不好的,说不定哪天自己栽了人家就落井下石了,这种事屡见不鲜太常见了。

    如果办得轻了吧!那更糟糕得罪了姜展不说,还惹白撵不快。

    白家的家法,白肖可不敢再领教了,相当折磨人了。

    白郢根本就不给白肖拒绝的机会,人直接走了,就差骑马走了。

    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只要证明李傕没有传道之资,那么他的启奏就不成立了。

    李家到是乐意帮白肖一手,毕竟是李家人惹出来的事。

    可李傕在学识这一块,却是交口称赞。

    姜棣荀衢在师道上做文章,那白肖也只能在私德上做文章了。

    自从李傕启奏上书之后,就搬离了原来的住处。

    别说姜棣的根底还是有点的,李傕新的住处想必就是他让人安排的,那格局那风水全都没得说。

    要不然一个离家在外的子弟,凭什么住这样的府邸啊!

    这处府邸本来是挺清静的,但自从白肖知道之后就不在清静了。

    每天都有人闹事,什么欠钱不还啊!什么薄情寡义啊!什么欺凌弱小啊!更甚者草菅人命。

    反正是脏水,白肖就往李傕的身上泼,白肖一定要证明李傕私德有亏。

    别的府衙不管,但是草菅人命府衙就必须管了,洛阳令耿举只能公事公办。

    白肖又不是想让李傕去死,自然会出现一些漏洞,李傕是当堂释放了。

    可府衙这一遭可不是白走的,你清者自清了,在百姓外人眼里你就是浊的。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白肖就把兰旻晟司徒阔这些纨绔叫上,如果弄不好李家怪罪,也有人替自己分担不是吗?

    这些纨绔一出手,白肖才知道自己是有良心的。

    白肖以前做的那些事都是空穴来风,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东西。

    可这些纨绔就不一样了,把一群脱光衣裙的青楼女子,直接就推进了这座府邸。

    这帮混蛋还在一旁评价哪个好看哪个不好看,“兰大嘴,左边的那个女子叫什么?真白啊!”

    “司徒阔你什么眼神,明明是右边第二个白。”

    “白是白就是太瘦了,我喜欢有肉的女子。”

    “….”

    齐央到是跟他们打成一片了,“一会别让她们走,我们仔细看看。”

    白肖本来想静静的欣赏,可这帮人啊!也太吵了,“都闭嘴。”

    白肖污了李傕这么多天,还不如这些纨绔下一次手。

    次日李傕的奏本就被驳回了,让这一群纨绔很失望,他们还没玩够呢?

    李傕的事刚一解决,就有人上奏姜衍,这次就更阴损了,简直就是诛心之言,说太子姜展跟后宫妃嫔有染。

    这种事拿到早朝上来说,这个官员的下场已经注定了。

    是男人就不想戴绿帽子,更不用说是皇帝了。

    就让人去查,那个妃嫔亲口承认,自己是被姜展强迫的。

    好家伙强中自有强中手,一山还有一山高,那个搞事情的人啊!直接用了两条人命,来抹黑太子姜展。

    一个是嫔妃一个是四品官,真敢下本钱。

    姜衍本来就是病重在身,一直在那强忍着,初自听闻这种事,一个忍不住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

    当着文武百官,跌下了龙椅。

    “快喧太医。”邵正这个阉人霎时完全没有了主意。

    百官纷纷涌上前去,这个时候白撵当仁不让,稳定朝局把百官都劝退了,只留下了一些一品大员。

    白肖是黄门侍郎可以在宫中行走,也就留了下来。

    一大群人挤在姜衍的寝宫外面,这下子姜衍就是想瞒也不好瞒了。

    只能让太医说自己气急攻心,可是这样的话白撵等人才不会信呢?

    气急攻心最起码也要等到证实以后吧!还没证实呢?就吐血了。

    这气量也太小了吧!姜衍那可是皇帝。

    这些个一品大员,在这宫中哪个没有人啊!专门打听一件事,还是能探听一点风声的。

    国不可一日无君,既然姜衍病重不能处理事物,那就找个人分担了。

    以前没有太子,自然是臣子分担了。

    现在有了太子,当然是太子摄政了,这样名正言顺,这件事是白撵提出来了,打得一手好算盘啊!

    姜棣自然不会坐视不管,他承认自己玩砸了,从一开始他就不知道姜衍病重的事。

    同时他也把楚莲记恨上了,因为这次启奏楚莲在其中也帮了忙。

    别人不知道姜衍的情况还情有可原,但作为宠妃的楚莲却不知道,打死姜棣都不信,这个恶毒的女人,他肯定是故意的。

    简直就是蛇蝎心肠,真是辜负了她那一身的好皮囊。